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感性地生活,理性地选择。

 
 
 

日志

 
 

招 魂  

2014-02-24 19:27:38|  分类: 恋恋红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桃之夭夭~

                                     〈1〉

     八卦婆说,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文艺范说,念兹在兹,释兹在兹。不管哪种腔腔,反正是犯邪了。

  貌似轻微的疑似感冒,竟能骇浪惊涛,短短两天就卧床不起。看着窗外,阳光在帘外透着喷薄的笑,窗棂映得暖木椅一样香滑,却连走过去倚靠一下的力气都没有,想到某个掂念多年的疑云,算是开解了。

 这伤寒着实厉害。谁让自己别个不掂记,尽掂记为什么一个伤寒病竟能七日即夺人性命,况且是一个钟鸣鼎食的相府公子、骁勇善骑的御前侍卫,正意气风发的年纪?这下明白了,不是古人医术不精,而是这伤寒着实厉害。

 老母亲在电话里,着急,又故作淡然,说没事啊,过了年就好了。又嚅嗫,会不会撞了什么脏东西?我轻轻哂笑一声,说妈我挂了。

 母亲说的脏东西,指魑鬼一类,本来沉睡于尘,被人类惊醒。

 我是现代人、文化人,一个有现代意识的文化人。放下电话又昏沉沉睡去,或者说昏沉沉醒着,模棱两可。

 得病前一周,有过一趟废墟之旅,在一座荒弃多年的土堡。外围墙两层楼高。第一层用巨大匀称的鹅卵石,二楼是土夯墙,墙上有防卫眼。防卫眼从外面看是一细长条缝,从里看是一面正常大小的窗户。东南角围墙已塌。院落有三进,土木结构。可以想像当年的辉煌。阳光从土堡上方洒进来,投到黄色的土墙上、巷弄里、充满木楼梯的间隙,是又深又艳的黄色,都是倾斜的,仿佛是天变矮变斜了。

 土堡正厅的中堂挂着大大的囍字,两旁的柱子也是崭新的楹联。地上和天井,铺散了厚厚的鞭炮纸屑,生动着,没有被人踩踏的痕迹。可以想见是土堡的后人、一对新人或许昨天刚刚在此拜堂,在祖先的注视下完成了神圣的仪式,然后马上离开了,只是为了仪式,就如同拍摄一套婚纱影像。

 土堡西南角有一口古井,写着光绪十年字样。旁边一株老李树,正稀疏开着白花。沿墙根一溜小隔间,看样子是当年的牛棚,仍散发着牛身上特有的浓重气味,以及干草的香味。有一些时光凝固在牛棚的角落,阳光洒在上面,凉草席一般的古朴。通向二楼的木楼梯还很稳固。阳光一跳一跳的。房间很黑暗,几乎伸手不见五指,楼板上一层木屑,裹着尘埃。房间的屋顶斜披式,进门的地方高,越往里越矮,外侧的层高不足两米。在黑暗中,周身皮肤感到一种被吸进去的轻拂力,好像要把时间锁进去。一缕阳光从屋顶的一片玻璃上透进来,黑暗被撕出一道细细的白光柱,大粒的尘埃在光柱里欢腾,上上下下奏着无声的音乐。相机咔嚓一声,在近乎封闭的房间里显得特别响,将耳朵和眼睛都震了一下。闪光灯照出墙角摆着的两具寿材……

 招  魂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招  魂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半夜急诊入院,头两天以感冒对待,输液。人却越来越弱,发低烧。持续低烧。两天后血清化验肝功能受损,转氨酶急剧升高。这是一家军区医院,低烧,腹内没有明显痛处,但胃、脾、肝、肾多脏器受损,无力,四肢酸痛。医院怀疑战壕热,一种自然源性细菌病,伤寒一种。一周后“外斐氏反应”果然呈阳性。医生问你一周前有没有去过野外、草地?我想起不止土堡。那天中午,我还在离土堡不远的河岸,在万年火山岩石的褶皱里,嗅着青草在阳光下睡着了。

 肝功能受损,暂不能用药。只能靠自身免疫力,先修复肝功能。

 我躺在床上,身体羸弱,百无聊赖。

 等不到女儿回家过年的母亲,电话中知道了病情。我没告诉她土堡的经历。她说到脏东西,她的意思,我明白,招魂。

                             〈2〉

 当年父亲在外地工作,母亲一人拉扯三个孩子。母亲不算是个太迷信的人。孩子若生病了,吃药一时又不好,母亲就会心慌意乱、寝食难安,于是悄悄地按当地的方式,招魂。

 傍晚时分,镇外人少的地方。让孩子坐在凳子上,头上披着围裙,防风吹着。母亲手里是点着的火把。火把是艾草扎成的,有碗口粗。火把围着病孩,上下左右头顶挥着,口中念念有词。隔着围住嘴脸的围裙,可以感受到烤人的火热。那挥动的火,在风中霍霍地响。待母亲做完一整套流程,孩子常常弄得冒汗。偷偷拿眼睛瞅外面,天已经黑下来了,不知是被母亲的大火把天画黑的,还是真黑了。空中飘着灰烬,那场景有点鬼魅。

 这种招魂法,我不太喜欢,也就不怎么配合。因为外人从旁经过,会破坏那种神秘感,反而添了滑稽。

 我比较喜欢看另一种招魂法。

 晚上临睡前,将病孩拉到厨房水缸边站定,告之乖乖不能乱动。纸钱被一张张一节节套着,套成长长的纸棒。先把纸棒一头点着,在孩子周身挥一圈,然后在水缸边画圈,沿着缸沿绕圈。一边嘴里念叨着:囡囡前天吓怕了童年回来哟东南西北吓怕了童年回来哟壁里旮旯吓怕了童年回来哟门口塘沿吓怕了童年回来哟汽车路上吓怕了童年回来哟操场上吓怕了童年回来哟……我听出来了,有点乱撒网。末了,担心还有什么地方没想周全,停下叨叨,问囡囡这两天还去过什么地方?我说莲莲家门口。于是:莲莲家门口吓怕了童年回来哟。

 这里的“童年”,是方言,指活人的魂魄。

 母亲将燃烧着的纸钱一圈圈地画着,灯光昏黄,屋里弥漫着淡淡的烟味。缸里的水较满,水缸很高,比孩子矮不了多少。从孩子的视线看去,水面有点银晃晃的,水中折射出跳跃的火光,就有点神秘而庄严。孩子仿佛看到那水缸慢慢扩展扩展,从眼前大起来,跟白天看到的天空一样大,自己的“童年”在里面找呀找,寻找出口。母亲烧完纸钱念叨完后,又用笊篱在水里捞几下,然后说噢捞到了,在空中抓一把,捏着塞进孩子手中,让孩子握紧啰。那缸里的水被笊篱搅动过,变得有些混浊。有时,真在水底捞到一粒小石子,也不知那小石子是哪来的。母亲也不深究,反正此时孩子觉得好玩,挺乖的。握着小石子的我,此时突然发现,母亲这魂其实招得并不很当真。她只是这样做完了,心里安妥了,然后说孩子们睡吧。

 母亲做得最多的招魂法是第三种。

 也是在病孩睡前,就在孩子床沿。半碗水、七粒大米、七颗干茶叶、一把剪刀。将大米和茶叶投到装了水的碗里,然后拎着剪刀,刀尖朝下,沿着碗边画圈,念叨同样的祈语,喊童年回家。完了后将剪刀半开着,搁进碗里,放进床底下。

 第二天早上,将碗从孩子的床底下拿出来。一种结果,水仍是清的,那么孩子的童年没被吓着,大人就松了口气,该吃啥药吃啥药。另一种结果,碗里的水变深变褐,那是吓着了。吓得越厉害,碗里的水颜色会越深。那意思,脏东西到水里了,孩子的病会好起来。于是第二夜接着叫,第三夜接着叫。水会越来越清,一般到第三夜,水很干净了,孩子的病也就好了。不过,也没耽误同时吃药。

 我真见到过颜色变得很深的水,有过一两次,大部分时候,水是清的。

 后来,我长大些,知道了有些物质放在一起,会产生化学反应。

 在某个大白天,大人不在家的时候,我跃蹦乱跳的,身体正常。半碗水、七粒大米、七颗干茶叶、一把剪刀。放到我的床底下。担心被大人看到,我将碗放进很里面。那床是明式挂床,床面板上有复杂的镂空雕花。床下还有一个鞋柜,露出一截,作孩子的踏步。我将碗放到鞋柜的后面。床底较高,我可以轻松地蹲在床底下。床底原本有一层灰尘,因为我经常钻进去,变得干净了。我藏好碗,还在床底坐了一会儿,过了晌午的阳光,可以从西窗照进来,在床底洒下一块光亮。我陪着那碗水,坐在阴暗中,静静地猫着。我想,如果明天这碗水变成褐色,那大人就是骗人。

 这样的试验,我做过几回,结果一次也没有变颜色。甚至有一回,做完就忘了,一碗水在床底下躺了好几天,待母亲要用剪刀,到处找不着时,我才想起我的阴谋。

                             〈3〉

 几十年过去了,招魂的举动早已退出我的视野,也淡出母亲的生活。这次一生病,母亲着急之下,又提起。我觉得滑稽,笑笑,不予理睬。不承想,关于儿时招魂的记忆,却如一茬茬韭菜,翠绿鲜活地冒出来,不由自主。那些画面,一点儿不滑稽,因了时间的流逝,竟有些生动迷人。于是,就在记忆的底片上多停留了一会儿。

 今天早上起来,坐在镜前,顾影自恋。一张素净的脸,眼睛里依然有笑,笑出一点点眸光。正自得意,许是风吹动窗帘的缘故,镜面上的银光闪了一下,镜中的影像飘忽起来,仿佛虚空里有另一张脸。皮肤白皙、脸眶黑深,一笑之下,隐约颧骨突现。便楞了许久。你说,我要不要来一次招魂?

                                                           2014年2月24日



 

 帖几张病中拍摄的春花儿,明媚一下。发哥拗不过我,陪我去户外拍的,每次拍两张就回。

 招  魂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招  魂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医学小帖士:

    克立次氏体,自然源性细菌,能引发人体伤寒病。患者一般有野外草地坐、宿等经历,亚洲人被咬后一般无斑疹,因此容易忽视。潜伏期一周至一月不等,发病时病程较急,可高烧3941度,并引起血管、呼吸、神经、循环等病变。血清培养可检出“外斐氏”阳性,用四环素治疗则疗效显著,其他抗生素无效。但若一开始被误为感冒而用其他抗生素输液,则转入反复低烧,渐渐虚弱无力。若仍以为感冒或劳累过度引起的乏力不适,耽误治疗,三四月后,肝肾等多功能衰竭而不治。爱好户外运动、摄影的朋友们,要多注意安全,保重。

 

  评论这张
 
阅读(627)| 评论(8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