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感性地生活,理性地选择。

 
 
 

日志

 
 

紫芦花的挽留  

2010-12-04 19:22:20|  分类: 恋恋红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桃之夭夭~舒

 深秋、多云、微凉,这样的天气,户外活动,温湿度刚好,穿两件薄薄的衣衫即可。

 他一早就起床了,走出卧室时,扭头对她轻轻地说,你再躺一会儿,我们不急往外走,九点出发就可以了。然后去忙碌往常由她来操心的那些琐事。

 现在,他们驱车渐渐驶离喧哗的城市,车载音乐悠扬、流畅,节律似乎合着车窗外变幻的绿色和秋阳。他目光专注、神情柔和。她在后排座躺得像个婴儿,抱着靠枕,微闭着眼睛。

 她问:“这两张小折叠凳,是你新买的?做什么用?”

 他眼望前方,语气轻快似有些神往:“或许,沿途有好看的景,我们可以停车,坐下来慢慢地看。或许,你会想守着夕阳下山。”

 这样的想法和心境让她心动。

 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是闽清的黄楮林露天温泉区。他在一周前就准备了,上网查了资料,详细地规划了出行线路,还提前去黄楮林体验侦查了一番,说,没问题,温泉区有宾馆,晚上可以在山里过夜。

 她这一阵身体慢慢复原了,可心情却如沾湿的棉絮,总是阴测测的。他望着她那张失去血色的脸,那里没有了往日的生机,执拗地冰冷着,有时连眼神也懒得移动。他请了年假,安静地做着一切,并不多说,只说待她的身体再好些时,往山里走走。

 总也盼不到尽头的周而复始,让她的所有意愿都积蓄起灰蓬蓬的酸楚。不想再挣扎了,随着殷红揪心的鲜血一起汩汩流失的,是追随生的最后一丝热情。能象秋叶一般地飘零,是恩赐,是黑暗中唯一的火星。

 新疆大学的袁打来电话,兴奋之情难抑:“上教育部网站看一下吧,你我都中标了!”

 这一批是后期立项,对递交的成果评分后,择优给予经费资助。她的分数最高,已经联系妥某国家一级出版社,经费到位后就可以着手出版。她接完电话,身子却并没有挪动,继续躺在飘窗边看着窗外,隔着紫色的窗纱、玻璃和护栏。还是那个太阳,那个云天,不过如此。

 一年将过去,厚厚的红皮荣誉证书又增高了一些,省级的、校级的,那些“一”换不回喜悦,反倒掐灭了继续扑腾的动力。

 她想,不过如此,不过是琐碎的无意义堆积,直至生命的消逝。

 那些因失血造成的酸痛涨到肩膀,似乎所有的肌肉都要剥离骨骼而去。她的双腿如面条,无助地垂在身下,每走一步,都象是美人鱼刚刚换来的新腿,踩在刀锋上,鲜血淋漓,而头脑却异常清晰。她不想再“笑”了,听凭彼岸的召唤吧,她已经厌倦甚至厌恶了,“有意义吗,这样的周而复始?”

 多数时候,她觉得人的形体仿佛是千千万万的触须构成的,它们毫无保护地向四周袒露着自己纤弱的肢体。自身的疾病会令它们疼痛,外在所有的风雨冰霜、冷落屈从、爱恨情仇更令它们疼痛。有时在一痛之下,它们会团抱在一起,缠绕纠结着。现在,她已经没有力气了,她想,就这样团着吧,将触须团成一个紧紧包裹的茧,她在里面象蛹一样地闭上所有的掂念,破茧而出是另一个时空。

 

 

 车子沿着316国道行驶了一个半小时后,向左折进了一条蜿蜒如肠的山道。两旁是茂密的原始森林,据说有珍稀植物红豆杉和刺桫椤,但她不识。清新中夹杂着草木腐味的空气从窗户上方浸润过来,轻轻地触上脸颊,她开始坐起身。看一眼窗外,她想到了层林尽染这个词。这个季节的森林,色彩更丰富有层次些,黄色的银杏叶和红色的乌桕叶,让这片亚热带常绿林,多了份妖娆。山随水转、水绕山流,浅黄色的山道,在山水间飘动,如乐团指挥手中挥写出的柔软的线条。

 她将身体越坐越直,终于轻轻地发出惊叹:“噢!紫色的芦苇花!”看,就在小溪的两岸,一丛丛、一支支,象旗帜、象铁戟,更象马儿奔腾时飘逸的鬃毛,在蓝天绿树之下,在淙淙溪流之上,翠绿干净的芦苇叶之上,那随风摇曳的正是紫色的芦花。紫色中带着亮亮的白,如绸缎的纤维丝,在阳光照耀下,高雅、明媚、洁净。从“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的诗句中,从“芦花似雪”的渲染里,她以为芦花就是白色的,它的花语正是“纯洁”;从不经意翻阅的画册中,从身旁偶然驶过的田野里,她最多以为芦花白中带灰,或者白里微黄。今天却真真切切地目睹了紫色的芦花。(后来她翻阅商务印书馆1996年修订本的《现代汉语词典》,“芦苇”的词条下写道:“……花紫色。”)

紫芦花的挽留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紫芦花的挽留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紫芦花的挽留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紫芦花的挽留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紫芦花的挽留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紫芦花的挽留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紫芦花的挽留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紫芦花的挽留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紫芦花的挽留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紫芦花的挽留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紫芦花的挽留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紫芦花的挽留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紫芦花的挽留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紫芦花的挽留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紫芦花的挽留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紫芦花的挽留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紫芦花的挽留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在开满紫芦花的小溪边,在山道对岸,他们看到一个小村落。将车泊在路边,穿过石桥和竹林,闲适地走进村子。

 村子很古旧,只有几幢沧桑的闽式百年老屋。听村民说,此村当年只有一户人家,一户躲在深山的大财主。财主娶了两房妻子,均未生育,后来收了丫环为偏房,居然就传宗接代下来了。如今,仅几位老人仍居住于此。他们在村民的指点下,走进大房子。正房坐北朝南,是那种南方常见的风格。不同的是,正房的西侧没有厢房,所有的五间厢房,都在正房的东侧,南北走向、坐东朝西,正对着正房,排成一列,由一条木质双层长廊,穿过房屋正中,将正房和厢房连在一起,象一串糖葫芦。

 她在最后一间厢房流连很久。那是一幢两层楼、两开间的小木屋。二楼朝东的一间,开着一个圆形的窗户,正对着溪流。窗下几株芭蕉,放眼满山青翠,耳边是潺潺的溪流声。

 她听到他与第四厢房的老人,用当地方言交谈,大意是,想联系第五厢房的主人,将小楼长期租赁下来,拿一笔钱修缉此楼。以后每年,她可以来此居住一段时间,写字作画。他对她说,此楼安全。因为,楼的尽头是崖壁,若想进入此楼,必须穿过有人居住的四间厢房,而又与它们保持一定的距离,很安静。

 她想起去年,她只是随口说,她想退休后,在乡下置一块地,建一小庐,廊前种菊、屋后种瓜。他听后,竟然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跑遍榕城四周的乡村。他说虽然离退休还有近二十年时间,但现在可以先行动了。最后的结论是,看来置地自建房有难度,一是批地问题,二是安全问题。最好的办法是,将来看中某处,租农民的房子,这样较安全。他笑称,你这样的村妇太扎眼的。

 此地离温泉区仅十分钟车程。她建议晚上住在附近的农家客栈,不住温泉区的现代宾馆。

 

   

 下午到达黄楮林温泉景区。景区属于低陵地貌,沟谷纵横,周围群山环绕,峰峦叠嶂,飞瀑流泉,碧翠嫣然。露天休闲温泉以青龙峡谷底部的天池为中心,借助天然的地势,从谷底到山腰,沿着溪流拾级而上。汤池星罗棋布,错落有致。

 躺在光滑起伏的岩石上,温泉刚好淹了全身,只将脑袋搭在岩壁上,露出水面。温温热热的泉水,柔柔地揽住身体,疲惫渐渐远去。山谷间轰隆隆的水声,充满了从水面到谷顶的整个空间,清脆的鸟鸣声在轰隆的谷顶之上、蓝天之下。

 他躺在她的身旁,闭着眼睛。却不似她躺得妥贴,一忽儿一忽儿在浮力作用下,滑向池底,泉水漫过口鼻。看他象落水狗一样使劲甩水的样子,她开心地久违地笑起来,山谷上方紫芦花的颜色跌进她的眼眸。

 第二天,从群鸟欢唱的空谷骊歌声中醒来,轻轻地伸个懒腰,满山的树叶都那么干净、清爽。

 离开客栈之后,他们沿着316国道继续向西部山区行进。原想走一段就折回来,在一路间或出现的紫芦花的指引下,却越走越远,走走停停,化了几个小时。他笑说,有这么长的时间都可以开回浙江老家了。

 在连续的盘山公路之后,他们到达戴云山脉的深处。站在群山之巅,依着芦苇,俯看鬼斧神工的联合梯田,直到夕阳西下。

 第三天,小雨淅沥,群山之间云蒸雾绕,他们走高速公路返回榕城。

 一路上,她的思绪总是缠绕着紫芦花。想着,以为自己理解的事物,也许并不尽然。以为只是苍白的芦苇,原来还有亮紫的优雅,体贴而温暖。他们明媚得如冬日暖阳,如身边的亲人,如远方的问候。那种温暖,很纯粹,源于心灵的感知。她想,能透过琐碎,于无意义中觅得理由,展颜继续走下去,就是为了爱惜那些纯粹的体贴和温暖吧。

 回到家,他手撑着腰部跨出车门,脸上闪过一丝苦痛。她想,她是否应放弃今生绝不开车的誓言,壮起胆子去学开车,这样外出时轮流开车,估计就不会太累。

 打开家门,女儿雀跃着扑进怀里,调皮地喊着:“欢迎爸爸妈妈蜜月归来!”

                                                                                2010年12月4日

紫芦花的挽留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796)| 评论(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