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感性地生活,理性地选择。

 
 
 

日志

 
 

阿嬷的探花巷  

2014-04-21 10:33:35|  分类: 恋恋红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嬷的探花巷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文:桃之夭夭~舒

 阿嬷是我的外婆。

 我对阿嬷的回忆,不管是特意回顾,还是无意中想起,场景总是只有固执的几桢,反反复复在头脑中重叠、闪显、渐退、回放,似一本黑白的电子相册。这本电子相册,每一桢都与探花巷有关。

 探花巷是兰溪古城八大巷之一。巷子狭小而幽长,两侧是明清时期的徽式建筑。巷子顶上的天空被切成窄窄的一线,你抬头会看到一些独特的拱型夯墙,共有十条,它们是为了加强高耸山墙的刚性。今天在游客眼里,它们有着无限幽深的诗意,可在当年,这条逼仄的巷弄,只是令我感觉安全。

 探花巷有十个门洞,每个门洞有两三户人家。阿嬷住中间7号门洞。阿嬷有时走出东巷口,去菜市买菜,或者去桃花坞收一些手工活,比如纳布鞋底;有时走出西巷口,去南门码头浣衣,或者从巷口折向北面,沿着江边去教堂、医院。阿嬷视力不好,总是看不清街上的自行车和挑担子,好在那时街上汽车不多。阿嬷盘头髻,常年穿月白色的大襟棉衫,一双脚趾微微变形的解放脚,走起路来一步一摇令人很不放心。

 高中时期我在溪西中学住校。溪西中学就在古城对岸,与古城隔着兰江。学校食堂虽然也卖菜,但大部分同学都是从家里带菜,一吃三五天。我的菜经常是阿嬷准备的。

 在我上大学和刚工作头几年,阿嬷的探花巷是我每回故乡行的第一站,也是最后一站。

 与阿嬷在一起的日子,我们之间是安静的,很少语言的交流。

 早上,我陪阿嬷穿过小巷到兰江边的古码头洗衣服。江水总是铅青色,每回大轮船经过时,波浪拍到码头的青石板上,水会一下子打湿浣衣人的鞋子。这里的人们不用抬头,只要听马达声,就可以判断船有多大,要不要躲过浪头。每回听到大船的马达声响过半分钟后,人往岸上移一步,刚好躲过浪头。冬天的时间,江上的风是刺骨的寒。阿嬷洗衣服时,我只是在旁边蹲着陪她,听江浪拍打石岸的声音,还有阿嬷搓衣的声音,一边看着江水往北流去。北面过了梅城,就是杭州,还有大得让我觉得害怕的上海。

    下午,我和阿嬷呆在阁楼上。阁楼很暗,樯板、楼板、楼梯全是深褐色的木头,这些木质的存在,像迟暮的老人,冬天里有一股暖暖的静气。我在窗下看书或者写字,阿嬷念着圣歌,一副完全陶醉的样子,身后是老掉牙的家俱。隔着花格子窗棂和天井,北面厢房的四奶奶脚步声窸窸窣窣,发出有节制的咳嗽。天井里整天有水的嘀嗒声,山墙上的小草安静地在风中摇曳。

 晚上,阿嬷去教堂做礼拜,或者去人民医院给病人做祷告。教堂在北门,从南门外的探花巷去教堂,几乎穿过大半个城市。阿嬷做礼拜时,我在后面的椅子上静静地等着。我不信仰任何宗教,但我喜欢这份不受人干扰的清静。

 我和阿嬷走在街上,遇到熟人打招呼说你外孙女真俏呀,阿嬷会说谢谢。这时我会满脸通红,心里是高兴的。母亲则不然。母亲总是将我打扮得很时尚,带我招摇地走亲戚。人家说你女儿真俏呀,母亲一脸的笑意说哪里呀难看死了。我心里认定母亲说的是真话,因为母不嫌子丑,连母亲都这么说,想必是难看死了。真是羞愧难当呀,于是更加拘谨甚至木讷。母亲真是愁死啦,说这么内向不活跳怎么好呢?于是总逼我说话、在人前表现。

 阿嬷从来不逼我。

 我以我自己的方式,感恩阿嬷对我的溺爱。我陪她浣衣、陪她在下午的窗下念圣歌、陪她去教堂做礼拜。阿嬷去世的时候,我没有回故乡奔丧。舅舅说我无情,好吧我就是无情的。我想着阿嬷每次替我背着笨重的行李,在天麻麻亮时送我上火车站的情景,每每痛彻心扉。我没有见过阿嬷的葬礼,我的记忆里,阿嬷根本就没有走。

 阿嬷走后十年了,我没有回过探花巷。

 今年的清明节这一天,我从兰江路的家里出来,沿着兰溪古城,在西门码头的悦济浮桥上,踌躇了很久,看晨曦中古城一点一点显露出来。欣喜中发现今天的兰江西门码头,人们仍然在用这种古老的方式浣衣,随江水流逝的只是时间。与故土一旦妥协,亲切感如江河决堤。我终于有了勇气,想看看旧城改造、住户搬迁后的探花巷。阿嬷的探花巷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穿过古城墙、古商号、古作坊、古会馆,路过彩衣、绣衣、忠锡巷、星宫巷,在地摊古董商和小食摊的喧嚣中,探花巷以她原有的古旧面貌,用斑剥的粉墙和青苔,将现代文明隔在弄堂之外。古巷,是一架时间的机器,过滤欲望的杂质,在狭窄的巷弄里,我听到我的心跳在山墙间平缓地回响,阿嬷的吴语呢哝并未走远。

 我举手想推开7号门洞的木门,木门虚掩,并未上锁。那木门经数百年风霜,面板不再光滑,条条木年轮凸起,铁门环黝黑笨重。我迟疑半晌,没有推开那扇门。只在门前的一张小竹椅上坐下,闭上眼静静地听时间在巷子深处耳语。听到阿嬷说:囡囡,鸡子粿吃否?

                                 2014年4月20日

阿嬷的探花巷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晨曦中的兰溪古城。 

阿嬷的探花巷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古码头上浣衣的人们。阿嬷的探花巷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探花巷口的“告天台”,为明代兰溪赵氏后裔为纪念其远祖赵抃所建,因其“日所为事,夜必冠衣焚香以告于天”,故名“告天台”。赵抃,北宋著名文学家,景祐年间官殿中侍御史,清正刚直,为官清谦,时称“铁面御史”。告天台殿阁正面青石柱上有明孝宗御题的楹联“鹤唳彻遥天,常使丹心通帝座;琴声寒夜月,永留清节在人间”。
阿嬷的探花巷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764)| 评论(8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