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感性地生活,理性地选择。

 
 
 

日志

 
 

去朱紫坊看漆画展  

2016-08-16 07:41:38|  分类: 城市行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桃之夭夭~舒

去朱紫坊看漆画展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去朱紫坊看漆画展,听起来是个不错的建议,它暗合了内心敏感的两个关注点:流走的时光和沉淀的时光。将流走的和沉淀的一并呈现,最聪明的方式莫过于,在古建筑里开艺术展,以古建筑中喑哑、沉潜的时光,消弭和润泽艺术品的新气,让传统技艺的魂魄从崭新的艺术中斑驳隐现,穿越时空,倏然入心。

夏末的午后,空气不再那么炙热。阳光的剑芒挥下时,似乎有些迟疑,力道便有些飘散,打在路旁的行道树上,簌簌吹落几片黄叶,落进琼东河几乎静止不动的水面上。我从蒙古营和医官巷交汇处的省邮电公寓出发,沿着得贵巷和琼东河,向西往朱紫坊方向而走。此刻全身的神经都处于饱满的寻索状态,或者说被催眠状态。头顶有雷声滚动,乌云很黑且低,不过风大乌云跑得偏快,这雨估计落不到我的头上。

在得贵巷尽头,穿过五一路,正对面的是津泰路,往南偏一点,不足五米平行的就是沿着安泰河的河墘巷,跨过津门路后称为朱紫坊。当我这样起劲描述路线时,你开始烦我聒噪,直接说朱紫坊不就得了嘛。但是,我走的这一路都是古街坊、老地名,他们都跟朱紫坊有关联,从明清关联止今。譬如说,朱紫坊东面,我今天的出发点蒙古营;朱紫坊西边是西营里;它们都是明清时期的军营。北面一个街区之外的旗汛口,则是古兵营的大门。福州自唐以来战火不断,五代十国的闽国时期、明嘉靖年间的戚继光抗倭时期、清初的八旗入闽时期,都有大量军队驻扎城内,更不用说近代鸦片战争之后的持久兵荒马乱。我今天要到达的漆画展,地点就设在朱紫坊的古建筑——芙蓉园内,是始建于宋代的建筑,旁边是萨家大院和方伯谦故居。萨镇冰、萨师俊叔侄和方伯谦都是近代海军名将。当我按着这样的路径施施然去看漆画展时,仿佛在穿越时空。

去朱紫坊看漆画展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去朱紫坊看漆画展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去朱紫坊看漆画展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从河墘巷开始,一路延伸到朱紫坊,不过两百米,安泰河南岸竟是十步一古榕,树龄可追溯到宋代。十几株古榕,胸围最大的有六米,冠幅直径二十米以上。它们遮天蔽日,垂髯密匝,鳞次栉比间把整条巷子和河面都严严实实地罩了起来。最有名的一株称为“龙墙榕”,裸根宛如一堵墙,虬枝盘曲,恰似蟠龙腾跃。这些从时间深处走来,用一须一枝攒下岁月容颜的古树,此时喧宾夺主,完全干扰了我去看漆画的步伐。

遥想当年,安泰河作为千年古城唐罗城的南关护城河,人烟阜盛、舟楫云排,安泰河两岸酒肆歌榭、榕荫匝地。有人赞誉其颇有南京泰淮河的风光,我却不以为然。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是蔷薇色,六朝金粉,终究奢靡颓废了些。而福州建城千年,毕竟没有沾过皇都浩荡,它与作过古都的城市,终究不同。没有北京、西安的雍容贵气,没有南京杭州的繁华文枢,没有汴京洛阳的浑厚苍凉。它是寻常烟火里的百姓人家,是蓝靛色,是沿着石埠一丈一席的浣衣濯菜,是逢时过节里在古榕树下的持香祭祀,是日既西斜时沿河石板凳上的家长里短。

不断有落叶从浓枝间飘落,浅浅的黄色一片一片稀疏地落在水面上。树叶每年都是新的,一茬一茬地生长着、凋落着。而飘在空气中年年生长的须根,却裹着光阴不离不弃,将蛛丝般的气根,坚守成了茁壮的支柱根。这像极了人间的变换吧,一辈一辈的人如落叶逝去,留下的支柱根是什么呢?是文化吗?去朱紫坊看漆画展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到达漆画展馆时,只剩下匆匆走马观花的时间了。已是展期之尾,馆中观者甚少。此次以“国际漆艺双年展”名义展出的其实分漆器和漆画两类。福州脱胎漆器是中国漆器中最著名的品种,其漆器髹饰技艺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两百多年前,脱胎漆器发明人沈绍安运用“夹纻”制作方法,先以泥土塑胎,然后一层大漆一层苎麻布逐层裱褙,阴干后泡水化去泥土,再经过上灰底、打磨、髹漆研磨、最后饰纹样,便成了光亮如镜、鲜艳夺目的脱胎漆器。而漆画则是将漆器的装饰技法运用在平面上。漆画虽画在木板上,但画与木板之间用生漆隔离,然后在熟漆上作画。

展出的漆画主题丰富、既有古代宫女,也有民居风光。最吸引人的要数色彩丰富、画面抽象的几幅,其图案并非手绘,而是以金虫彰髹技法造化而来。先在漆胎上刷一道漆,粘住均匀撒上的稻谷粒,待漆干后刮去谷粒,漆面留下虫形凹凸,然后覆金箔或银箔,再上漆、再打磨。反反复复经过25道工序,图案是否漂亮,功夫全在打磨。漆艺工匠说:全部工序走完后,还要再放置三到六月,等到颜色“开起来”。这一“开”字即生动又抽象,只能用心意会。那是时间的浸润,愈久弥精。

去朱紫坊看漆画展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去朱紫坊看漆画展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去朱紫坊看漆画展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去朱紫坊看漆画展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去朱紫坊看漆画展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去朱紫坊看漆画展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去朱紫坊看漆画展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2016816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