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感性地生活,理性地选择。

 
 
 

日志

 
 

越南印象  

2014-06-10 10:27:44|  分类: 意象游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桃之夭夭~

    在异国遇见往昔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当我在宾馆的大床上,被过强的光线搅醒的时候,当地时间是早晨六点多。拉开窗帘,白晃晃的阳光一下跌落进来,我身体一歪,几乎要做一个捧接的动作。一时有些愣怔。窗外,灰色的水泥路面上,跑着轿车和麾托车,街边的草坪、对面的钢筋混泥土高楼、行人的穿着,与别处城市,没有什么不同。窗下椰子树旁边一棵凤凰树,正亭亭如盖开满热情的红花,提醒我,这是南国他乡。

 这里,是河内的市中心——巴亭郡。街对面500米处是中国驻越南大使馆,占着使馆区最大的一片区域。热带地区的早晨,以烤火般的炎热迎接我的到来。其他21国的学者,也正从各自的方向抵达。

 昨夜,因为航班延误的缘故,近半夜才到达宾馆。今天会议注册日,难得半日清闲,越南社科院的小阮,陪同我们去参观河内的文庙。另一位陪同者是越南公安部派来的小秋。在排华事件闹得正凶的关头,谁也不想节外生枝。

 小阮当年曾留学中国,是上海财经大学的博士。轿车缓缓地行进着,街道两旁不时闪过法国殖民时期的欧式老建筑,虽没有21世纪中国大城市那种高楼密集、喧哗而冰冷的繁荣景象,却是妩媚而干净的。这种干净不仅仅在首都的街道,在接下来几天从城市到乡间、从大堂到茅屋,无处不在,令我羞愧。小阮说,越南政府许多年前就意识到要保护旧时代的建筑,所以城市中心现代感不是太强,高楼主要建在新区。

 车经还剑湖时,并未停留,对小阮的这种安排,事后想来是比较妥帖的。还剑湖是越南著名景区,湖边有15世纪越南黎朝开国君主黎太祖的塑像。黎太祖是越南人心目中的民族英雄。小阮介绍黎太祖当年得湖中一神龟赠剑,此剑神力威武,因此赶走侵略者建立了黎朝。胜利后黎太祖将剑还回湖中,因而得此湖名。小阮在说出“侵略者”一词时,非常自然,是从心间流出的。我问侵略者是指谁?小阮一时尴尬。若不是小阮曾留学中国,若不是今天陪同“贵宾”的处境,小阮会尴尬吗?

  河内文庙建于11世纪的李朝,是越南国家级孔庙,里面供奉着中国的孔子及各位儒家先贤。同时兼俱国子监职能,皇亲国戚的子孙都被送到这里来读书。文庙的建筑,除了越南风格的大门和大门内侧略带柬埔寨风格的水池外,完全是按照中国曲阜文庙的建筑布局建造的。大拜堂正中高悬着一块写有“万世师表”四个大字的汉字匾额,匾上注明是“康熙御书”。正殿的对联“仰之弥高钻之弥坚,涅而不锱磨而不璘”足见其对孔子的尊崇。最具特色的是天光井东西两侧,整齐地排列着82块进士碑,记载从公元1442年1919年最后一场科举考试共110场殿试的进士名单由于战乱,至今只存82块进士碑越南民间常用“金榜石碑,千秋永存”鼓励子弟用功读书 在异国遇见往昔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在 文庙,巍峨的建筑,参天的古树,尊师的印迹,这些仿佛静止的历史,在时间的走廊上做着沉默的哑者,静待人们去理解、了悟。我的目光忽略了这些存在,轻易地被一些跳跃着的音律所吸引,它们如蝴蝶在花丛中翩跹而舞,鸟儿在枝头唧唧欢唱。在奎文阁前的水池边,我看到好几拨孩子,煞有介事地穿着毕业礼服,在拍摄幼儿园毕业照。想让孩子们认真齐整地对着镜头拍照,简直是不可能的事。孩子们活泼顽皮,有的举着毕业证书,有的举着玩具,对着过往游客人来疯着。老师和家长干脆随他们疯去。大成殿前是几拨中学生,他们也在毕业合影。先穿西服来一张,再穿传统服装来一张,最后穿毕业礼服来一张。这种叫奥黛的两件套礼服,很像中国的旗袍,衬得这些女中学生们个个妖娆妩媚、楚楚动人。我注意到她们长发飘飘。当晚我跟女儿微信,她当天刚好也拍摄初中毕业照。谈到越南的中学毕业照,女儿喟叹:我们的汉服不见了!曾经多美的服装!断裂与传承,原是如此从细微之处展现出来。文庙前的两副对联,没有高大轩昂的气势,却是质朴通俗润物无声。

 

 大国不易教不变俗且尊崇之亦信斯文原有用

 吾儒要通经要识时无拘固也尚思圣训永相敦

 

 瀛寰中教目吾道最先万宇舟车同起敬

 全境内文祠此地为首千秋芹藻尚留芳

 

 在越南,像文庙这样的古建筑内,用的都是繁体汉字,但在其他各处,越南早在独立之时就刻意回避汉字,使用越文和英文。

  那些天,在会议的间隙,中国的学者基本上呆在宾馆,不敢擅自外出。第二天傍晚,我还是悄悄独自一人走上街头。貌似步履坚决,实则内心远没有如此从容。街上步行者极少,摩托车却如铺天盖地,直把轿车挤成了凤毛麟角,街道上方全成了马达的音域。初见摩托车手们像士兵一样,头戴钢盔嘴笼口罩,轰隆轰隆整齐往前冲的情形,以为他们要去集会、要去打砸抢,或者要奔赴前线,一时如惊弓之鸟,脚底发虚。后来发现,他们只是往前开路而已。其实,只要我不开口说汉语,我与东亚其他国家人没有什么区别。可见,包括文字和语言在内的文化,才是一个民族与另一民族区分开来的标志,也只有包括文字和语言在内的文化,才是一个民族薪火传承、生生不息的纽带。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在研究了12个主要国家兴衰史之后,曾断言:但凡国家都可以被消灭,而文化却无法被消灭;中国简直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种文化;因为文化传承中国才几千年来不被消灭,甚至于21世纪将是中国的世纪。我想,若汤因比活在40年后的今天,他的这番话是否还说得出?

 渐渐地,开始适应他们将我们的祖先称为侵略者。走在仿若中国九十年代的大街上,冷不丁从巷子窜出一辆摩托车,巷口有凉茶摊和小板凳;大街的某块墙上有人挂上一片简易的镜子,就是一个理发摊。我也习惯了在午后的炎热里,在拉片布篷就成的庇荫下,喝一杯冰泡咖啡,直到坐出凉意,才慢慢起身。唤一声“阿贝”,放下十万越南盾。在异国遇见往昔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2014年6月10日

  评论这张
 
阅读(686)|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