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感性地生活,理性地选择。

 
 
 

日志

 
 

父亲的村庄  

2013-03-20 21:03:13|  分类: 惊鸿一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桃之夭夭~舒

詹妮挥手将报纸飘过来,又用她惯有的玩笑口吻,给希若下任务:《父亲的村庄》,你也写一篇,命题作文!

报纸上,一字排开的老农,春耕后田垄裸露的脸,手上的烟袋,背景是简陋粗砺的石头平房。这样的场景,对希若而言,是完全陌生的,至少是隔了几层吧。希若哑然失笑。几秒钟后才明白,那声失笑,是坚痂剥离的疼痛,伴嗤嗤的喘息。

与自己相处了近二十年的妻子,尚不清楚的事情,更何况外人?

——父亲没有村庄。

上周去省档案馆,获悉:这里收藏着明清以来的历史档案,然,有两个时期的档案资料,拒绝查阅,即使对希若这般的研究者。

曾经幼稚地以为,凡事皆有真相,不管历史如何扭曲,总会留下一条阿里阿德涅之线,等待忒修斯走进弥诺斯迷宫。事实上,真相总是因人而异,没有人来得及厘清。

詹妮的玩笑,不过无心之举,于希若却是无麻状态下的心脏搭桥,瞬间窒息。

希若看着报纸上的农民像。世代的农民,他们是我们的祖先,也是车轮下的泥土,泥泞不堪,颜面全无,却载历史滚滚前行。今天的农民尤是,一直在体制之内,始终是边缘之人。好歹,这也是一种身份。

还有一种人,却比农民的身份更局促。他们作为生命真实地存在着,在概念上却无立锥之地,就像是这个时代特有的黑户口。父亲的际遇,是希若心头永远的愤懑。

在那个青年大返城的时代,父亲却是巧合地返回故土。紧挨太阳穴的伤疤,宽宽长长、褶皱纵横,如咬紧牙关的嘴唇。

希若刚刚与伙伴们看过一场露天电影,越剧《追鱼》,伊伊呀呀的绵腔,希若和伙伴们的兴致当然不在银幕,只是围在场外吼吼地挤人为乐。剧尾鲤鱼精被抽鱼筋剥鱼鳞、剔除千年修行、降落凡间的情景,令希若一下定在原地。他看到的是,父亲抱着头满地打滚。母亲神情凄然,努力抱住父亲,以防父亲滚到石柱旁伤着自己。

一次,   又一次;一年,再一年……

父亲每次醒来,都会用麻木、冷漠、抗拒的眼神,不解地看着希若和母亲,然后无声无息地像一件衣服,斜斜地挂坐在太师椅上,陷入沉思,直到天色渐渐黑下去。

希若认为,父亲并没有真正醒来,也没有完全认出希若和母亲。

在家里所有储存的粮票和钱都换成粮食吃掉以后,堂叔在一个傍晚走进屋来,魁梧的身形似乎遮蔽了门外的白光,父母亲却看到了晨曦。这个半城半乡的小镇,侥幸倘有土地。堂叔宣布集体的决定:农民们落实承包责任制,分田包干到户啦。伍溪河上方有小一片没人愿意要的旱地,决定赠送给父亲耕种。

父亲开始卷起裤管,像个真正的农民走向田野。

这片土地是块怪胎,包围在肥沃的水田中央,竟是贫瘠的旱地,一锄下去,竟是坚硬夹石的黄土。旱地的北边是伍溪河,田埂离河面,足有两米高。

父亲在溪畔垫起石块台阶,往地里一担一担注水,几天几夜,从没担过重物的肩膀开始渗血、破皮,破皮粘着衣服,脱衣时连衣带皮一起撕下来。

眼看着快将地注满了水,靠溪畔的田埂却开始漏水,筛子一般地渗水。一边注入、一边渗水。继续不停地注,田埂却崩了。

善良的农人,一边默默地看着,然后摇头叹息一声,走掉。浅薄的却忍不住笑:痴人做梦!旱地怎么能变成水田!

父亲必须把旱地变成水田。若是旱地一年仅一熟小麦,全家仍将饿死。水田可以一年三熟,一熟小麦两熟水稻。

春去秋来。父亲挑溪泥,亦铺亦拌,掺入黄土的旱地。田埂上植树,溪边种菰笋。不断地补田埂。若干年后,旱地真的变成了水田。

……

如今,父亲不用补田埂了,再也不用了。

父亲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管理者,凭借精湛的技术获得尊敬与地位,因为那个年代急需的技术,得以在那些癫狂的岁月依然顺风顺水。只有政治表现,却实与政治运动无关的小人物。老天不凑巧的一场重大事故,恰遇一场政治运动的结束或称另一个开始。父亲负领导责任而落马,与政治没有半毛关系,然父亲的落马,能为政治“胜利者”的战绩助添一笔,也为伺机而动的权力觊觎者提供一次绝佳机缘。

父亲将灾难吞进肚子,用沉默支撑,也用沉默抗拒。

有些运动,关乎政治,与正义和真理无关。当真理遭遇道德,真理还是真理,道德还是道德;但当真理遭遇政治,真理和政治面目全非,怎能用道德去评判?

世人,若以为非白即黑,终究会沦为楚河汉界的卒子。汹涌洪流中的普通百姓,以为能自主选择,不过是随波逐流,然而,抽打到身上的是整个洪流的承重,覆没抑或重生,最终都是历史的哑剧。

 

                     2013320

父亲的村庄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