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感性地生活,理性地选择。

 
 
 

日志

 
 

梅 子 青  

2013-11-24 21:28:27|  分类: 意象游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桃之夭夭~

    梅 子 青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深秋,细雨,应一笺邀约,溯瓯江而上,向着翠峰叠嶂的千山深处,蜿蜒而去。

    瓯江,随山势蜿蜒;公路,随江流蜿蜒。细雨走走歇歇,漫不经心地飘在青绿的山峦间,笼在银镜般的江面上,营造出万象氤氲的气氛。我的心思仿若初出江湖的白娘子,袅袅婷婷,在青翠间婉转而行。

    初识梅子青,缘于几年前朋友赠送的一枚青瓷茶杯。简洁质朴的外型,起初并未引起我的注意。我将它置于书桌的左前方。偶尔累了,从电脑屏,或是书案上方抬起头来,目光透过阳台上葱郁的吊兰,越过远处青灰色的屋顶,寻找一片明净的蓝天。在吊兰一簇簇纤细枝条的背景下,近前的梅子青与这片草木,竟是如此相宜,仿若裁剪下的一片青山绿水。伸出左手去端起它时,发现它与手腕上的翠玉竟是同一色泽,莹润中带着一份自在的沉稳梅 子 青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梅 子 青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抵达的当晚,在龙泉青瓷宝剑局领导的陪同下,于青瓷大师的作坊喝茶,一种当地山野名不见经传的茶。茶水是甜的,或许因了翡翠般纯洁的盛器,心境也变得温软的缘故吧。

    梅子青,青瓷中的上品;而青瓷,是陶瓷史上辉煌的顶点。

我原以为,青瓷不过是一种青绿色的釉下彩,类似于在白瓷胎或者黑瓷胎上,描了青绿的颜色,再用透明的釉使之发出油光。曾认为青瓷既没有白瓷的明净,也不如彩瓷的斑斓;稍逊青花瓷的典雅,也缺乏红瓷的霸气。走进青瓷艺术殿堂,才发现关于它的知识,我错得离谱。

在青瓷作坊,一排排谷黄色的瓷胎,其中一排瓷胎,谷黄的胎面,刷了一层浅黄色的泥桨。我用指背轻触那些微微的凸面,感受细腻的隆起。结果马上遭至大师一声貌似淡定的喝止:已经上过釉,被手碰了,就烧不成了。原来,这些不起眼的黄泥桨,就是青瓷的釉呀。经过1300度的还原焰焙烧,黄泥桨脱胎换骨,成了润泽如玉的青翠色,原先粗糙的胎面,将变得光滑细腻,触之如薄冰微凉。

大师说,青瓷蕴含五行,具有金之值、木之助、水之纯、火之艺、土之料。青釉料源于附近深山中特有的紫金土,含有石英石和氧化铁,经过碾碎、用纯净水调桨,在一定的温度、湿度和气帕下得以完成。烧窑过程中器物所处的窑位不同窑内烧成气多变,青瓷的釉色也会千差万别。而玲珑如冰、剔透似玉、匀净幽雅的梅子青,是当之无愧的秘色。那一曲浓浓宋韵的《青花瓷》令多少人为之迷醉。然而,在纯净的青瓷面前,白底蓝绘的青花瓷,表现过于直白僵硬。梅子青落落大方,细腻而淡定,你注目越久,越能感到一股静气。

第二天的青瓷专题调研,参观青瓷博物馆、查田镇大窑村古窑址、上垟镇古窑坊、青瓷文化园、青瓷宝剑工业园区。

梅 子 青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大窑村枫岩洞古窑址

到达大窑村时,天方正午,阳光很明亮,软软的。山风静立,只如秋水柔柔,萦绕周身,感觉特别妥帖。大窑村不过是十几座黄泥屋,逼仄、破败,错落在山涧两边,似乎要溶化到脚下黝黑的泥土里去。山涧用石块砌得高高的。石块被经年的青苔浸洇,颜色幽暗,它们也如地底下的青瓷古窑一样,南宋时就在这里了吧? 

从村子一路往群山的深处走,路边是茂密的野草。向坡的一面,不时出现一些倾倒的土石堆,它们是久远岁月的一些青瓷碎片,还有粗糙的匣钵残片。双脚踩在上面,在明丽的天光下,在清朗的秋风里,发出趟水一般清爽的声响,哗啦哗啦,仿佛岁月的流淌。

站在古窑址的废墟上,脚下是宋、元和明代的窑炉叠压层,那些由匣钵和窑土构成的断面,清晰或者含糊地诉说着青瓷的春秋。文物管理员介绍,这里是南宋时期青瓷古窑的中心地区,曾经在800年间窑火没有间断过。管理员是当地的村民,他的讲解更像是一场诉说,在我耳畔恍恍惚惚地飘荡。四周的山峰,在正午阳光的照耀下,似乎笼罩着轻纱,山水画一般迷濛,只有近前的杉木、翠竹,还有苍老的古枫是清晰的。透过前方的山口,你可以想象“瓯江两岸瓷窑林立烟火想望,江上运瓷船舶来往如织”的景象。从这里一路向东入海,再向西而去,釉色类玉的梅子青,使整个欧洲为之倾倒,被誉为“比金、银和水晶都更可爱”的瓷海明珠。

 梅 子 青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青瓷小镇

可是,清代以后,青瓷为什么衰落、甚至于一度湮没?这个问题不断在我的脑海浮现,不断被同行的人们提起。窑火为什么熄灭?

群山肃穆,静静地耸立成一道时空的边界,山外的世界似乎与它们无关。我环顾群山,试图在一道道渐次淡远的山峦上,寻找答案。这里,山青、水秀、白鹭长飞;这里,空气纯净得似乎没有了空气,只剩下一个叫作“大自然”的存在;这里的山民纯朴,他们坐在自家园门口与你微笑,每一位都像是你的本族宗亲;这里,活跃着一群以纯粹的文学艺术形式,在现代工业文明的喧嚣之外,在山山水水间结伴而飞,讴歌生命和山水的人们。伫立在古窑的廊前,恍然间觉得这片土地,在低处的青杉翠竹、高远处的黛青的山线之间,像一只浑圆硕大的青瓷器,卓而不群,纤尘不染。梅子青就是这方水土的女儿,清丽而含蓄,妩媚而娴静。青瓷的釉光中涣发的这种带着剑气的静气,与奢华、时尚的时代气息格格不入,与喧嚣、功利的市场风气格格不入。青窑熄火于那些动荡、混乱的战火,终究也与逐利的商业焰火相去甚远。

    是晚,青瓷文化园的的老总设宴,座中有北京、景德镇等地的工艺师和商人。这位美术系毕业的老总,身上诗人的清逸之气和企业家的豪迈之情,都表现得很充分。席间他喟叹,青瓷的美丽,终究仍停留在自娱自乐的阶段。我接话说,也许只有自娱自乐,才会有出类拔萃的艺术。他瞧我一眼,怔了怔。

梅 子 青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梅 子 青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宋梅子青盏                     清梅子青香炉

晚上睡梦中,觉得房间人声嘈杂,迷迷糊糊中有一群人在我房间争吵,似乎在商议什么决策。早上醒起,对着地板上的一袋古瓷片,愣怔许久。这些碎瓷片,经了时间在泥地底下的掩捂,光泽愈发温润。施老师他们在去古窑址的路上拣了来,硬要分我一些。我原是要带一两片留作纪念,其他的丢到垃圾桶的。想起昨晚似梦似幻的一幕,我决定带回它们。将来,在城郊置一陋室,小院里用沙桨铺一小径,将青瓷古片镶嵌其间,让它像一条银河,或者,像一条光纤,联结古代和未来。月夜的时候,我走在上面,头顶是浩渺长空,脚下是亘古时间……



梅 子 青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2013年11月24日

注释:

匣钵:一种耐高温、传热感强的窑具,类似于蒸笼,蒸笼里的馒头就是瓷器。

图中所用的梅子青图片来自网络,因为自己当时仅拍了大场景,觉得拍摄单件可能会引来误会,所以没有单件特写的图片。
  评论这张
 
阅读(776)| 评论(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