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感性地生活,理性地选择。

 
 
 

日志

 
 

夜中的引航堤  

2014-07-11 21:53:07|  分类: 心荷余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桃之夭夭~

         这个夏天的夜晚,一次次黑暗中沿着引航堤,走进江心。

 静水深流,江面布满漩涡和细小的涟漪。引航堤如一条粗砺的绳索,在迷离的光影里隐约显现。那是一条数百米长的石堤,直插入江心,又顺着江的流向往下游延伸开去。终点是航标点的基座。走在引航堤上,步履高高低低、蹒跚而行。这个石块垒成的堤坝,石块之间充满罅隙,有的石块摇晃不平。石块的颜色在夜里是暗黑色,若不是岸上的建筑物投来的霓虹灯,江面也是灰色的,错觉中这是一片宽阔的水门汀广场,甚至想抬脚走上去试试。夜幕掩藏了所有的危险。

 夏天的城市,房屋间流淌着炙热的气息。然引航堤的尽头,却特别凉爽。无风而猎猎生凉,无墙却阻隔众相。我站在江水中央,江水就在我的世界中央。水的边缘是江岸,还有上下两座桥,共同构筑了圆穹的边界。边界之外光怪陆离、喧闹之极。KTV的呐喊和卖场的吆喝,隐隐约约挤进圆穹。我理解其中的挣扎、无奈、梦想和热望,痛与乐都是真实的存在。

 每到夜幕降临,心底就会敲起小鼓,似乎只有走上引航堤,才能平息。像是寻找答案,像是聆听寂静。其实什么也没想什么也没做,只是在听江水拍打着石堤的时候,心底不再悲伤。水浪声那么温柔,慢慢地胸膛里呼吸平缓,不再坚硬如冰。我与航标灯站在一起,一明一灭间想起《石钟山记》中的“涵澹澎湃,还有“窾坎镗鞳”,水石相搏之声,每一下都冲刷着我的内心。

 今夜,刚走上江岸,远远地就察觉到异样。许是白天下了场暴雨的缘故,许是下游十里之外入海口潮汐溯流的缘故,那段高出江面两米的引航堤不见了,江面留下一段长长的深色痕迹,如一片树荫,渐渐淡去远去。一时不想离去,就在一小截仅剩的引航堤上,找一片干净的石块坐下。

 风还是那么凉爽,沁人心脾。江水离我的裙裾只有一提脚的距离。一艘游轮驶过,随后江水摇荡,波浪一波波地拍向石堤,几乎要将我打湿转走。我在堤上坐得巍然不动。波浪打在石壁上,是一种很厚实的甩打,可以感受到石堤的坚固。随即江水灌进石堤的罅隙,发出清脆的搏击声,仿佛整个石堤都是空心的。整个人被水和声音包围,似乎跌入风暴,却又毫发未损。在波浪的一击一退间,石堤的轮廓随着波浪,一会儿显现一会儿隐没,江面仿佛被一条拉链拉开、合上,又拉开、又合上。怔怔地看着,这湿漉漉的堤面仿佛活了起来,向我招手,引我走进,走向远方的石堤尽头,航标灯正明明灭灭。

不知时间究竟过了多久,发现江水正在退潮,石堤正凸出江面,一截一截从我面前向远方推进。似乎很辽阔,似乎有无限的前景。我可以走上去吗?或者为什么想走上去?黑暗中似乎危境丛生,又似乎柳暗花明。有个男人从身边走过,牵着一条面露凶相的大狗。我一直怕在路上迎面遇见狗。那狗紧挨我后背走过时,狗的鼻息热辣辣扑到后背,有刺痛般的锐利感受。

 夜渐渐深去,周遭的喧嚣渐渐淡去,夏虫的鸣唱开始清晰高亢,与晚风、水声、航标灯一起,共同奏起夏夜的乐章。待到发哥来接我时,讶异于整条引航堤已完全露出江面,而我仍坐在石堤的起点,目光顺着石堤的方向,望着远方的航标灯,就像望着自己的一件作品。

  时间可以忘却一切,也可以还原一切。

                           2014年7月11日  

夜中的引航堤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50)|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