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感性地生活,理性地选择。

 
 
 

日志

 
 

无梦到徽州  

2013-08-16 12:48:21|  分类: 意象游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梦到徽州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文:桃之夭夭~

“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汤显祖

 诗句被反反复复地吟哦,满喉、满目、满脑都是徽州的记忆,如痴如醉。

 朋友,你了解徽州吗?是小桥流水,虹一般的青石桥上,素衣女子执一艳俗的红伞,矜持而望?还是哀怨女子撑着油纸伞,在幽暗的小巷里,叹息般地徘徊?不,那是另一种江南。

 徽州的江南,女子该是村姑模样,质朴、恬静,拥有阳光里的水汽一般的忧伤,几乎是隐忍的,快乐而隐忍。

 徽州,是绕水塘而筑的白墙黑瓦,马头墙勾勒出简洁的线条,没有繁冗的飞檐,淡淡然将古旧的身影,写意进堂前的水塘,与屋后的的田园、远处低缓的青山、以及高远的天空,相映相宜。

 草木菁菁的夏日,屋后的田畴里,应是漫过田埂的荷。

 父亲的回忆里,带着刻意的渲染,逗引孩子们羡艳和神往。父亲说,小时候,镇外圩内的千亩低洼地,种满了荷。早上从东圩蹚入荷塘,傍晚才能从西圩上岸。孩子们“嗷”一声,“午饭怎么办?”“莲子呀!”父亲一脸的得意。

 父亲描述的场景,我没能在故乡的小镇见识过。父亲小时候的千亩荷塘,在一个椭圆形的圩内,外围是河流,将圩田围成孤岛。圩田按井田式开凿水渠,高大水渠低凹沟,沟渠相通,是一片绿色的迷宫。“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想必就在这样的圩田吧。但,我的儿时,圩田不种荷,只种成片的水稻,沿着圩堤的水岸,古杨柳仍在。小河里的水生植物仍在,荸荠、菱角、茭笋、水浮莲,以及各种不知名的水草,东一簇西一簇地疯长。

 今天,身在陶辛镇,一下子想起了记忆深处的那片圩田,那片想像中“接天莲叶无穷碧”的荷塘。

 陶辛镇在安徽芜湖,芜湖不属于古徽州。我的故乡在新安江水系和钱塘江水系之间,却是地道的古徽州。

 古徽州的故乡,已遍寻不着徽州的踪迹;不属古徽州的陶辛镇,却完整地拥有一个本属于徽州的梦境。

 我要感谢我的同事火生。他听说我要到马鞍山开会,便邀请我到离马鞍山一小时车程的芜湖、他的故乡做客。我告诉他不准奢侈,我最向往的是在真正的乡间走走,吃农家菜,看缀满星星的夜空。其实,我的要求挺高了。火生离家十余载,家在城市,要安排这样的去处,还真不易。他提前一天回到故乡,吃住行安排妥当,仍担心能否令我满意,那天接我的早上,他妻子说三点多就醒过来了。我内心感动,嘴上只哈哈一笑说,难怪我四点多就醒过来了,原来是被你吵的。

 据说,陶辛镇由陶渊明后裔筑圩于北宋年间,圩内建水田万亩,圩堤经千年而不破。如今的陶辛水韵景区,植荷二百多亩。游人泛舟河上,半张河面被荷挤挤挨挨地拥着。河水清澈,木桨划水的声响,莹润清爽。偶尔,有小鱼冒出水面,张嘴啄下一片飘浮的食物,又消失无踪,留下一圈圈的涟漪,慢慢散开。

 弃舟登岛,岛上是一眼望不穿的荷塘。荷花有红、白、浅黄三色。花事已近荼蘼,花瓣一律微微向阳的一侧倾着头,如内心高洁的谦谦君子。一阵风过,四周的荷塘里仿佛有人轻盈地穿行,窸窸窣窣,荷叶无边如波涛起伏,瞬时又如森林静谧,伴着淡淡的清香。圩堤上挺拔的杉树则庄重依然,任多大的风,也不发出一点点声响。杨树则招摇得多,飒飒作声,仿佛每片树叶里都裹着一滴清凉,因此,在这个火热的午间,听来是惬意的。

 南方的休闲景区,如今种荷的,也不在少数,包括我任教的校园,以及农林大学的校园都有大片的荷塘,过于精致,总给人公园盆景的感觉。陶辛镇的荷,却是粗砺的,自然得一如庄稼,是眼前所见自然的一部分。你看,荷叶下长满了杂草;水藻几乎覆盖每一处荷藕顾不及到达的水域;有的田埂边长着几丛荸荠;靠近河流的水域则长着一片菱角;娇贵的睡莲,与素荷睦邻友好地挤在一起;圩堤边上居然还长着野生的荷。这一切,杂乱无章,又天然成趣。你会慢慢地放松下来,抖掉身上所有的盔甲,还原轻盈之躯,野生水草一般,自由徜徉。

 这一程的餐桌上,有凉拌野莲茎、辣椒炒菱角杆、菱角肉丸汤、糯米糖藕片,唤醒味蕾深处的童年记忆,还有火生钓的两斤重的鳊鱼。火生一直夸赞老板娘的厨艺,那是他大姐。明显有亲情的偏袒,听来却令人舒坦。

 正午时分,炙热的艳阳之下,荷塘泛着白茫茫的日光,似烟岚缭绕,蕴含万千。我的目光掠过荷塘,浮在时光的上方……我看到父亲沿着圩堤,朝我走来,像儿时的情景。

 父亲目光温柔,下巴坚毅,周身整洁而身姿挺拔,如清风朗月,说话之前嘴角一提,有一抹宽容的笑意。他从富春江归来,每次都是踏着暮色,健步而行。其实,只要他愿意,每一艘船都会深感荣幸地载他一程。父亲从青山一侧转过来,大步流星,足音轻轻。圩堤上的杨柳是千年老人,谦卑地躬着身子。

 父亲走过圩田,一级一级青石板走过来。我只是张大眼睛看着父亲走近,怯生生地似乎受了惊吓。父亲说了句“傻孩子!”,将我轻轻抱起,是只能用“馥郁”来形容的男中音。我将脸埋进父亲的肩窝,在心里欢快地喊了一连串的“爸爸”,可嘴里一句也叫不出来……正如此刻,火生怀中数月未见的女儿,一脸的怯懦和迷茫,不安地在怀里蹭来蹭去。火生妻子浴凤说,这孩子内向,第二天才能跟爸爸亲近。我拍拍她的手,不,她是个情感体悟力特别强烈的孩子,因为情感盛得太满,需要自我释放一些,才能恢复平静。

 ……

 真愿意在这荷风水韵里,静静地一直呆下去,忘了今夕何夕。木船渐渐驶离荷塘,我坐在船尾,河水潆潆,波澜向两岸扩展,岸边的荷仿佛相拥而至,又依依不舍地向后方退去。烟波浩渺的荷塘,在渐行渐远的风景里,仍然风姿卓然,自在超逸。今天,我开始相信,尽管后半生困厄,因为心中有“千亩荷塘”,父亲是平静而充实的。我也终于可以安心,父亲安息于青山南麓,俯视着山下“千亩荷塘”旧址,想必是欢欣的。

 再次感谢火生夫妇,这是一次友情之旅,也是关于梦圆之旅。

                                                        2013816

注:除标题前方第一张图片外,以下图片均为本人拍摄。

无梦到徽州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无梦到徽州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无梦到徽州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无梦到徽州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无梦到徽州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无梦到徽州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无梦到徽州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无梦到徽州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无梦到徽州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无梦到徽州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无梦到徽州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906)| 评论(8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