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感性地生活,理性地选择。

 
 
 

日志

 
 

向晚游山庵  

2013-10-05 21:12:34|  分类: 意象游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桃之夭夭~

    向晚游山庙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图中,道路正前方的山,能看到两块巉岩突起的地方,就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五虎山。

按照发哥的设计,从半山腰步行到五虎山顶,时间恰好是傍晚,可以收获十分壮观的落日景象。他说,你一定会感到震憾。

五虎山,在福州南郊,尚干境内。山虽小,山顶却有五块巉岩,朝五个方向突兀耸立,形成五片悬崖峭璧,势如五虎,雄踞乌龙江畔。

发哥之前爬过五虎山,去年中学同学聚会时。他说,山顶上是一片缓坡,长着低矮的灌木丛,一座十分简陋的小庙,两进,庙前越过缓坡,就是悬崖。发哥听当地的同学说,庙里的住持曾是一位身家巨富的私企老板。辉煌时曾叱咤风云,豪掷千金,还养了几个女人,极尽奢华。后来投资失败,欠下几辈子的债,于是跑到五虎山上,建了座陋屋充小庙,实为躲债。

这个故事,在佛家弟子嘴里,是堪破红尘、立地成佛的典范;在文人墨客的笔下,可以是归隐田园、寄情山水的素材。在身边人眼里,却是一地杂碎,残酷如众口铄金,却可能更接近事件的初衷。若要照顾芸芸众生的感受,此生必不得安宁。

发哥原打算从五虎山北麓上山,先走一段机耕路,然后步行。无奈那路是全泥路面,估计雨天时特别泥泞,坑坑洼洼,车辙很深,需要越野车才能走。只好放弃这条路线,转走南麓上山。

走南麓,今天肯定不能到达山顶,只能到达半山腰,不过可以看到五虎山完美的造形。若到了山顶,虽可以拍摄日落,但是山形是看不到的。

我们,临时调整了目标。不拍摄日落,随便走走。 

车行南麓,穿过尚干镇澜澄村。澜澄村很富有,到处是五层楼的钢混新楼,水泥地面,与城市一般簇新坚硬,但毕竟没有城市的绿化和环卫,感觉尘土满面,特别肮脏。水泥路面上的扬尘,总是令人烦躁生厌。向晚游山庙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待到穿过村子,乡村的本真却一下子从地底下冒出来。空气、路面、呼吸都一下子干净起来。尘土不再飞扬,它们进了田间地头,有了水的寄养,变成了黑色的土,有了绿色的生命。你一点也不觉得泥土肮脏了,甚至愿意将脚踩进泥土。心境也如黝黑的泥土一样,有了生机和湿润。

上山的途中,偶遇了一群山羊和赶牛的老农。小羊们前前后后边走边闹腾,老羊则端庄而持重,跟人一样讲究威仪和秩序。

此时,天已向晚,夕阳已躲到称为“尾虎顶”的山背后,一缕一缕的侧光从山峰两侧洒下,像一重重布幔,将人间场景徐徐展开。山间的鸟鸣,滚豆子一般,满山坡都是。每一张树叶都是干干净净,纤尘不染。你会觉得,空气多好呀,简直就是空的,空得只剩下树木、泥土和路上走着的你。向晚游山庙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再往上走,看到一座华丽的寺院,当然这不是我上文提到的山顶简庙,寺前的巨岩上刻着五灵岩寺四字,始建于明代。从山脚下几乎是看不见寺院的,它座落在岐虎岩正下方的巨岩凹处,依山就势而筑。

当我走到跟前时,钟磬之声正响起,山间显得特别肃静。寺院没有正门和大院,简单描述,就是三座殿阁。前两座是新建的,显然尚未起用,雕花的黄杨木窗棂特别粗糙,流露出现代匠气的浮躁。第三座寺院在一巨岩上方,三面围着青石栅栏,有一之型石梯,攀着三两块岩石,与它联结。这一座就是古刹五灵岩寺。

刚刚接近它,就感觉它与众不同,细腻、灵秀、特别整洁。及到进得门来,才发现这是座尼姑庵。三位比丘尼正在大殿做功课。她们都穿着深褐色的长僧袍,清瘦,浑身透着不容侵犯的沉静。住持比丘尼五十开外,掌心握着一枚小小的木鱼,边击手中木鱼边唱经,且绕着蒲团在厅内转圈,她身后跟着一位二十来岁的小尼,长得特别清秀,以至于目光舍不得移开,没注意她手中握着什么。另一位小尼跪在佛像左侧蒲团上,一下一下敲着木鱼。那双僧袍下露出的鞋底,粘着灰灰的尘土,与庄严肃穆的氛围似乎有些不和谐。

向晚游山庙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我站在槛外,头并没有伸到槛内,只透过一小片门槛的间隙,当两尼绕到门槛内的空间时,紧紧地盯着她们的表情,她们绕开了,我就盯着第三位小尼的鞋底,目光一直在脸和鞋底之间转换。直到她们做完功课,周身仿佛沉浸在梵音中。

过儿一会儿,三位尼姑穿着浅灰色的日常短打扮出来。那位刚才跪着的小尼似乎只有十几岁,一脸的调皮神情,在廊上转来转去,不知兴奋什么。老尼则站在右侧偏殿中的香烛柜台背后,像位等待顾客的营业员,不过,脸上一副无可无不可的神情,淡淡的,与做功课时的表情无异。她或许想到我可能会请一两副香烛。寺内只有我和发哥两位香客,但我们不为佛事而来。

天色已晚,老尼离开柜台,走到院落轻轻栓上铁栅门。我对着空气说,也是对着发哥说,我们再呆两分钟就走吧。我的目光在院内巡睃,殿前台阶下有几盆兰草,一株红玫瑰,还有一株文竹,正殿左侧的偏厦是住所,廊前一条大灰狗,在它的领地内想必是非常凶猛的。东厢竟是一座龙王庙,这是个滑稽的组合。不过,我真喜欢这份似乎纤尘不染的宁静和整洁。思量一下,这座小庵若住四位尼姑,会不会太挤?

我对佛义一点不通,完全是木头心。于是拂一下衣衫,施施然下山来,将庵堂扔在身后,向着喧嚣的城市归隐。

                  2013105


 向晚游山庙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向晚游山庙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75)|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