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感性地生活,理性地选择。

 
 
 

日志

 
 

关于死亡与爱情的最初想象  

2011-03-17 12:43:16|  分类: 随感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桃之夭夭~舒

 小时候,我家旁边是医院。暑假无聊的时候,我最爱在这里游荡。在医院浓重的消毒水气味里,我懵懂地摸索着关于死亡和爱情的模样。

 凡到医院就医的,有两类人。一类是疾病找他麻烦,于是主动来医院的;另一类是自己找麻烦,想死没死成,被人押到医院的。后一类情况,每年都有几起,搅得小镇兴奋莫名。

 我爱在医院消暑纳凉,除了因为医院走廊的穿堂风之外,更主要的还是因为内科诊室里的那部老式电话机。

 每遇到危重病号,需要转院时,胡医生就会死命地摇着那部黑沉沉的电话机,叫救护车。在我看来,那争分夺秒的急促动作,与人工呼吸无异。

 其实,这个小镇的医院,没多少病号,比供销社清闲多了。于是,夏日里,医生们都有个悠长的午休。寂静的走廊上,在福尔马林刺鼻气味的统治下,若有若无地飘着从北面的窗户吹来稻田的清香,这种生和死纠缠着的味道,令人着魔的味道,是医院的专利。

 我就在走廊和内科诊室之间游荡着,眼神时不时飘向电话机。我很想拨一次试试,好几次手已经按在上面了。我拨出去之后,迎接我的将是什么呢?这与死亡一样,令我无法想象。

 胡医生是个胡医,大病一概不会治的。但胡医生救过我的命,十岁那年在将溺死的最后一秒,他将我捞了起来。胡医生工作起来像个屠夫,特别是对那些喝农药自杀的病人。一根管子插到嘴里后,一桶一桶往里灌臭臭的药水,“洗肠子”。胡医生讨厌自杀者,于是下手一点都不温柔,边灌水边骂,说“让你记住死的滋味”。

 那些抢救自杀者的场面很壮观,但在满足了围观者的猎奇心之后,很快便被毫不犹豫地遗忘了。

 一个病例,改变了我对死亡的关注。

 那个夏日的傍晚,一位昏迷的老妇人被慌乱的子女们抬进医院。嗯,只是一位极其普通的乡下老婆子。穿着旧式的棉布大襟,盘头髻,尖头布鞋。在子女们的诉说中,围观者开始长吁短叹,周围弥漫着肃然之气。老头子,即老妇人的丈夫,两天前过世,明日出殡。老妇人始终表现沉着,平静地向子女们吩咐完一概事项,就安静地躺下了。直到发现时,已经昏迷。

 经检查,没有服毒或自残迹象。但,最终无治。老妇人在昏迷三天之后,随老头子去了。子女们回忆,父母一辈子没有吵过嘴,但也没有什么特别恩爱的举止。

 相比起此前某少女因爱自杀,小镇少见的没有出现例行的莫名兴奋。

 我在医院挂号大厅的长椅上呆呆地出神,看着园子里医生们栽种的丝瓜藤在烈日下,依然头顶黄花一路攀爬。那时,越剧刚刚复演,广播里、收音机里、身边的大小姑娘、大婶大妈天天都在哼唱,《红楼梦》、《梁山伯与祝英台》、《追鱼》。这就是爱情吗?为什么都要与死相联,以死明志,或者说以死来烘托呢?没有大人能告诉我。当夏天结束的时候,我决定给自己一个结论:爱情同死亡一样不可琢磨、探底即死,爱就是赴死。

   

 高考之前的一天,我在兰江码头遇到小镇的中学语文教师、邻居金老师。金老师当之无愧是我的文学启蒙老师,同学还在看连环画时,他已经引导我看大部头的外国文学。他满怀殷切地希望我报考中文系。我只是笑笑,没有与他一起走进船舱。我站在甲板上直到目的地。我填了经济系,坚决地连参考志愿也不填中文。理由是因为热爱,所以纯粹。我绝对不容许将我的热爱,变成谋生的工具。

 朋友,我没有跑题,对于爱情,我亦如此。

 我相信,真正的爱情,是灵魂不断向前探索不朽的历程,如同探索死亡,只能一个人独自完成。在爱情的意念下,人,不断超越欲望、超越痛苦、超越猜忌,最后,与超越本身一起湮灭,消失在时空深处,那里会升起另一颗星辰。

 半辈子过去了,一个爱字依然没有说出口。因为我心念甫动,就清晰地听到灵魂的羽翼噼啪作响,它在我头顶冷眼侧立,仿佛看着死亡的降临。一个人独处时更容易体会爱的本真,示爱的脚步刚一抬起,就已经出现矫饰。

 其实,对于世俗中的爱情,我更愿意用友情或者欲望去命名她。爱默生说:“当一个人身上的神性发现另一人身上的神性,两个人都鄙弃和撤除由个人性格、年龄、性别和环境筑起的壁垒,友情就达成了。”是的,对于友情的达成,只要共同的志趣,经历一道有关“信义”的道德评判题,就可以了。

 而世俗的爱情观念,附加了太多元素,诸如坚贞,诸如专一。其实,这些要求只关乎道德操守,与爱情本身无关。而那些所谓恋爱行径,只与索求和占有相关,亦与爱情无关,甚至背道而弛。

 所以,爱上一个人似乎很容易,只需毫无杂念的灵光一闪;而爱的熄灭似乎更容易,因为真爱不能容忍世俗的欲念。不能尘染,只能湮没,或者,死亡。

                                                                                     2011年3月17日

 

  评论这张
 
阅读(780)|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