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感性地生活,理性地选择。

 
 
 

日志

 
 

巴西:一个经济学简析  

2013-05-19 23:36:55|  分类: 意象游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桃之夭夭~舒

 第一,巴西国土面积居世界第五,占南美洲总面积一半左右,比中国小110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一个内蒙古自治区。而人口仅1.75亿,相当于我国2012年人口最多的两个省:河南和山东两省人口总和。

 第二,2012年巴西GDP总量居世界第六位,人均11430美元,而中国人均6100美元(居世界100位),接近我们的2倍,略高于2012年上海市的人均水平。

 许多人以为,昼夜与季节与我们完全相反的巴西,仅是一个落后的小国家,近几年才迎头赶上,成为金砖四国之一。

 事实上,巴西的现代化远早于我国,从上世纪三十年代就开始了工业化战略,而且发展势头良好,到了七十年代,已经成为发展中国家的上层,即新兴工业国,与OPEC组织、亚洲四小龙,并称于世。发展中国家如何以后起之势,在强国丛林中崛起,巴西和阿根廷在内的拉美国家是发展中国家的现代化“实验室”, 在第三世界中唯一经历了古典自由主义、结构主义和新自由主义三种经济现代化战略。以巴西为代表的拉美国家所走的进口——进口替代——出口替代的发展之路,曾是发展中国家的典范,也是我们改革开放以来所模仿的道路。

 然而,进入上世纪八十年代始,拉美国家在进入到人均中等收入国家水平之列后,随着劳资成本的上升,人口红利消失,劳动密集型产业难有作为,而教育和技术创新乏善可陈,失去了推动经济持续增长的引擎。这是第一层面(经济层面)的发展动力耗竭。

 随着发展过程中的两级分化出现,社会矛盾加剧,民主进程必然到来。然而,政府与精英集团结盟的现实,意味着政府不可能通过大规模的转移支付,将利益由精英集团输送给社会大众,于是为了政党选举的成功而大量许诺给大众的福利,只能通过举借国债来支付,又通过通货膨胀来蒸发债务。主债危机与通货膨胀的交织,耗尽了经济持续增长的动力。这是第二层面(政治层面)的耗竭。

 这就是“中等收入陷阱”,又称“拉美陷阱”。

 80年代的债务危机,是拉美“失去的十年”。

 90年代,作为接受欧美国家消减债务的条件,接受美国新自由主义政策,快速地拆除关税与非关税保护,开放市场,使长期在高保护下成长起来的大批工业企业在雪崩式的外来商品竞争中纷纷破产。发达国家仅靠利用科学技术上的绝对优势和发展中国家对其技术上的依赖,利用技术、信息垄断等手段从发展中国家转移财富,每年从这方面赢得的超额利润达300500亿美元。

  90年代,成为拉美又一个“失去的十年”。

 而我们,正走在这条道的半途。

 有一些人一直在努力,努力克服国家发展中的马太效应,认为发展中国家应该联合起来,只有在打破不平等的中心——外围模式的国际经济体系的前提下,才能真正走向国家的自主发展,他们就是以劳尔·普雷维什为代表的拉美发展经济学者。众所周知,拉美国家并未互相理解与信任,只是互相孤独地奋斗着,这也正是加西亚·马尔克斯的文学著作《百年孤独》所反映的拉美社会现实。

 不过,有理由相信,巴西,这个拉美国家的第一大国,它正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或许这个十年,是回归的十年。

 此次全球经济学术会议,正是由拉美国家发展经济理论的中心组织:巴西政治经济学会和阿根廷政治经济学会承办。

 尽管社会变革方式、文化传统、自然条件、经济技术不同,如何保护和增长国家自主性,它们有很多的经验和教训,值得我们思考借鉴。


 明天启程,希望能收获一些感性资料,与博友们共享。

 置顶两篇旧作,算是告假。买了萝卜没烧,长芽了,干脆放在碟里养着,呵呵,美景天成。

巴西:一个经济学简析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08)|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