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感性地生活,理性地选择。

 
 
 

日志

 
 

心觉一二  

2014-08-25 14:40:11|  分类: 心荷余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桃之夭夭~舒

 心觉一二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甫睁开眼,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这一节树枝。一节寻常的枝叶,此刻在我眼里却是翠绿可人,每一根纤维都饱含笑意,以一种特别纯净的静气。

 这是盛夏的午后三点多,在长白山深谷的地下森林景区,我裹着租来的及踝棉袍,居然在栈道旁的长椅上睡着了。其实,我睡得并不沉,矇眬中仍感受着密林间缓缓流动的山风、树木互相扩展枝叶的簌簌声、林地上青草挣脱泥土抖动肩膀的喘息,以及游人在密林中沿着木栈道穿行时的话语声……它们时远时近,在我的梦境边缘呢喃。

 我坐直身子,凝视着这枝树枝,以及树枝后瓦蓝的天空,突然发觉,这片古老的原始森林特别宁静:没有低吼的林涛、没有咆哮的飞瀑、没有欢噪的鸟鸣,有的只是静静的万物生长的气息,它们衬得这片密林更加宁静。

 我对着树枝静静地笑了一下,内心杂芜全无。我就像是叶下的一滴水珠,之前一直努力要保持水滴的形状,这一刻,放开矜持,让自己自由落体,“嗒”一声,清脆干净地落入万绿丛中,融我于自然的怀抱。

 这是一场美妙的心觉,屏蔽俗常功利的干扰,在听觉、视觉、嗅觉、触觉、味觉之外,听凭心灵的牵引,我与客体合而为一,心旷而神怡。

 这样的际遇,可遇不可求吧。有时缘于环境的清幽,有时缘于记忆的叠加,但都与当下内心的沉静有关。

 记得今年暮春的某个早晨,我走过枯而重生的千年古樟,走向阔别二十年的镇外坝场。那是我在《一条路》一文中提到的场景,一个希冀与迷茫的起点。当年坝场辽阔,是孩童的欢场、是露天电影院。在童年的我的眼里,坝里的水面可称浩淼。之所以二十年不再踏足,以为必定满目苍夷。

 那天,在古樟翠绿枝芽的指引下,施施然走进坝场,不期然看到意外的景致。坝里的水域比之前小了许多,水面漂着珍珠养殖的浮标。四周的树却是更多更绿了,竟有郁郁葱葱之势。坝场上的草,原是贴地而生,似困绑坝场的钢衣。如今这坝场上,竟是长满了亭亭如盖的茂草,似要把小羊们遮掩了去。我要说的是,在此,我与一群羊此刻相遇。头羊与我三目相对。有一瞬,我从那只头羊的眼眸中看到了灵魂,幽幽的、默默的,透过头羊的眼睛,270度地看着我。一股熟悉又生疏的气场罩着我,仿佛是童年的自己,又仿佛是童年的伙伴。这是一场与童年的时空交错。我怔了许久。

 今细细想来,这真是个栩栩如生的世界,各种生灵自在其间。人类,以及每个人,并不比这自然中的任何生灵更伟大,或者更卑微。不管人的欲望如何,不论这世间意识形态和价值观有多少分歧,在亘古洪荒、浩渺宇宙的观照下,不过是露珠从叶间坠落、羊儿在食草间微一抬首。而我,正以一种形式徜徉于此,也必将以另一种形式进入时空的隧道。

 不妨面对绿野,选择微微一笑。

 心觉一二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2014825
  评论这张
 
阅读(739)| 评论(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