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感性地生活,理性地选择。

 
 
 

日志

 
 

像鸡蛋花一样香  

2011-02-25 19:09:49|  分类: 随感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这个春日的早晨,当我迈着闲适的步履,走在大学城崭新的校园时,因为鸟儿的鸣唱,因为鸡蛋花的清香,我想起了母校。那些记忆,仿若午后的打盹中冒出的虚幻景像,有的清晰、有的模糊。就以此散漫的游思,敬献母校九十周年华诞。

                        文/桃之夭夭~舒

像鸡蛋花一样香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从校东门往里走时,我在水边迟疑了好一会儿。行政办公楼在对岸,无论是从左边宽阔灰白的行车路,还是从右边那段象音符一样枕在草地上的石板路,步行绕到行政办公楼,都得化二十分钟时间。

 这个占地数千亩的新校区基本建成才三年不到,我还没有用脚步仔细打量过。一切都是新的。房屋是新的,道路是新的,河流是新的,河畔的缓坡和树木是新的,报栏以及它所宣传的先锋党员的报道是新的,散落在路边的石椅是新的,蚂蚁窝和刚刚有些腐叶味的泥土是新的,草地上被不规矩地踩出的小路也是新的。这里的历史和文化还有待于渲染,还有待于在干净的墙体和马路的罅隙间,灌进尘土,刻入一种叫做时光的元素。

 在我犹豫的当口,我听到了鸟儿欢快的鸣叫声,在我头顶上方的树梢中、在铺展得很远的青草间、在水波如绢绸般轻柔的水面上。那是春的脚步踏上土地时,发出的碎小欢畅的声响。若不是这些声响,这里的春天,与冬天没有太大差别。无论冬春,一样绿色的草地、一样绿色饱满的树冠。只是这一袭刚刚经了冬的绿色,一副暗哑备受冷落的小媳妇模样。

 当我从后门离开行政楼,穿过小路往回走时,“噗”一下被空中落下的枯叶,轻轻地砸了一下。抬头一看,是鸡蛋花在捣鬼。这些校园里稀罕的落叶小乔木,正在凋零期,宽阔肥厚的叶片干卷着挂满枝桠。不过光秃弯曲的枝头花蕾正饱满,只待一声号角,就会完全绽放。

 鸡蛋花,一种白边黄心的小花儿,有着清香优雅的品质,却取了一个如此俗气肉感的名字,大概第一次见到这种植物的人,当时正处饥饿边缘。

 当年我在厦大读书时,在生物馆(今生命科学学院)巍峨厚重的花岗岩石基的俯视下,有一片阴森潮湿的缓坡,在热带丛林般茂密的枝桠间,我第一次领略了鸡蛋花和它的清香,以及一位在花香中默默沉睡的灵魂。

 从刻着“南方之强”的那块大岩石旁边离开马路,向南,一条跨过小溪的石阶,在林荫掩蔽间缓缓上升,将人引向一栋绿色琉璃瓦、白色花岗岩砌成的大楼。那栋楼人迹罕至,因了木楼板的怀旧,以及研究人员穿着白大褂偶尔飘过,更显得寂静而诡异,如它门前的那片密林。我喜欢在那片密林里读书、思考,或者什么也不做,只是坐在树枝上发呆。

 遮天蔽日的大树将外面的世界挡在树林的缝隙之外。林间,树叶的飘落声,清晰可辨。地上的落叶总是很厚,踩上去发出沙沙的响声。林中有时候会有读书声,从各个角落零星地传来,就像这林间的鸟叫声,只闻其声,不见其影。

 坐在林子里,仔细听,可以辨别出从西边传来运动场的喧闹声,那是当年郑成功沙场秋点兵的演武场,那里是热闹的;从林子南面透过树梢压过来的是大海的涛声,它们穿过剑南万人大礼堂,以及大礼堂边浓密的棕榈树而来,棕榈树下很多情侣点缀其间,那里是热闹的。

 林子的北面有厦大创建人、爱国华侨陈嘉庚的塑像,每天都有很多游客在合影留念,那里是热闹的;林子的东面是鲁迅塑像,洁白的塑像前栽着锐利的剑麻,如先生犀利的文字,那里经常有人瞻仰留影,也是热闹的。鲁迅先生的文字,当年如剑如戟,刺向传统文明中那些腐败的肌体。他当年在厦大用笔塑造的那些时代性的形象和事件,因了时间的流逝,即便竭力渲染、即便耳熟能详,终究淡化苍白了下去。但那句“其实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因超越时空,即使不刻意,也会冷不丁地跑到脑海来。

我就经常这样坐在林子里,任风儿,将东西南北的这些声音,飘渺地吹来,又飘忽地吹去。当飘浮的声音静下来时,我闻到了阵阵沁人心脾的馨香,那就是鸡蛋花。在鸡蛋花的树旁,有一块墓碑,只有简单的“萨本栋之墓”五个字。碑后应该有像土堆一样的坟吧?但那里几乎是平的,只有厚厚的枯叶铺在上面,偶有鸡蛋花那美丽的花瓣,轻轻地落在枯叶之上。这就是国立厦门大学第一位校长物理学家萨本栋先生安息的地方。

 ……

 当我在这个春光明媚的早晨,怀念我的母校时,我看到一层层的足迹,将它踩出了醇酒般香甜的历史。这历史,有的如厦大校园的碧瓦红墙一般夺目,有的如鸡蛋花优雅而朴实,默默而无闻,世界却在他们的身后沸腾。

 而我面前的这所崭新的校园,它需要鸡蛋花的清香,将时光和足迹,随着落叶,渗入脚下的泥土。

                                                                                                                2011年2月25日

                   

                                                             

                                                                                    

  评论这张
 
阅读(539)| 评论(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