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感性地生活,理性地选择。

 
 
 

日志

 
 

夜宿古刹  

2015-04-12 09:42:05|  分类: 意象游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桃之夭夭~

     夜宿古刹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属于古刹的时间,似乎是从黄昏开始的。日既西斜,余晖开始在屋瓴、瓦当以及飞檐的跑兽上,抹上一层浅淡的暖色。游人和香客开始从寺院的各个角落撤离,白日里的喧闹一并撤了去,仿佛庄稼地上空的麻雀,在一场盛宴的聒噪之后,被暮色驱赶,瞬时没了踪迹。

       安静下来的寺院,剥去庄重、肃穆和疏离,散了香火的萦绕。有那么一瞬,时间在寺院上空停顿下来,如同乐曲欢腾间,降入了一道倍全休止符。然后,寺院的景象重新启幕,展现的竟是一幅俗世烟火的情形。火头僧们在素斋房忙碌,炊烟弥漫在人字型的屋脊上。寺院的西南角,在一片竹林边缘,有肥绿的菜地,菜头僧从地头的水缸里舀水浇菜。那水从寺院后面的山上,用一根水管引过来,常年流着,漫过水缸时,流入寺前的放生池。寺院西侧,一路从院墙往山上去,是近百亩牡丹花田,有牡丹近万株。广霖方丈10年前从洛阳、荷泽引种过来。

黄昏降临时,我正在牡丹花梯田最高一层,可以俯瞰整个寺院。坐在牡丹花间,看暮霭从四周的树林边升起,潮水一般涌来,真实的世界沉入地底,眼前的一切从世外飞来。正沉醉间,空明师父脖子上挂着相机,一手拎着反光板,一手持着矿泉水瓶,拾级上来,绕着我,“噗、噗、噗”,先将平台上所有的牡丹花都用嘴喷上水,营造花儿含羞带露的情状。他身后的两个小跟班,是微信群上的摄友,之前与他不认识、或者说刚刚认识。当然,我跟空明也不认识,半小时前他的大嗓门刚刚出现在我的世界。半小时前,他在花田最下方靠近水缸的地方,让一僧帮忙用水管向空中射水,他将夕阳、水柱、牡丹一起拍摄下来。他一边做一边大嗓门说话,教导身旁两位摄友。整个花田只有我们几个人,我从高处观察他们。这位法号空明的僧人,自称省摄协会员。他的自信,如他光滑的脑袋和微凸的肚腩一样饱满,神情态度却如身上的灰色僧袍一样淡淡的。

穿着棕色长裾僧袍的道本,是位二十来岁的小比丘,戴眼镜,胸前挂一串佛珠,模样有些憨厚,喜欢在我身边转悠。他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话题跳跃,像我的有些学生,思维活泛,话说请教,却又迫不及待地表达自己的观点。方才在下面一层花田间,他手上握着一本期刊,给我评点红墙上广霖方丈的题诗,说这首牡丹题诗蕴含的是儒家的理念,不是佛家的思想,最后一句“昌隆富贵乐心怀”当改为“昌隆富贵宜常开”。我读了一遍,感觉确有道理,改后的意境平和许多。道本,我可以给你拍张照吗?他说不要不要,扭头走进门廊,接着又走了出来,从门廊到花间,或持书、或指诗、或远眺,摆出各种造型。

 当天色完全暗下来,我们踩着窄窄的花径,穿过昏暗的寺院回廊,去寺外的农家吃饭。一长溜农家菜馆,就在雪峰寺东墙外,与寺院隔着一条水泥路。沿着我们入住的尊客堂的院墙,不用走寺院山门,穿过“雪峰禅茶”小店的圆洞门,跨过水泥路,就到了。农家饭馆有多种野味,山麂、野猪、山兔。太血腥不敢吃,我喜好农家烧的土菜,朴素的烧法,寡淡有原味。寺院的素菜,太素了些。

待慢慢喝完一盅本地黄酒,走出饭馆,外面已是一个完整的黑夜,整座寺院都浸泡在纯净的黑暗之中。站在放生池前,只能看到寺院正门上挂的一盏孤灯,除此之外,只有满天的星辰,耀眼而低垂,仿佛触手可及。

空地上偶尔有手电筒的灯柱闪现,是空明师父领着他的两个跟班在拍摄星轨。三副三角架已经支起,正对着西天的一片星座。此时,净空无云,月亮尚待升起,正是拍摄星轨的好时机。空明帮助二人设置好相机各种参数,反光板预升,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内,每隔近一分钟按一下遥控快门,最后将近百张照片后期合成。若中间稍微碰触相机,就将前功尽弃。这是一个很乏味而漫长的过程。

我靠在放生池的水泥护栏上,离他们三四米远。在我右侧,水池的石壁间,一只石麟不时发出浑厚低沉的啯啯声,似乎能将黑夜震裂。池里的锦鋰,用尾翼拍击出很大的声响,静静听着,以为是小孩在击水玩耍。这样的夜,静得可以听到树叶在黑暗中伸展的声音,身上的每寸肌肤和骨骼,也是伸展的。一如东边天际,水纱般伸展的云。云的边缘越来越亮,月亮即将升起。据说今晚依然可以看到红月亮。发哥已在放生池西边置好三角架,正对着东边的月亮和寺院的山门。

拍摄星轨太无趣,那位年轻一点的摄友有些动摇,唉,我还是拍摄月亮吧。空明用手电筒查看相机显示屏,头也不抬,你现在只能拍星轨,否则前面拍的片全废了。黑夜一步一步往深里走,东面的山峰的轮廓却越来越明亮。过了约半小时,月亮跃出山峦,穿过轻浅的云层,圆圆的一轮,悬在山门的飞檐之上,如遗世明珠。清辉洒下,夜色透明,能在人身上映出笑意来。年轻的摄友终于沉不住气,掉头拍月亮。道本过来,邀约明天上山喝禅茶。我一面谢过,一面了解晚课时间。他说,九点,马上开始。

回房间沐浴完毕,正好暮鼓响起。雪峰寺海拔千米,四周群山环绕,城市的喧嚣、甚至山村的人喧犬吠,都被隔在夜色之外。盘腿坐在床上,用心聆听,除了梵音,只有山川树木肃立的气息,以及寂静游走的内心。低沉缓慢的暮鼓,每一声都仿佛从心底击节而来,舒缓地向四肢扩散,扩散……直到整个人慢慢沉静下来,既坠入虚无,又无所不在,天地混沌初开,青莲绽放。稍后,暮鼓渐歇,钟磬之声响起,如生灵万物竞相生长,麋鹿逐于原野,年轻人在树木里欢舞,是生机盎然的春天。在钟磬声之上,有一男高音的诵经之声介入,踩着钟磬的声浪前行,有时甚至越过声浪扑面而来。再听却感觉异样,所诵之经,似乎不是任何佛经,应是《诗经》,细听之下,似是“于穆清庙,肃雍显相。”一会儿又似“呦呦鹿鸣,食野之苹”。诧异间凝神再听,分明诵的是佛经。看来,我只是需要安静和休息,与佛义无缘。

于是,不再打坐,下地走到窗前。圆月即将游向天心,风动,树影摇。或许,至静,方至简,方能领悟自己。睡吧,明日早起,许多拖延已久的事,该去处理。

终于,一宿无梦。

                                                            2015411
夜宿古刹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夜宿古刹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夜宿古刹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夜宿古刹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703)| 评论(5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