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感性地生活,理性地选择。

 
 
 

日志

 
 

逆着时光奔跑(5)  

2010-09-17 18:08:10|  分类: 纯属虚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文/桃之夭夭~舒    

                                                     

  晚上回到家,照例是直奔厨房,烧菜做饭,一边与女儿做一些简单的交流。丈夫在省地方志编委会,做着一份寡淡的工作,拿着一份寡淡的薪水。因为在市中心上班,堵车较厉害,回家总比静怡迟。即使偶尔回来得早了,也只是躺在沙发上看报纸,需要静怡将饭菜都端上桌了,摆好筷子,才漫不经心地入座。

  不过,静怡并不会与丈夫计较这些。她从骨子里认为男人做家务,会变得琐碎。她心疼自己的男人,尽管丈夫的工作比较轻闲,但在副处级位置上一呆十年,她明白他的压力比她更大。男人倒底是属于外面的世界,家庭只是他的后营。

  饭桌上丈夫与女儿边吃边聊,好象很开心。静怡心里在想白天的事,他们在聊什么,一时竟没听进去。

  等回过神来,听到丈夫正对女儿说:“我也考考你。知道‘不想当裁缝的厨子不是好司机’这句话什么意思吗?”

  “什么意思?”两个人都来劲了。

  “裁缝、厨子、司机,这三个职业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它指的是人的一生可能有很多种职业,今天是厨子,明天可能是司机。人生是无法规划的,你的理想和现实可能是很不一致的。”

  静怡拨拉了一口饭,然后说:“我觉得这样解释,没有将这句话的意思讲全。在这里,厨子是出身、裁缝是理想、司机是现实,这没错。但是这句话用了‘不想当……不是…..’这样的句式,包括了一种价值判断或者说价值选择。我想这句话更准确地理解,是这样:‘每个人刚开始时,都有理想;不管你今天从事的是什么,也不管你所学的专业是什么,都应该脚踏实地做好面前的工作,不能眼高手低,不能浮躁,更不能轻易放弃。这样更针砭时弊,对年轻人也有说服力。”

  “这句话也许只是网络上流行的一句无厘头而已,也许根本用不着这么严谨考证。”

  “我认为能迅速流传,一定是符合了当下的某种境况。”

  “反正你说的都是对的!”

  “我没有这么霸道。”

  “你现在越来越给我这种感觉,强烈的感觉!”

  静怡一下愣住了。他们之间经常交换对一些社会现象和问题的看法,虽然有时观点分歧,但不似今天,带着股情绪说出来的。而且是越来越强烈的感觉?自己怎么没有觉察?

  突然紧张憋闷的气氛,在整个房间里聚集、随行。

  整理好厨房,静怡走进书房,照例查看完邮箱后,打开文档准备整理思路。可是心情一时平静不下来。对着白墙出神半天后,不由自主地打开了QQ,开始留言。

  师兄:好久没有你的消息了,近来好吗?越来越觉得累,日子过得琐碎。我以为可以将所有我重视的珍惜的人和事,家庭和事业、兴趣和责任,一一处理圆满;我以为运筹帷幄,一切均能掌控。可是事态和别人的想法,却总在意想之外。以为关心家人,却总是力不从心。每天忙着处理行政事务,总挤不出时间和心境,把弄自己喜欢的文字。总是身不由已,令人陡然萌生退意……

  静怡正在专心致志地写着留言。突然弹出的表情符号,将她吓了一跳。

  她与师兄,虽有电话,但除非有事要联络,平日几乎不用。他们习惯在QQ上留言,将心事以这种无声的方式,静静地铺展。她的留言都在夜十二点之前,而师兄的留言,总在夜十二点之后,互相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错开?静怡有时恍惚:“我在与他对话?还是一个人对着屏幕自言自语?”

  静怡发送了一个QQ惊喜表情:“真巧,你在呀?”

  “怎么又烦上了?”

  “退堂鼓敲得梆梆响,闲云野鹤般的日子在远方招魂儿呢。”

  “想辞职呀?千万别冲动。熬得过烦躁的才是真英雄。你要不干自然有人会干,但你想图清静却未必能够。因为你的能力和威力仍在,对于‘对手’而言,你的威胁仍在。”

  “有感而发吧?上位有结果了吗?”

  “没。”

  “没上也没关系哈。以你这样的年龄,副局级已经很厉害了。越上越难、越不是靠能力的。”

  “我是简单的人,想得开的。”

  “师傅最近身体好吧?”

  “还好,他正在酝酿出版一丛书系列,可能会邀请你。”

  一时无言,静怡发了一个微笑表情,想下线走人。那边师兄破天荒发过来一图片:

  裴勇俊扮演的男主角,黑长风衣浅蓝围巾,儒雅、俊朗,笑容阳光明净,张开双臂,以一种亲切的姿态,将女孩轻轻地揽进怀里。温暖、干净。

  静怡对着画面,呆坐了两分钟,眼睛有些酸涩,那些往事潮水般涌来。

  师兄是师傅带在身边的最得意的弟子。平素里,看到围着他们前簇后拥的那些人,内心里一股悲哀:“作为专家学者,弄得行为像个行政官僚,何苦如此!”

  师兄看她的眼神,就有些怜惜和担忧了:“书呆子的清高。你要实现抱负,就得有施展的平台;你要有所作为,就必须适应环境。”

  他总是抓住那些场合,拽了她,将她引荐给名家显要。他说能给予她的最好的保护,就是让她展现才华。

  静怡很矛盾。她一方面希望在自己的位置上,能干出一份成就。也深深懂得,此种环境,要走些套路。与上下级之间打起交道,也是行云流水般抡得很圆滑的。可是最大的阻力恰是自个儿,总在回顾前事时,内心交战。有些步子,总是迈不开。

  更矛盾的是,有时候不屑一个人时,反而会去利用这个人,虚情假意的话,也能轻松地说出口。越是重视一个人时,竟越开不了口。面对师傅和师兄,她总觉得开口求助,是对感情的一种亵渎。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67)|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