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感性地生活,理性地选择。

 
 
 

日志

 
 

岭上开遍映山红  

2013-04-06 22:18:07|  分类: 心荷余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桃之夭夭~
岭上开遍映山红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我在这块巉岩上,傍着一株繁茂的映山红,徘徊不去,呆了很长时间。身后是陡峭的石阶梯,通往六公殿。石阶被雨水打湿,加深了青灰的颜色。古松耸立在石阶两旁,松下有厚密的芒萁草,芒萁草下是细腻的红壤,特别合适映山红生长。

 此刻,我身处海拔千米的马岚山上,临深谷而立,前方却被浓稠的山雾锁住,白茫茫一片,它们浓得如稀粥,遮蔽一切,巉岩边缘,除了伸手可握的雾水,什么也没有。当地人告诉我,天气晴好时,此处的视线可以看得非常远,整个大湖乡都在脚下。

 我在等待,等待云雾下沉,沉到山腰以下,就可以看到白云如玉点缀山间,显露出眼前的山坡,还有满坡的映山红。

 云雾擦着我的耳畔、发梢,水一般向身后飘去,渐渐地,绢薄的风衣上,有了凉凉的水汽。山下农舍的鸡鸣狗吠,从白白的浓雾里透出来,特别清晰,仿佛就在一层白布的下方,我只要轻轻一揭,就能看见。越听便越清晰,几乎要努力克制住伸手揭布的冲动。

岭上开遍映山红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六公殿里,时不时地有人来做清明节的祭祀,从空气中偶尔响起的鞭炮声,可以推断。鞭炮声很脆,甚至有些突然,但它们一点也没有撼动山岭的沉静和威仪,很快被空旷吞没。

 只有松涛可以永恒盘踞整座山岭,它们随着每一阵风的路过、云的飘过而奏响,像泉水从沙砾上滑过,沙沙地特别动听。人从松下走过,会有水珠坠落下来,饱满而冰凉,滴在头发、衣服、脖子上,发出啪的一声。

 六公殿主祀的是当地猎神陈六公,传说是汉代屡建战功的勇将,遭奸佞所陷沦落闽地,为当地除虎患而亡。每个时代都造神,神的背景不同,反映人们追求的观念也不同。

 在六公殿外,用户外炉头烧了简单的午饭。饭毕,继续在巉岩上等待。

  有几次,云雾似乎淡了些,巉岩左侧的山岭显现出浅浅的弧线,巉岩下方的山缝间,有几丛映山红也探出了脑袋。我以为云雾很快就会散去,天将晴朗,满坡的映山红都将跑出来。你听,鸟儿们开始在林间欢唱,它们的歌声飘在山谷上方、云雾上方。坡底的鸡鸣狗吠声却远了去……可是,片刻之间,云雾又浓了起来,鸟儿们销声匿迹。

 我依然在等待,下意识地哼唱着那首老歌:岭上开遍映山红。漫山开遍映山红的景象,只是儿时的一种神往,我并没有见过。

岭上开遍映山红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儿时,家在沿江沃野,背着江岸,往西北十里,进入杭州府建德境内,是连绵的群山。偶尔有客人从山里来,打古镇经过。春天的时候,从山里来的人,手上会拿着一大束映山红。镇上的孩子得着映山红,会在伙伴中奔走相告,然后煞有介事地将映山红插入水瓶,摆在八仙桌前的香案上,供养着,可养好多天。

 春天来的时候,我也经常去那条通往深山的路。有一年,果然候着了捧着映山红的一祖一孙。祖母穿着月白色的斜襟,布纽扣圆嘟嘟的特别干净,小孙女长得也漂亮,她手里捧着的映山红,鲜艳夺目,很有生机,像刚折下的。

 伙伴们的映山红是向路过的山里人讨要的,我也想讨几支,可我张不开嘴。我用乌黑的大眼睛,紧盯着小孙女和她手上的花。她其实与我差不多大。我的眼睛里写满了崇拜和赞美,她应该看得懂的。

 可是,祖母牵着小孙女很快从我身边走过去了。小孙女却回过头来看我,满眼的话,我也没看懂,但我马上有了勇气,像只小狗撒腿跑到她们前面。小孙女的映山红攥得紧紧的。待到走过了,小孙女又回过头来看我,我又像小狗一样地跑到她们前头。如此几番,我终于还是没有开口。岭上开遍映山红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春天青黄不接的时候,山里人会挑一担杂着芒萁草、松针和树枝的柴禾,与镇上人交换钱或者粮食。一次在路上,见着一山里汉子挑着的柴禾中露出一枝映山红,就在扁担的上方,随着汉子坚实的脚步,一颤一颤向我招手。估计汉子很快要进街道,到供销社门前摆摊。我飞奔回家,央求母亲去买柴禾。母亲说我们家煤球够用哩。到底,母亲买下了柴禾。

 柴禾打开,里面竟有数支映山红,尽管花朵儿有些打蔫。我将它们插入玻璃瓶,摆在八仙桌前的香案上。

 在我们的童年世界里,所有遥不可及的事物,都是我们神往的梦想。岭上开遍映山红,无异于温暖幸福的天堂……

 如今,我在富庶的城市里生活,以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样,坐在整洁的高楼里。楼下的草坪上整整齐齐地摆放着紫的、粉的、红的映山红,它们花盘儿特别硕大艳丽,却枝叶退化;香艳袭人,却满身娇气。于是,又掂记起儿时的梦想:满山坡的映山红,火红火红的原生态的映山红,可以在花丛中徜徉,或者满山坡疯跑,岭上生机一片。

 今天,我在马岚山上守候云开雾散,希冀一睹儿时的梦境。而云雾久久不散,我只能就着崖畔的映山红,一树一树地观赏。

 看来,我们离梦想,一直很远,甚至背道而驰。

                                       2013年4月6日


岭上开遍映山红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归程又遇雨, 闽江对岸云雾缭绕。

 

 

  评论这张
 
阅读(792)| 评论(8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