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感性地生活,理性地选择。

 
 
 

日志

 
 

栾花飘落  

2015-09-18 08:29:11|  分类: 南有乔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桃之夭夭~

栾花飘落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这些年,人们习惯了南来北往地迁徙,地域的界线变得模糊。

 植物亦如此,譬如木槿,譬如栾树。它们在本不适宜生长的土地上,努力按着体内的生长密码,掐算着故土的气候,开花、结果、繁盛、凋零。根,扎入陌生的土地,探寻大地轮回的温度;枝叶向上,捕捉风中时光流淌的讯息,到底还是跟上了季节的时序。

 而习惯了他乡节奏的人们,猛然间撞见这些街坊旧识,虽无暇沉湎旧事,内心难免刹那的温润,恍若在心湖投下一片树叶的影子。

 小时候,家乡的房前、屋后、菜园、田畻,遍植一种高大的乔木。它在秋天开金黄色的小花,结红灯笼一般空灵的蒴果。阳历九月,桂花飘香的季节,阳光明亮,空气中已然有了微薄的凉意。每一阵风过,枝头的黄花儿簌簌地飘落,又一阵风起,将它们吹得无踪。若你不无感伤地抬头望向空落的枝头,却发现那枝头已缀满红艳的小果。只几天功夫,那珍珠般小粒的果子,像被吹涨的菱形灯笼,立满枝头,如天边的云霞,绚丽、宁静。

 在离开故乡的二十多年间,再未见这样的金黄飘落,这样的貌美如花。因为南方之南不植此树,还因为,我不曾在秋天返回故土。在新校区的办公楼前,一整排高大的落叶乔,至少在我刚搬来的头两年,它们是安静的,无花亦无果。春天里,枝头抽出嫩芽时,我还曾垂涎欲滴地想过香椿。前年的秋天,第一场黄花儿飘落的时候,我没能认出它们,只是被一股凋零的忧伤,穿越指隙袭击了一下。我习惯地上楼、下楼,从它们站成一排的树下走过。在走出它们投下的绿荫,偶然的回首间,看到了一簇簇悄然立在枝头的红灯笼。瞬间,那些岁月底板上斑驳的记忆,奔涌而至,一半清晰,一半飘渺。

 只是,我忘了它的名字。曾经在电话里向母亲描述,她说:红笔头树。我在植物网大海捞针,查了很长时间,半年后才无意中翻到,原来它叫栾树。

  栾花飘落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于是,想写它,每当栾花飘落的时候,这样的情绪更加强烈。

 写栾花怒放的季节,父亲坐镇七里泷,富春江翠绿如翡,白帆点点,伍子胥渡口、严子陵钓台,栾花铺满石阶。

 写女孩用一方手帕,将小米粒的栾花,一朵一朵拣起。隔壁拾皂角的小孩,嘲笑声震得栾花更多地飘落。女孩爬上墙头,将手中的栾花随风扬起,美得眩目,她们愣怔片刻,纷纷效仿。

 写一只只轻盈的红灯笼,挂满枝头时,将它们放入兰江,它们沿着江水,往富春江漂去,如一只只红色的水灯,想着,远方的父亲,或许正伫立江边。

 写栾果熟了,灯笼红妆褪尽,在冬天干枯、掉落。女孩将薄如蚕纱的灯笼,轻轻揭开,取出一颗颗黑色的栾珠,将它们串成项链。女孩串得仔细,每一颗栾珠都饱含美好。年年如此,不为穿戴,只为收藏。

 栾花飘落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时隔多年,再一次,看到栾花飘落,栾果成珠。我站在树下倾听,秋风从树叶间流水一样淌过,如小浪摩挲着沙滩,沙沙地喧响。栾花缓缓飘落,走得如同江南三月的细雨,三分迷离,一分率性。兰江上早已没了汽笛,富春江水也不再白帆点点。故乡的栾树不知是否安好,恐怕再也没人将栾珠拾起。

 栾花飘落的时候,母亲在电话里说,天凉了,已加衣。我看到栾树对面的水塘里,荷叶半殘,荷花仅剩一朵。原来秋已深沉。如果故乡的栾树仍在,此刻,它一定也正将一袭金黄,静静地飘落。

                            2015918日星期五

栾花飘落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856)| 评论(6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