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感性地生活,理性地选择。

 
 
 

日志

 
 

翰林院记忆二三事(续)  

2011-05-10 20:42:43|  分类: 恋恋红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桃之夭夭~

尽管除了每半月约见程老师一次,汇报近期思考,交流心得之外,我的研习是自由的,我还是每天都乐此不疲地往院部跑。从早上八点在食堂吃完早饭,到下午四点半坐班车返回住处,我化大部分时间泡在院综合图书馆和研究所专业藏书室。

在五百多万册古今中外的馆藏基本文献资料中,有相当数量的善本典籍、珍本图书,这些对我极其吸引力。每当坐在其间,呼吸着古书特有的草木酽香,心绪先是轻快地扑腾,然后慢慢宁静下来,浸潜在书香中。仿若置身尘世之外静谧的仙林,只有思索的目光,在文字的丛林间滑翔。

 不过,在所有的资料信息中,最具典型的是情报所提供的各类动态性信息,包括国际著名研究机构的交换文献、各国政府部门重要信息,以及国内各部委的数据资料。这些是国内任何高校和科研机构都无法企及的,当然这些信息数据的使用涉及诸如安全保密的顾虑,使用方向也有禁忌,在拜金主义的世风之下,甚至还要经受欲望的考验。

除了查阅和收集数据资料,我的第二项主要活动是参加学术论坛。作为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的最高学术研究机构,其下设31个研究所,拥有3200名专业研究人员。研究人员工作时间都是自由的,他们之间的交流主要是参加课题组的研究,以及十分频繁的学术论坛。

一般每月数场大型的学术活动,在院部会议厅召开,信息对外发布。这时可以看到大量的媒体搬着笨重的摄影器材形色匆匆地进出。许多国家的元首、政府总理、内阁长官及政界、学界著名人士、外国驻华使领馆官员、国际机构代表以及海外记者来此开展演讲、学术访谈。虽然院科研局和交流中心拥有各语种的翻译人员,可以提供同步翻译,但大多数研究人员特别是青年人,至少熟练掌握一门外语,并不需要翻译,用外语主讲、提问、回应、评述都很顺畅、热烈。

当然,更多的学术论坛是各所内部的研究交流。我业务不专、兴趣广泛,在经济领域,国际战略、农村发展等领域的学术活动之外,其他感兴趣的议题,我也会参加。因此,日子充实中快乐着。

我喜欢这样的氛围。大家聚在一起,沿着各自的思考往前摸索,彼此交换收获。尽管立场角度不同,观点各异,却是一种真正的探讨和切磋。在尊重和公平的气氛中,在语言的交锋激荡中,思想如蛹的破茧,扇起灵动的微风。

大家平时做着各自的研究,非常珍惜相聚的时刻,在会场、在图书馆、在车上、在食堂,在每一个休息的间歇,甚至外出学术调研活动之余的喝酒、唱歌、游玩,大家从来不谈学术研究之外的俗常生活,从来不谈,似乎所有的生之情趣全在观点的交流与交锋。

这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呢?人们或许无法想像。人们总是习惯以自己的方式,去推想别人的生活和心愿,当然我也不能例外。诚然,任何人都无法完全脱离世俗生活的羁绊和基本需要,尤其是在物质主义至上的时代,但人与人毕竟还是有很大的区别。有人追逐权利的光华,有人沉迷财富的炫耀,有人渴盼亲情的宁馨,有人陶醉爱情的甜美,只要不妨碍他人,这些都无可厚非。然而,在这些追求的背后或者之后呢?总该有一个意义吧,为这唯一的短暂的生命历程。

我相信,在许多领域,必有一类人是为了某种意义而活着。他们的劳作,没有文娱明星这样的光艳,没有诗人作家这样的世俗影响力,也没有政治人物这样的淫威作派。但他们确实存在着,我指的他们不在底层,而在不胜寒的高处,在凤毛麟角的最前沿,或者在无人问津的最后方。从个体看来似乎微不足道,历史车轮的履辙中却有他们的印迹。当历史往后翻动书页时,可以看到这些印迹,它们是对生命的思索与救赎,对生命群体走向的思索与救赎。

我也有这样的愿望,留下那些印迹,今生寂寞后世可鉴的印迹。

刚开始我不能适应这样的生存方式与节奏,感觉身体由于某种频率过高的单调性活动,变得萎靡、似乎形将枯竭。我受不了了,终于一天傍晚,扶着窗户大喊一声:我要生活!然后上街,买了电饭锅、碗筷碟子、油盐酱醋、面食菜疏,最要紧的是买了六条鲫鱼,还有酒。我可以一种鱼七种烹法。最后就着香喷喷的家炖鲫鱼,喝着美酒的时候,紧绷的神经开始松懈下来。我发现,吃鱼就可以使我放松下来,原来,我掂念原先的生活了。

我开始每个周末背起行囊,流连在怀柔、密云、门头沟等郊外的山村。离开城市,走进黑夜和白昼。在城市、在人群,我们探究争论;在乡村、在独处,我用心聆听。住在农民家里,吃农家菜、住农家炕。有时,一整个星期住在农家园。那时我的工作状态很好。也是在那个时候,我偶然开通了博客,打开了另一番天地的大门,这里也有一些可敬之人。

冬去春来,中心花园里樱花盛开,水池里厚厚的冰层消融了,锦鲤在水里慢悠悠地游弋。有时候,我也带院里的年轻人一起外出郊游。他们说你给我们院带来一股清新的空气。其实,我发自内心地钦佩这些青年才俊,他们有很多值得我学习的地方。

有时候我们一起去吃烧烤。我们一直在讨论,直到店员喊打烊了,才一低头发现餐桌上小山般一大堆竹签,还有酒瓶,但想不起刚才怎么吃下去、喝下去的。

朋友,你看到这里,可能会隐约有一些疑惑。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我这样的物质和性格,利于调适自己,特别是行路至进退维谷的山腰。一次在班车上,与哲学所的赵*一路谈论有关哲学的话题。到站时,他用凝重的神色口吻说,你知道吗?我现在最怕谈哲学,我只想养大我的孩子,孩子多可爱呀。

 

  评论这张
 
阅读(371)|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