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感性地生活,理性地选择。

 
 
 

日志

 
 

且听“酒酿蒸馒头”  

2010-02-08 09:09:34|  分类: 心荷余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桃之夭夭~舒

  “酒酿蒸馒头!”正在与一位好友对话时,突然从头脑中冒出儿时的一个记忆,有点古怪、似乎不合时宜,但如此突然地冒出来,必定暗合了一种心境?看着窗外淋淋沥沥的冬雨,湿漉漉的棕榈和芭蕉挣扎出一片泛绿的微茫。溯着时光的隧道,潜入记忆深处,我又嗅着了那一缕久违了的清香……

  糅和着夏荷的清幽、米酒的醇爽,那样的清香,只在特定的江南小镇、特定的时间才有。年关将近了,踩着潮湿的青石板,沿着流水淙淙的小溪,跨过苔藓已发黑的雕花石板桥,在白墙黑瓦的屋檐间,火红的灯笼已经挂上。远方的来客,只要顺着清香而行,在错落有致、曲径通幽的江南古镇,一定不会迷失,就在小巷的深深处,找着那独特的用酒酿蒸制的馒头。

  圆圆的馒头,准确地描述吧:是球缺的形状,大约10公分的直径,2公分的高度,白亮亮的圆形中央是正方形的红印。展开来有一个巴掌那么大,轻轻一握,却可以挤成小小的一块,似乎一口可以吞下去,但只要把手松开,它又会伸展为原来的大小。面白的色泽,仔细看又透着粉粉的颜色,象少女的腮红,若有若无。撕一片馒头,放入嘴中,初尝时面劲很韧,再尝时却已化无。吃的是面,那接触味蕾的竟是米酒的芬芳,柔软的甘甜里带一丝振奋人心的凛冽。这样的独特,是用酒酿做酵母的结果。

  那酒酿,早已记不清前世酿她的水,是来自高山峻谷,曾用叮咚弹奏春风的畅想,在空寂里万遍呼唤;还是源于地底蕴藏千年的期盼,以冰清玉洁的冷漠,倾诉对阳光的思念。米,莹润剔透的坚核是大地之子的思索。水与米的一场相遇,注定了对所有存在的颠覆,煎熬蚀骨、思念化水。刻骨铭心的尽头,并不希冀圆满醇香、万人称颂的美酒;也不甘为卑贱自弃的酒糟。作酒酿,扮酵母,蒸进馒头,让思念升华,进入另一段生命历程。沉静而不幽怨,坦荡而不狷狂,谦卑而不媚俗。只是个馒头,如任何一种生命中不可缺少的能量之源,却是生命中独一无二的标杆。

  在瑟瑟寒风中,手捧热气蒸腾的酒酿馒头,清香四溢。让热度顺着冰凉的指尖,暖向心房。一缕香魂萦绕,飘渺而走,越过小桥流水,仰望天蓝海蓝……

------这样的馒头制作法已经不再使用,上周特意跑回江南古镇的那条小巷找了一遍。现在都用工业酵母速成了。不能请君品尝,只得请您且“听”啦。

                                                             2010年2月7日

  评论这张
 
阅读(1612)|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