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感性地生活,理性地选择。

 
 
 

日志

 
 

隐于群山之巅  

2014-10-13 22:09:37|  分类: 意象游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桃之夭夭~

暨家寨的空气,是清棱棱水一样地流淌的,仿佛盈盈在握,又倏然漾去。树冠、木屋、路亭、游人,还有水渠边翠绿的小草、屋檐下收拾野果的老人、站成篱墙的鸡冠花和美人蕉、在人群中乐颠颠跑来跑去的狗,全都泡在轻柔的水里,摇曳着各自的气息,撩起一层葳蕤的生机。

隐于群山的暨家寨,更像一座海洋深处的水晶宫,与世隔绝、悠然自得。

 车子在楠溪江上游的崇山峻岭间盘旋而上时,我才真正体会到,群山万壑比千山万壑更险更峻。一山有千壑,道阻且跻。暨家寨的山民,用石块加固墙基、铺设地面。站在用粗陋石块精致地铺就、以花草为篱的院落,感受天幕低垂,仿若触手可及。大地的概念竟是消失在清冽的空气中了。这七户人家的小寨藏匿在山巅凹处,站在寨子后山的亭子前,你也只能看到寨前寨后的数枚山尖,这寨子就是悬挂在天穹的一只陶碗,你只在碗底生活,却消受整个蓝天。

 到达暨家寨时,正是薄暮时分。七间木屋上的烟囱开始飘起炊烟。烟雾在黑瓦上飘荡弥散,仿佛与你默默对话。这是暨家寨最热闹的时候,游人在寨子周围游荡了半天,这忽儿想着早早吃晚饭赶下山。暨家寨的狗们此时还不到值夜班的时间,个个在游人跟前蹭来蹭去,尾巴摇着,整个臀部也摇着,伸出半条舌头呵呵呵招呼客人。

 游人或躺在廊下的竹躺椅上、或坐在长木凳上,等着开饭。树根做的茶几上,放着毛豆、花生、板栗、野生猕猴 桃、杨梅烧酒。毛豆和花生是东家送给打发时间的,野生猕猴桃和杨梅烧酒算是本地特产,是游人买了带回去的。今天游人较多,屋子里桌子摆不下,于是摆到院子里来。院子便显得拥护了些,因为院子的一半被三顶帐篷占据。搭帐篷过夜的都是走线的强驴,住帐篷才与身份相称。

 我坐在廊下,准备偶遇从厦门过来的C同学和W同学。我们和他们的行程只在暨家寨有一个晚上的交汇。我们从楠溪江上游往下走,他们从楠溪江下游向上走。

 C同学是强驴,背着40斤重高一米的户外大背包。两年不见,黑得像个西非人,浑身看起来像个钢筋绷子。明天开始他将走两天的环线,起点和终点都是暨家寨,中途的晚上住帐篷。我和W同学的计划永远是就地发呆、泡茶、唠嗑。发哥的计划是走两个小时的环线,拍摄,一头假驴。总之,C同学在意的是线,发哥关注的是点,我和W同学是平面象限图中的那个原点。

隐于群山之巅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当晚的餐桌上,就着简朴的菜肴,喝的是我从家乡带来的杨梅烧酒。游人撤去的暨家寨,是桔黄的颜色,是老木板、竹吊灯和远处树木边的月光,宁静、温和,不疾不缓地流淌。我们流畅地说着一些零散的回忆,从一个话题跳跃到另一个话题。

  清晨的暨家寨是一天里最迷人的时候,并非寂静无声,空气中充满了人间的气息,但不嘈杂。家家户户开关木门窗的吱呀声、林子里的鸟叫声,是一首和谐的奏鸣曲,屋后山涧的水声更清脆了。早起的山民已经干完一圈活,扛着锄头、畚箕从寨外踏着清露回来。我站在场院外的石阶上,回忆昨晚在阁楼上的睡眠,那是数月疲倦虚弱后第一个清澈香甜的睡眠。全木质的房子让人的睡眠与自然无隔,即使门窗紧闭,房间依然很透气,仿佛在绿野中露营。

  隐于群山之巅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我在木屋和石壁间的小弄堂里,逆着晨光拍摄,企图寻找趴在石壁间、青草上、以及门廊上的晨曦。我看到C同学背着硕大的背包,准备出发开始他的40公里孤身一人的暴走。这时候其实大部分过夜的游人,住阁楼的、打帐篷的,都还没起床。我说吃过早饭了吗,他说吃过了。我说向房东要到干粮了吗,他说要到了。我说知道路吗,他说有GPS。然后他就全副武装地出发了,从寨子的西南角的一条小道上。我停在原处目送。见他在小道上闪了一下,又闪了一下,就不见了,明天傍晚他才会走完一圈回到这里。路途崇山峻岭,山重水复。风吹过来有些凉,眼睛就有些酸。将C同学的生活境遇,与行走联系,是不合适的。在我眼里看来孤辛的事,在他心里可能充实快乐,就譬如我看到老农在古旧的屋檐下剪着板栗,我看到的是淡定,老农体验的也许是无奈;又可能,我以为凄苦,他只道寻常。你看山,似乎一眼就已看清山坡与山脊的条条轮廓,但那满山上的树林下方深藏的沟壑,你根本不清楚,其实也无需清楚。

  当我告别暨家寨,盘旋着往山下走时,我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尾鱼,舍弃清澈的水域,慢慢沉到水底的混浊中去。想起三潭印月传说中的黑鱼精,一步步往淤泥里钻,越想成功越是挣扎,身后的石鼎扣得越紧,最终身陷其中,永世不得翻身,只剩下三个鼎足,成就别人的风景。

  暨家寨,也许我还会来,也许只是偶尔念想一下。

隐于群山之巅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323)| 评论(8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