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感性地生活,理性地选择。

 
 
 

日志

 
 

闽浙古民居之直观印象:一个简笔  

2012-01-12 21:27:09|  分类: 随感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桃之夭夭~舒

我在浙江和福建已分别生活了十几、二十年的时间,有时候难以分清哪一方乡土,左右着我的情怀。曾经主持过两个关于闽浙区域经济比较研究的项目,问题跟踪了近十年。但我内心深处,是更愿意抛开理性的分析考证,全凭个人的感受和喜好,谈论一些话题,譬如闽浙古民居建筑给我的直观印象。

闽浙古民居之直观印象:一个简笔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第一张图片是闽北山区的古民居。黑砖瓦,黄色的土墙,山墙呈古代官帽的形状,很简单,也很夸张。它们令我想起巨大的铁锚,沉在海底逾千年,岁月的黄沙拂过,却不曾掩埋它,就这样相偎成生命的栖场。

不过,当年,坐着绿皮列车穿山越水而来时,这些时不时在崇山峻岭间冒出的低矮的土楼,给我的冲击可用“瞠目结舌”一词以概括。它们给我的第一印象是苦难、颓败、猥琐。

那时,福建仅有一条出省铁路,就是鹰厦线,浙江与福建虽是邻省,却要绕道江西进入福建。火车一进入福建,就是没完没了的爬坡、钻山洞,速度慢得像蜗牛。坐在列车靠窗,可以轻易地看到自己的车头或车尾,车厢里外煤屑随风飘散,两只鼻孔被熏得像烟囱,呼出来的都是煤烟味。我一路喷烟火,一路盯着这些黄色的快要低到山坡肚子去的建筑,喟叹落后的交通令青山绿水,变成穷山恶水。因此,在数年的穿梭中,年轻气盛的我不曾停下脚步,只隔着车窗匆匆一览,徒添一腔廉价的同情。

我年轻的脚步,急急奔赴的是妖娆的闽南。第二张图片就是闽南的古民居,中原文化与海外文化的融合,红砖加红瓦,墙基、墙转角和门窗框用的都是大块长条的白色花岗岩。这种红与白的搭配,传递出一种喜庆、祥和的气息。有别于徽派建筑的三级马头墙,闽南民居的挑高处是曲凹屋脊线的两端,昂首翘望的造型,如这里海面上曾经飘摇的舢板船,亦是两端又尖又翘的。

闽南人崇尚红色,那是激情、成功和力量的象征。不仅墙砖和瓦片,室内地砖也是相同的红色,他们与高大的红木棉、凤凰花一道,给人以热情似火、奔放不羁的印象,就如闽南人给我的印象,他们更象豪迈却不失细腻的山东汉子。一首《爱拼才会赢》的闽南语歌曲红遍大江南北。

闽浙古民居之直观印象:一个简笔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朋友们若到厦门旅游,可以不到鼓浪屿,但一定要到集美鰲园或者厦门大学。鼓浪屿不过是当年洋鬼子建筑的花园别墅,满足游客足不出国尽览异域风情的愿望罢了。鰲园和厦大却是闽南民居的典范。当年的宿舍和教学楼是砖木结构的楼房,木楼板上铺着红色地砖,踩起来有一种类似于空谷传音般的轻透悠远,久而久之觉得人与房子都有了穿越时空的灵动感。

闽浙古民居之直观印象:一个简笔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第一眼看到用大块的白色花岗岩砌房屋时,你可能会觉得奢侈。噢,闽南地区最丰富的资源就是石材,它们甚至在一百多年前就漂洋过海了。闽南人不仅用美丽的石头盖房子,还把一根根近两米高的石材竖起来,作栅栏,围成庭院、菜园子、甚至猪圈,奢侈得我心都疼。在我的故乡,石材可是稀罕物,故乡的岩石多是猪血色,硬度也如猪血似的,看着齐整,一掰就裂。在闽南崇武一带的石场里,不知还能否看到装束奇异的惠安女,猛一看她们仿佛是从皮影戏里走下来的,上下衣物笨拙,中间露一截柔软的腰肢。她们做着本属男子做的重体力活。

南国妖娆的红色,恰似浓妆艳抹的妇人,望久了不仅视觉麻痹,还会产生类似于晕车的疲惫感。于是,我开始想念故乡,白墙黑瓦的烟雨江南。只是,当我离开闽南后,才发觉,这个第二故乡在心头盘据的份量,有时竟胜于原乡。朋友从本文更多的着墨可见一斑。

故乡的建筑,是典型的徽派风格,先入眼帘的是白墙黑瓦、马头墙。其实,黑瓦是接近灰色的小青瓦,那白粉墙岁月久了,因了青苔和雨水的洇染,也是近灰的烟青色。再仔细看,那烟青色,不正是细雨迷濛时,水面的颜色吗。那种散淡之色,最适宜调进唐诗宋词的水墨画中,淡远到消逝在天尽头,又浓浓地柔进心间。

浙江民居主要有江南民居和徽派民居两种风格。北方人到江南旅游时,很容易将江南民居与徽派民居混淆一起。江南水乡的民居建筑中,可以看到徽派的运用,譬如马头墙。它们最大的不同在于水。江南民居是建筑在流水萦绕的隙地上,夹河而造,小桥流水、庭院深深。由于水上交通便利,往往发展为行政、文化、商业中心,渐渐由质朴的村落演变为繁华的市镇。

徽派民居是山地特征,随坡就势,傍水结村。那水往往不是河流,而是或方或圆的池塘。一个个池塘以小水沟相连,又与村外的山涧或小河相通。村落与外界的联系以陆路为主,交通不是很便利。因此,今天许多徽派古民居仍然保存完好,如宏村、西递村、诸葛村。舒家老宅在兰溪的一个千年小镇,村中有6口池塘,村外也有6口。旁边的诸葛村则里里外外有大小18口之多。

闽浙古民居之直观印象:一个简笔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很小的时候,我和伙伴们在雕花的木阁楼上捉迷藏,在巍峨的石牌坊下玩打仗,或者在幽静曲折的深巷里追赶谁家的公鸡,拔鸡尾毛做毽子。有时只是静静地呆着,阳光洒在镂空雕刻的黄杨木飞檐之上,影子慢慢拉长。岁月仿佛一直那么古老,也永远没有尽头。前世今生的履迹,令白墙渐渐烟青,终成水天一色……

当然,隔着时光的面纱,童年的一切似乎都变得美好。还是将话题回到第一桢图片吧。

闽浙古民居之直观印象:一个简笔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闽派民居,除了闽南民居外,大部分是土木结构,就地取材,用生土夯墙、木质框架,二楼的木走廊建在墙外,通常称之为福建土楼。福建土楼中的典型是客家土楼,主要散布在闽西南山区,呈圆形或方形,是聚居与防卫合一的土堡。作为旅客,我会劝你观看客家土楼,比如和贵楼、田螺坑等奇观。这就好比第一次难得到北京的游客,当然要先看故宫、长城,有闲情逸致才会想着,去寻常胡同瞄瞄那些貌不惊人的四合院。

我更关注那些寻常的民居。

当我一次一次走进这些寻常的土楼,甚至成为它所庇护的一份子,才发觉它那质朴外表下,丰富的蕴涵,以及曾经的峥嵘与繁盛。尽管闽派民居总体上比不过江南徽派民居的富饶,但也远不是我当年远远一瞥之下,凭粗砺的外表,匆匆所下的寒碜的结论。

民居顺着山脊的方向,在主厅两侧一溜纵向排开。徽派民居,每一进房屋之间是小面积的耳房。而闽派民居,在每进房屋之间是泄洪道,相对应地围墙上有泄洪孔,房屋之间用木廊子相联。

         闽浙古民居之直观印象:一个简笔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闽浙古民居之直观印象:一个简笔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山区的空气,冰凉而柔软,农家园子里的鸡鸣狗叫,让空气益发觉得澄澈。厚厚的墙体,使室内冬暖夏凉。当我在橘黄的灯火下,在空濛的山岚中,静静地注视它们时,那土墙仿佛是柔软的、有感情的。它们没有砖墙的生硬感。早晨起来,宽厚的窗台,是最诗意的梳妆台,对镜展颜,青山和鸟儿,就在窗格子的外面。

即使居室离山涧很远,依然可以听到泉水细微圆润的流动声。山区的民居水系引自山涧。在山涧旁挖一口浅浅的井,然后利用虹吸原理,通过水管(古时用竹管)将水引入民居。山泉水又甜又凉。泉水从细细的竹管常年流着,注满房前的水缸后,溢出来,汇入门前的小溪又向更远的河面流去。

身居尘世久了,慢慢开始向往返朴归真、隐居田园的日子。或许,这种外表朴素,山水秀美的林中小舍,是最理想的居所。

                               2012/01/12
  评论这张
 
阅读(790)| 评论(7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