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感性地生活,理性地选择。

 
 
 

日志

 
 

夜宿云顶  

2012-05-01 21:49:22|  分类: 意象游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桃之夭夭~

今天是五月一日,外面天很黑,雷声汹涌,一场暴雨正在逼近中。最近的天气一直这样,阳光姣好,间或插播雷阵雨,已经持续半个多月了。

我以小脚老太的蹒跚姿势,进入书房。此次爬山后,小腿肚酸痛得最厉害,可能是徒步时间过长,也可能是最近缺少锻炼的缘故。想写一篇游记的兴趣很浓,浓得像雷阵雨来临之前,侵袭而至随手可握的昏暗。

本来,我不喜欢写游记,觉得游记絮絮叨叨,毫无意义,类似于自恋者的手舞足蹈。不过,此刻我的心情很适宜于絮絮叨叨,不仅缘于云顶景区的草场和白云,更缘于一场成功的阴谋。

这场阴谋就是,我以露营山顶草场、看着星星入眠、伴着日出而醒为诱饵,成功地说服女儿与我们一起出游。目的地:云顶。

夜宿云顶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云顶休闲景区位于永泰县境内,国家级风景区青云山之颠,海拔1000米以上,站在延绵万亩的高山草甸上,伸手就可摘到云彩,享受泊云揽色心自宽之境,因此取名云顶。

云顶景区离福州虽只90公里,由于省道永泰至仙游段正在修建,需要从福清县绕道进入,耗时两个半小时。我于行程之提前一天,在“淘宝聚划算”网站通过团购下单,门票和景区票可以便宜一半,每人化124元。

景区刚开发不到一年,用于游客住宿的帐篷基地和木屋基地尚未完工,只提供一日游。好在,我们的露营设备一应俱全,向景区交纳15元的场地费,在景区内露营是不成问题的。考虑到天气因素,保险起见,我还是在行程之前,费了番周折后,向景区内的农家私人客栈预订了房间。

29日早晨出发,于正午时分到达景区。在入住的客栈简单用餐之后,先开始游览峡谷栈道。

峡谷栈道于悬崖间悬空架设,濒临深渊,沿途流泉飞瀑,水声充满整个峡谷,时而激越、时而幽远。两岸是茂密的亚热带原始森林,林间缠绕的藤本植物、崖壁上翠绿的苔藓、娇艳的紫色小花最吸引我的目光。我和女儿边走边玩,三个小时的栈道徒步,我们走了四个多小时。有了入住景区的安排,我们并不着急。那些当日需返程的团队游客,就必须掐着时间赶路了,到了峡谷栈道的后半段,时时可以看到匆匆往前跑的游客。

夜宿云顶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夜宿云顶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下午五点,到达此行最神往的景区:天池草场。天池是7500万年前火山喷发形成的地心矿泉。甫到山顶的我,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憾,椭园形天池的四周,是辽阔的高山草甸,紧贴着蓝天白云,画出优美的弧线。风儿清透,就在身旁;云儿飘逸,就是身旁。我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翻过山顶最高处,面向群峰和脚下的万亩梯田,找一片平整的斜坡,展开野餐垫,拿出各种喜欢的零食、水果,边吃边欣赏风景,将美色吃进肚子,将自己吃进风景。

我们对美丽事物的肯定总是用嘴巴来完成的,或者评点、或者放歌、或者吟咏。我没有那么大的诗意,我用吃或者喝来表达。我用着美食,心情很放松,旅行的脚步也随即放慢下来,这一刻美景真正为我所有,自己真正溶入美景。设想,如果你是一头牛,或者一只羊,看到眼前的这片草场,唯有一边埋头大吃,一边甩着尾巴。这时若牛羊能言,一定是说好幸福呀。那年我在漓江漂流,我的竹排不断靠向江中渔民的竹排,三十元一条的烤鱼,我和两个孩子,每人吃掉五条,漓江真是太美啦。

刚到达天池草场时,还是大晴天,只一会儿功夫,天色就暗下来,天边白色的云团转眼变成缥缈空茫的雾岚,烟一般忽左忽右地吹过,头发很快就沾染了一层水汽。一只长尾巴的鸟儿像风筝一样高高地停在我的头顶上方,单调又嘹亮地喳喳叫着,一点不优美,倒很独特,仿佛整个山顶都是它统治的地盘。它就这样用小鸡一样的唤声急促地叫了许久,估计在通知同伴夜归,或者雷雨将至,赶紧归巢?我看见远方的几座山峰都被包围在浓黑的乌云中,雷阵雨扫荡过它们之后,从四周向我所在的山峰包抄过来。农人开始催赶吃草的牛们回家。

夜宿云顶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看来,今夜是不能在此露营了。暮色四合,我们收拾起餐垫,辙到附近的车程五分钟之外的农家客栈。

女儿执意要住帐篷,于是将帐篷搭在阳台上,隔着落地窗,与我的床铺一步之遥。

山野的夜晚,黑得深沉。山风吹过,门前的棕榈树发出响亮的沙沙声,雨打芭蕉般的清脆。水边草丛里蛙声此起彼伏,显得夜晚更加宁静。还有一种空洞低沉穿透力却极强的咕噜声,是山涧岩洞中一种叫石鳞的山蛙发出的,使山乡的夜晚变得质朴而诡秘。

女儿坐在帐篷中,透过篷顶的纱眼,看半个月亮在云间钻进钻出,数了数寥寥几颗星星,嘟哝了几句不满,不一会儿就安静下来了。我轻轻地唤了几声,她居然已睡着了。发哥也很快发出呼噜声。

我一个人静静地在黑暗中坐着,听风声一阵紧似一阵,天边雷声越滚越近,有几个就在附近的山谷中炸响。雨声稠密,夹风雷声而至,打在阳台的铝合金护栏上,炒豆般粒粒脆响。我想让女儿移到房间睡觉。她睡得很香。我想叫醒她,又担心扰了她的清梦,于是,轻轻唤了两声,看她没动静,只好作罢。

半夜,风雨声越来越急,帐篷被吹得噼啪作响,像有个顽皮的孩童,在帐篷外摇憾着四角。我又轻轻地叫了女儿几声,真羡慕孩子的睡眠,地动山摇面前竟能安之若怡。算了,就由她睡吧。阳台上已有轻微进水,但帐篷和防潮垫质量尚可,女儿睡在充气床上,并无潮湿之虞。

站到阳台上,再次感受山乡暴风雨之夜。黑幕如漆,万物遁形,只有闪电撕裂黑幕时,方衬出远处山峦之轮廓,显出几分狰狞。山风吹来,凉意顿起。我打了个激灵,内心一时魍魉丛生,再无睡意,于是彻夜守在帐篷跟前,好在万一女儿醒过来时,我就在身旁,使她不受惊吓。

黎明时分,风雨渐止,天空由灰转紫,渐渐变成鹅蛋蓝。太阳将要升起,我收起看日出的念头,跌入紊乱的睡眠。发哥扛着相机找场景去了,我和女儿日上三竿才起来。她居然整宿无梦,一觉到天亮,夜间的风雨声竟是浑然不觉。看来,母爱,有时候是十分愚笨的。

早饭后,收拾好行装,前往花海梯田。此处,除了赏心悦目,没有特别的感受。我和女儿的注意力集中在于田埂上寻找野草莓。女儿发出一声又一声特别水润的欢呼,流口水的缘故。野草莓酸甜适宜,比真草莓还草莓。欢笑声,和蝴蝶、和蜜蜂一起,在阳光中蹁跹而舞。

当游客越来越多的涌来时,我们告别云顶,结束愉快的旅程。

                                 2012年5月1日

  评论这张
 
阅读(563)| 评论(5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