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感性地生活,理性地选择。

 
 
 

日志

 
 

楝子开花  

2016-06-04 22:34:23|  分类: 南有乔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舒 图:网

楝树,别称苦楝、紫花树、森树。高大乔木,我国黄河以南曾广泛种植。花由紫渐白,有淡香。果实椭圆金黄,又称金铃子。根、皮、叶、果均可入药。木质轻、易制家具。近年发现是天然的杀虫剂防烟尘树

《花镜》:江南有二十四番花信风,梅花为首,楝花为终。楝花谢尽,花信风止,便是人间立夏日。

北宋谢逸《干秋岁.楝花飘砌》末句: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夜凉如水,伫立良久。

                    ——————题记

楝子开花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父亲居然将一株楝树种在菜地的正中间。

菜地不过二十平米。南边是太公太婆爷爷和两位奶奶的墓地,占据了南边整个地界。从春末到秋天,穹形的大墓上爬满南瓜藤。翠绿的南瓜叶硕大如盆,既使阴天,也像端着大片大片的阳光。金黄的花朵,小铃铛一样顽皮地从大叶间挤出来,叮地一下打开一只喇叭。

每一个路过的人,几乎都会问父亲同一个问题,为什么将楝树种在地中央,它会夺了蔬菜的阳光。父亲只是露出植物一般的微笑,一抹笑意,无声地向嘴角两边漾开,就像微风吹过时,树叶轻轻摇摆着伸展了一下。

这里地处金衢盆地、钱塘江中游西岸,水渠交错、阡陌纵横。一条水渠从遥远的天边,蜿蜒而来,经过许多坡地和田畴,刚好在我家菜地的东北角打了个弯,水渠就成了菜地的东、北两条天然的边界。水渠的堤坝上长满各种杂草:牛筯草、马唐帮、狗牙根草、水稗草,偶尔冒出一两棵开紫花的地丁和刺蓟。杂草令堤坝生机盎然,特别是这种叫马唐帮的草,比麻绳还忠实地捆绑着、巩固着堤坝。

因为一直没有听到答案,楝树便在我心中驻扎了下来。那些漫长的阳光慵懒的午后,找不着玩伴时,便独自一人游荡在楝树旁边。

刚刚种下的楝树只有手指头般粗,豌豆架一般高,但比我高出许多。楝树长速飞快,起初,还可以摇动树干,并攀着树枝将整棵树弯成弓箭,然后一松手,枝头腾地直起,向遥远的天空射出一枝无形箭。 时间嗖嗖地过去,楝树嗖嗖地往上长,很快,就需要很费力地抬头仰望了。待到我上学的年龄,树身已经可以承受我攀爬的重量。

楝子开花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春夏之交的菜地,热闹得像个童话,紫花的茄子、白花的辣椒、黄花的蒲瓜、粉红花的碗豆,是季节里的新娘,顶着蜜月的彩虹,每天都是喜气,还有一天天悄然变化着的身形。正午的阳光灼热,高大的楝树在菜地上空兀自沉思,却将一树浓荫洒在蔬菜上,菜叶便格外地绿。

回首往事,以前的日子,随便走几步,就能走进绿色的海洋。那时候的尘土都有生命,它们就来自脚下的土地。很容易,就能找着完整的树阴。当我在阳光正好的时候,坐在楝树的影子下方,细碎的花瓣羽毛一下飘下来,空气中有一丝丝的香甜,静听时有簌簌的声息,不觉神思迷离,欲作蜜蜂嘤嘤地飞。

秋天来临,楝树果子黄灿灿挂满枝头。既使无风的时候,楝果也没有停止回归大地的脚步。它们穿过细密的树叶、穿过清凉的风、穿过林间的鸟鸣、穿过干干净净的空气,清脆有声,一下打在人头上。仿佛有人躲在风中,与你开玩笑搞突然袭击。你环顾扫视无人,刚一低头,又是打在肩。再次抬头四顾,依然无人,只有风在草尖上流动,正纳闷间,一下,一粒金果子滚进草丛。你终于一下咧嘴笑了,原来是楝果。这些打破自然沉寂的声音,令自然更加寂静,那正是时间在走动的声音。

楝子开花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儿时的印象中,父亲很少在家,更多的是目送父亲沿着兰江乘船而下,或着追着江水在岸边走,去富春江,那条占据他生命最大最好部分的河流。在家的日子,父亲几乎将整个白天都消磨在菜地里,似乎与那些蔬菜有分享不尽的秘密。有时,他会带一些本地没有的蔬菜种子回来,弄得我家的菜地,与别家很不一样。又加上楝花粉紫的细瓣,散了绿菜叶子一身,整个菜地都生动起来。我猜测,不苟言笑的父亲,内心是浪漫的。

到了晚上,远的、近的、曾经的、现在的同事和徒弟们会闻讯追随而来。他们很少谈论工作,偶尔喝酒,更多时候是一人一大杯茶,从苦一直喝到淡。让我觉得稀奇的是,他们一不高谈阔论,二不打牌嬉乐。他们常常轮流说书,《隋唐演义》、《杨家将》、《七侠五义》……

那时候,小镇上有三个茶馆,每天晚上茶馆都有说书,或者唱道情。唱道情是浙江广泛流行的一种说唱艺术,一人左手持简板、右手抚渔鼓,边唱边说。弹一下简板为打节拍;抚击渔鼓则是起承转合,或如万马奔腾、戓如边塞吹雪。

他们不去茶馆,一人一章回地说书。说的人绘声绘色,听的人两手掌交叉罩在茶杯上,有时将脸也贴在上面。他们的说书与茶馆里的不同,基于书本又背叛章法,添了自己的丰富想象,说得嘲讽又欢喜,我以为这该是最早的先锋文学。

一开始,我并不认真听,只在八仙桌底下,蹭着大人们的裤管边钻来钻去。渐渐地变安静下来。安静下来时,卷帙浩繁的评书世界带给我的浩渺无际的想象冲击,与一棵楝树安静地站在菜地中央,给我的冲击是一样的。

楝子开花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后来父亲从他的职位上离开,可以天天都在菜地伺弄他的菜蔬,身边追随的人,也以各种名义散去。他再不提以前的人和事,仿佛生命的蛋糕,有一片已被切去、取走、消费、化为精华还是糟粕,根本无需考虑。父亲站在菜地里,楝树也站在菜地里,一起在同一幅画面中,相安呼吸于同一片天地。 父亲越来越像棵植物,无风的时候,静静地沉默着;有风的时候,只是树叶微微地动。偶尔遇着特别逗的事情,才会地大笑一下,我便看到满树的阳光,散落在我周身。

很多年没见过楝树,它似乎永远退出了我的视线,我的世界里再没有楝树的踪迹,只剩一些久远的记忆碎片,烙在幽深的岁月洋底,既悠远飘渺,又清晰历历,冷不丁就涌现在眼前。如我的父亲。

楝子开花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2016年6月4日

  评论这张
 
阅读(384)|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