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感性地生活,理性地选择。

 
 
 

日志

 
 

三月桃花雨  

2012-03-22 20:29:16|  分类: 心荷余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桃之夭夭~

      静静地站在黑暗的房间,心足够宁静,你就能听出那雨里的春夏秋冬。

      细密、柔软、从容,时断时续,没有狂风和雷霆的干扰或助虐,有的只是纯净的潺潺,如小溪的流动,那是早春之雨的声音。

      春雨连绵,终成浸淫之势。待听得雷声从天边闷闷而来,滚进雨帘,你便知道,时将近清明,春亦翻越山峰。暮春至矣。伴着春雷乍响,桃花遍野盛开。

还记得那句“兰溪三日桃花雨,半夜鲤鱼来上滩”吧?兰溪的水位越涨越高,溪水开始溯着各处小支流倒灌,渐渐注满小溪、荷塘,淹过低洼的河滩、沼泽,又一寸一寸蚕食到街头,沿着青石板,爬坡而上,慢慢地,半条街道浸在水中。

大人们穿着蓑衣、打着粗砺的黄布伞,顽童般不忧反乐地站在水边,甚至将雨靴踩进水中,并不着急。他们心里有数,只要富春江水电站开闸泄洪,洪水将顷刻撤离,庄稼难免遭殃,但古镇终会安然无恙。

我懵懂地混在人群中,听着大人们评比、争论哪年的雨水最壮观。洪水是混浊的黄色,似一片过滤豆腐的桨布,从脚边延伸到街道的尽头,一直摊到远方的桃山脚下。目光便被灰天黄水之间的一片妃色吸引过去。桃山之上,桃花正开得夭夭。

开花的时节,我从未到过桃山。桃山脚下有一道以深壑为障筑就的藩篱。我对那道藩篱的忌惮,更像是过度的自我防卫。

大伯家的院墙里也有桃花。在微薰的春色里,枝头红粉匝密,一阵风过,花瓣随着蜜蜂的嘤嘤声,轻落肩头。

古镇南面一片裸着赭红岩石的山坡,坡高不过三楼。背阴处紧靠着白色山墙,也有桃树数株。那里,是调皮的小孩子不敢靠近的地方,因为有疯子。疯子在我出生前就已疯了。她神出鬼没,不知靠什么为生,有时候可以看到在田野挖草吃。疯子曾是绝色佳人,即使疯了多年,正常的人们偶然与其照面时,依然会讶异,然后悚然而走,不敢再看一眼。

大人们从来不谈论疯子,不知是违莫如深,还是日久淡然。人世间的许多事,即便用心,也无法参透。

我见过疯子几回。

我在三号池塘北边杵衣。水面如明镜,仿佛在天空中洗衣。洗衣台用了一块两平米大的青石板。我能识字之后才明白,那是块墓碑,上面有“平阳郡”“淳熙*年戊戌”字样。平阳郡指三国时期的山西临汾,淳熙是南宋孝宗的年号。我在“仝”字上面搓衣,反反复复搓。

疯子站在三号池塘的东南角,咒人,叽叽咕咕,语速很快。她身后就是那片坳里种着桃树的山坡。坡下一棵大樟树,与古镇同龄,虬枝盘曲,巍峨地俯视全镇。树干两人合抱,中间是空的,据说有猫头鹰居住。猫头鹰有一夜飞到旧县委后来是人民公社办公楼的房梁上时,死了个人,拇指被细麻绳绑住吊在梁上。当然被吊时是白天。嗽叭里还喊过什么。这些事,我不太明白,那时还太小。

在某个咋热还寒的夜晚,看了一部露天电影,是京剧《尤三姐》,在古镇的练兵场旧址播放的。因为去得太迟,我站在长条凳上,穿过大人们的肩头吃力地看着。剧情看得不甚明白。但片尾的情景却重重拍了我一掌。尤三姐将剑递还给柳湘莲,接着抽剑往肩上一扛,霎时满树桃花像雨丝潇潇,落了一地,那转身而去的最后一眼哀怨决绝,如一股剑气直扑项颈。我从凳子上掉到砖地上,也许是站得酸了。之后,我看桃花时总看到一个“倔”字,许是因了妖娆妩媚的太过短暂,许是因了桃花飘落里的凛然剑气。

十年前的今日,我送好友上路,细雨霏霏,桃花正开。

队伍行进缓慢,添了些凝重的气氛。脸颊凉凉的,仿若被春雨冻住。恍惚间,好友就在离队伍一丈之外的空气中,飘散地或者悬浮地看着我。她是我的校友兼同事,哲学系的。眼睛像维吾儿女子,嘴角是很好看的向上的弧线。唱歌、跳舞、朗诵样样出彩,有她在的地方总是欢声笑语。她就这样高调地快乐着,但从不谈自己。

送上山后,按当地规矩,送行人得到她生前的居家告别。这个她最后独自一人居住的老屋如此破败,她的婆婆站在门口迎接众人,笑得发出嘎嘎的声响。我终于失态地痛哭,眼泪落花流水。

她在众人面前避而不谈的那些事我清楚。当年,她跟来自苏北农村的同学结婚,与省会城市的市长父亲断绝关系。丈夫考到北京读书,先是硕士、后是博士,一走六年。期间,她一人拉扯一对双胞胎女儿,接受娘家的和解但拒绝一切物质援助。丈夫毕业回来在省内某知名大报任职。她一反常态,上下走动(其时她已病入膏肓),一年之后,丈夫升职为报社老总。她却从此躺倒,直到离去。两年间,她就一人住在离医院最近的这间老屋里,除了生命最后的那些日子之外,自己做饭、然后到医院输液。她的父母在她离去之后仍不知底细。

好友离去之后半年,我在系办公室遇到她丈夫,是来办注销手续的,依然俊朗健硕、神采奕奕。他再婚了,对方是比他小十来岁的大姑娘。

从此不再订阅那份报纸,不为什么,只是不想看。

每一朵花瓣都在演绎自己的明妍和告别,娇艳如三月雨般浸洇;春风即逝,漂泊无踪,连叹息都凉薄。

                                                             2012年3月22日

  评论这张
 
阅读(759)| 评论(7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