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感性地生活,理性地选择。

 
 
 

日志

 
 

渺小,尔后坚韧  

2010-07-20 20:08:33|  分类: 心荷余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桃之夭夭~舒

 

 我相信每一个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面对生活中的磨难和困扰,克服精神上的迷顿或挣扎,寻求内心的宁静与回归。

 那天下午,两颗饱满的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滚,却拒绝滑落。我不知道在为尊严抗争和向现实屈服之间,如何结束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当满腔的委屈或愤怒席卷而来的时候,我总是讷于向亲人或朋友倾诉。我只会选择一个方向,微昂着头,漫无目的地行走,抛开时间和地域的边界。

 当黄昏的暮霭使远方的地平线变得越来越朦胧的时候,我感觉到自己正在被黑黝黝的天空压入大地,只有行走才能忘却内心的软弱。这就象一种逃离,逃离天空下这块喧嚣的土地,逃离土地上匆忙而颠沛的人群。

 灰暗冰冷的铁轨迷惑着我,引我不由自主地趋向远方。我仿佛找到了同行的伙伴,它可以一路记录着我的足迹,我丝毫不用担心会迷路。当我走累了,可以搭上火车,回到起点。

 我沿着铁轨一路沉思冥想,在坚守与怀疑之间徘徊。那些从小被灌输的原则,已然从外在观念变成我的个性,抛弃意味着对自身的否定;可我又是那么弱小无力,若掏空内心塑造刚强,会否将自己推向因幻灭而最终导致的精神崩溃、或者麻木不仁?

 当虫鸣声越来越清晰的时候,我发现自己陷入两个城市站点之间,无论前进或者后退,都已无体力抵达车站,安全地攀车回到城市。于是我干脆离开铁轨,走向田野深处,并低低地坐下来,坐成与庄稼一般的高度。

  此时已是夏末初秋,夜晚的风穿过树叶和草尖,少了些属于夏夜的柔软,带了些生硬的薄薄的凉意。坐在棉花田的小径上,将脸埋进手掌,我闻到了一种甜腻腻中又有些清涩的气息,它们是从形如梧桐叶的棉花叶片上发出来的,似有些粘滑。此时的棉花树正开着应该是黄色或者粉色的花,静静地却没有气味。远处高高的甘蔗林有些招摇,发出哗啦啦的声响。

 夜色愈益深沉,星星布满无月的天穹。我抬头仰望星空,它那么冷漠那么疏远,似乎在它的一瞥之下,我的可怜的体温和血液,就能冷冻成冰;它又是那么紧逼那么庞大,笼罩四野,倾刻间就能将我碾成粉尘,飘散无踪。

 在越来越逼仄的氛围里,我开始发现四周越来越多的异响,它们怪异地在我四周出没。昆虫在草间跳跃或爬行;田鼠类的小动物在庄稼底部快速穿梭;远远近近有一些鸣叫声,有的高亢、有的低沉、有的尖锐……它们此刻统治了这整片黑茫茫的大地,偶尔列车呼啸而过的铿锵声显得那么短命。在所有的声响中,有一种声音,它时而在我左侧、时而窜到右侧,转移过程中扇过一阵阴风,似乎翅膀之类的东西近得能接触到我的衣裳,一忽儿又从我的头顶冲向天空,发出一声“呱”或是“哈”的叫唤。恐惧感一点点从心头漫向指间。在天地苍茫之间,我是那么渺小,一些声浪就可以将我吞没。

  我有满腔的怨忿。如果真有一种被神学家们称之为“上帝”或者被哲学家们称之为“绝对精神”的东西,那么它应该可以看到、可以照鉴我心。我从无害人之心,甚至行善也默默无声,可为什么灾难总是偏爱于我?如果弱小必被欺,那不如带走我吧,将肉体抛弃,让灵魂解脱。

 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一些光亮在眼皮上滑落,我睁开眼睛,看到了大地初醒:雾岚似纱,低低地笼罩着田野,飘渺而行;青草上的露珠正在凝聚。天空是柔和的紫兰色,天边黛青色的轮廓线上方越来越红,新的一轮太阳将从那里升起。大地似乎发出一声欢唱,然后越来越明朗。天地连片的黑夜,慢慢地被光明分离,天空高远、大地辽阔,万物自在其间,泥土和青草正在轻轻地吐着芬芳。正是大地细微的呼吸和天地交接处那一片神秘的极限,使我感受到了某种形而上的终极实在,那冥冥之中的神圣呼唤,使我从自艾自怜的情绪中惊醒。面对着广袤无边的大地和浩渺无垠的天空,我真正感受到了生命的渺小与短暂,感受到了造化的恢弘与神奇。

  那种脱胎换骨式的精神震撼,给我以朝圣般的感觉。尽管四周一片安谧的宁静,我的精神世界却涌动着惊涛骇浪般的思想巨澜。我向着正冉冉升起的朝阳,虔敬地伏下身体,亲吻每天都是新生的大地,和大地上渺小的青草以及朝露。你看一茎芦苇,风摇枝摆,柔弱无力,但当它们葳葳蕤蕤,顽强地挤在一起,就能砌成难以逾越的绿色长城;你看唐古拉山上冰川融化的最初一滴透明水珠,多么细小,但涓涓细流,能汇成长江黄河;你看一粒泥沙何等微末,但万粒泥沙的沉淀堆叠,可以造就高山大川。这就是小可积大,这就是沧海桑田!我由此感悟到:唯有意识到自身的渺小,才能克服自艾自怜,不再徒劳地抱怨命运的不公,然后坚韧、顽强地走下去,最终唱响生命的赞歌。

  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人类朝圣的脚步从不曾停歇,从撒哈拉到尼罗河,从伊斯兰圣地麦加到高原佛国拉萨。不同的宗教和理念,相同的是朝圣者虔诚的心。一切皆在朝圣中得以救赎:在旭日东升、万物复苏的原野,安祥地昭示人间的温暖;在落日余辉、光秃苍茫的废墟,寂静地暗示世界的末日。在感受天地万物的崇高与神圣面前,寻找并认同自身的渺小,在否定自身的优越性的同时,因坦然面对渺小而走向坚韧。

 那年我大学毕业,刚刚工作却被丑恶的交易替换,被告之当年部委指标已用完,成了第一批毕业即失业者。如今想来,我应该感谢那次的“狸猫换太子”,让我有了完全不同的人生。

                                                               2010年7月20日

  评论这张
 
阅读(510)| 评论(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