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感性地生活,理性地选择。

 
 
 

日志

 
 

走进康科德  

2011-06-08 01:50:41|  分类: 心荷余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桃之夭夭~

行程在五月拉开序幕,与一个历史性的名字不谋而合。

尽管第一批欧洲白人移居北美的时间是1607年,但这个只有200多年历史的国家,依然愿意将13年之后“五月花”号抵达马萨诸塞的普利茅斯港的时间,作为这个国家的历史源头。1607年的登陆者是白人贵族,无法适应北美严酷的生存环境,后来撤离了。而1620年的移民是为了追求自由而来,他们是英国的普通平民。一年之后,“五月花”号船再次来到马萨诸塞,找到那群清教徒。只有一半人仍活着,但他们谢绝了船长的好意,说死也要死在这里。他们有了《五月花号公约》,世界上第一份民众自治的文本性契约。

我在马萨诸塞州的土地上,一直向当地居民打听“五月花”的州花,人们只是摊了摊手掌,说那是船不是花。我看到,在马萨诸塞州的茂密的森林和肥沃的绿草地上,遍布着以白色为基调的木房屋,它们如儿童的积木那么色彩鲜艳,且灵巧精致。每座房屋的角落都盛开着红、粉、紫、白的北美杜鹃,我将“五月花”的名号送给它们,权作自欺欺人。

我的北美之行,是赴一场全球性经济学术会议,以对美国主流经济学——新自由主义学派的反思和超越为主题。到达马萨诸塞州首府波士顿的时间是当地凌晨时分,在麻省分校AmherstCampus Center酒店稍事休息后,我联系了在波士顿工作的杨,去波士顿西郊的康科德镇(Concord Town)。去康科德镇,这,与我的学术交流和考察似乎风马牛不相及,然,在我的内心,我愿意将其视为关联甚至深入。我们在移植了美国的经济模式之后,却并不理会其文化精神,同时还迷失了自己的精神内核。光有经济学的反思,是否足够?在这片北美最具历史和文化的民主精神的发源地和培植地,我希望,以瞻仰的姿势走进它,试图理解它。

天特别蓝,仿佛大西洋高悬在头顶,在教堂的尖塔上方,被天籁降服,走神到了十八世纪。树林和草坪纤尘不染。气温很快从摄氏10度上升到30度。这里的人们常常说:如果你觉得现在这个气温不适合你,那么等五分钟。

我觉得正合适,无须等待。暂且将麻省理工(MIT)和哈佛抛在脑后,将现代文明和科技抛在脑后,我需要接近它们的精神心房。康科德,被林肯称誉为“美国的孔子”的爱默生(Ralph Waldo Emerson)的故乡,就在这里;梭罗(Henry Thoreau)的故乡,也在这里。他们是美国早期文化的先驱,是确立美国文化精神的重要代表人物。

康科德,是美国历史的心脏。这里的每一座房子,随意地散落在森林边、道路旁的绿茵地上,都有一两百年的历史,竟依然崭新干净稳固。康科德东面的列克星敦村,The North Bridge静静地卧在康科德河上,成为美国独立战争第一枪的安静的记忆,爱默生称之为“the shot heard round the world”

在康科德博物馆(Concord Museum),管理员是两位上了年纪的老太太,听说我来自中国,欣喜万分。她们极少接待中国来访者,尽管繁华的城市有大量的中国游客。她们一边说这位中国的大学教授“so young”,一边拉着我练中文,几乎忘了她们的职责是引导我参观。博物馆的主题陈列一是美国独立之前的当地印地安文明,二是关于美国独立战争在康科德,陈列最详尽的是第三部分关于爱默生生平纪事,以及他的好友兼门徒梭罗。据介绍,梭罗是印地安文化的第一个收集者。

爱默生故居(Emerson House)离康科德博物馆只步行五分钟的距离。故居没有介绍性的文字和图片,完全展现着世俗生活的模样,好像屋子的主人刚刚离开去旅行,随时可能回来。这里的讲解员简直是天才的演说家,努力再现爱默生的演讲风格,他将爱默生生前的生活琐事极其详尽地描绘着,听众不断爆发出笑声。

在爱默生书房一角,拣一张临窗的藤椅坐下。整墙的书籍发出古铜的色彩,“我的书应当散发出松树的芳香,回响着昆虫的嗡鸣。我窗前的燕子应当把它嘴上衔着的线头、草茎也纺织到我的网里。”透过白色的纱窗,我的视线穿越时空,看到爱默生挽着他美丽高贵的妻子,在树林里漫步,孩子们在草地上嬉戏。

爱默生的声音像正午闪烁的阳光,清脆地敲打着窗棂。“相信你自己的思想,相信你内心深处认为对你适用的东西对一切人都适用……一个人应当学会发现和观察从内部闪过他心灵的微光,而不是诗人和圣贤的太空里的光彩。可是他擅自摒弃了自己的思想,就因为这是他自己的东西。在天才的每一部作品中,我们认出了我们自己抛弃了的思想:它们带着某种疏远的威严回到了我们身边。”这样的话语给人自信,激励人去思考和超越。“我不想赎罪,只想生活。我要的是‘你是一个人’这样的主要证据,而不是撇开人只讲他的行动。”嗯,从今天起“铭刻在心:每一天都是一年中最好的日子。使时间充实就是幸福。”

到达瓦尔登湖(Walden Pond)时,日已偏西。湖畔停车场已经泊满,那里的人们下班后带孩子来游泳。孩子们的欢笑声像阳光穿过茂密的古树林,折射在循声蜿蜒的小径上,折射在我神清气爽的脸面上,折射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阳光也柔软地散落在明净的湖面上。

    梭罗称瓦尔登湖为“大地的眼睛”。当年梭罗从哈佛毕业后,选择了安静的瓦尔登湖并过了两年多简单自足的隐居生活,在丛林深深的寂静中,倾听树木、花草、湖水,倾听自然的回响和自己灵魂的声音。“我在大自然以奇异的自由姿态来去,成了她自己的一部分”。在《瓦尔登湖》开篇,他写道:一个人若生活得诚恳,他一定是生活在一个遥远的地方了。这样的句子,会在夜深人静的独处时,像流星一样倏地落入心间,将天地联接。

在梭罗看来,生活是一种简单的旅途,人则是大自然中不断向前行的过客。生活就是重新确立自己在大地上的位置,任何远离大自然的做法都是对人本性的违背。如果一个人能满足于基本的生活所需,其实便可以更从容、更充实地享受人生。而事实上是,人们终日惶惶不安,迷失在自己所创造的种种需求之中——而这种需求则是原本不需要的。如果失去了精神家园,那么即使拥有整个世界又有何用?“如果我们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抵御今天这个纷繁复杂的物质世界的引诱,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Simplifysimplifysimplify”。一个有时间增加他灵魂的财富的人才能真正享受闲暇。人生最大的悲哀莫过于等到临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没有真正地生活过。

在梭罗的小木屋,简陋的书桌上躺着一本厚厚的留言簿。我往前翻了一下,没有中国人的留言。之前应该还有一些已经写完的留言簿吧,总归会有一些中国人的留言,但想必不多。我在留言之后郑重地写下我的中文姓名。那一刻仿佛庄严、仿佛划时代。一定会有更多的中国游客,不再满足于大都市的走马拍照和暴发户般的疯狂购物,回归宁静的皈依和景仰。

黄昏将至,寻找爱默生的墓,但是没有找到。在这里,所有的人,伟人和平民,都和他们活着的亲人居住在一起,一街之隔。大小相近但可以雕刻得富有个性的墓碑,成片地竖立在镇里缓和的绿山坡上。我一个人,以徜徉的步伐穿行在墓碑丛中,因为没有特别的标识,天已擦黑,依然没有找到爱默生的“大石头”。那种感觉很奇特,墓地没有阴霾之气,反而是宁静明快的。530日是美国十大节日之一:The Memory Day(纪念日),纪念在所有的战争中牺牲的士兵。节日临近,墓地里所有拥有军人背景的故人,都可以享受一面美国小国旗的祭奠。于是,我正处其中的墓地里,在蓝天绿树绿草地上,在灰色的墓碑旁边,有很多星条旗在迎风招展,它们在绿色的背景下那么鲜艳夺目,好像在欢歌跳舞。我拍摄了几张,想着带回来发到博客上给朋友们观瞻一下。

但在回国之前,我却心生惴惴,删除了这些照片。带回表面景象的同时,会不会将背面的灵魂也带到异国他乡?说实在,这一下,我的毛孔才有些悚动。看来文化习俗对人的影响深入骨髓。如果没有对上帝的敬仰,就只能对鬼神疑惧。

如果没有天堂的地位,即使带回天使,也只能流落为魔鬼。

                                             2011年6月8

 

走进康科德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康科德博物馆(Concord Museum

 

走进康科德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爱默生故居(Emerson House

 

走进康科德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走进康科德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瓦尔登湖(Walden Pond

 

走进康科德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梭罗的小木屋(复制品),原貌已毁于风暴。
 
走进康科德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The North Bridge,1775年,康科德镇列克星敦村的民兵在桥头狙击英军,打响了美国独立战争的第一枪。
 
走进康科德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北美上空的奇特天象,此时,龙卷风正在波士顿上空生成。
 

  

  评论这张
 
阅读(1216)| 评论(6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