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感性地生活,理性地选择。

 
 
 

日志

 
 

逝者如斯夫  

2010-12-19 19:33:19|  分类: 恋恋红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桃之夭夭~舒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孔子站在河边曰了两千五百年了,叹日月运行、花开木落、人生百态,如东去之水,滔滔。

 不过,现在,当我头脑中冒出我的祖师爷的这句话时,我其实想说的不是时光流逝,不是岁月无常。而是,他在那站了那么久,独孤求败的心都有了吧?

 他的思想如星辰璀璨夺目,泽被后世,开数十代之先河。可我老纠缠于一个苦恼的问题:启迪了后人的智慧,又怎会框涸了后人的思想?

 我从河里湿漉漉地爬起来,也站到河边。当然,我绝不可能站在他老人家身旁。鉴于现已是民主文明时代,我的自我意识和人格已经觉悟,所以,也不会跪着或者匍匐在他脚下。

 我站在自己的河边。

 孔子面前的河水,慢慢流淌了两千五百年;而我面前的河水,只化五十年时间,忽悠一下就淌过去了,其势汹汹不可强挡,带着些许混浊、些许的暗。呵,以五十倍的流速。“濯足急流,抽足再入,已非前水。”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太快。二十年前的年轻人,曾以嘶哑绝望地呐喊震惊过世人。

 现在,我的尾骨在疼痛,它让我想起,我的第一批学生。尾骨疼痛时,令我难以落座;腰椎疼痛时,是难以起立。你看,即使是最碎小的事,多想两下,发现就很有意思。苏格拉底说,没有经过反思的人生是毫无意义的。我要好好想想,以面对河流的姿势。

 

 刚走上三尺讲坛时,自己也不过是个学生,年龄并不比我的学生大多少,甚至更小。我能向他们传递什么呢?只有热情和勇气罢了。那时候,人们对市场、证券、经营这些词还很陌生,而我彼时热衷于西方经济学,总喜欢向这帮工科学生贩卖数学模型演绎,将手中的粉笔,从黑板的这头挥写到另一头,长长的直发悠悠晃着,白色的粉尘飘浮在我四周。

 他们不喊我老师,喜欢喊我为姐。他们说,姐,参加我们的班级活动,一起去西湖滑旱冰吧,一起去闽江边烧烤吧。我不敢玩冒险的运动,却喜欢冒险的行为。那时,我已不再用笔写诗。对于诗人,写诗属于精神活动。而我将生活本身作成了诗,像写诗一样地生活。像写诗一样地生活是需要走神的,我滑旱冰的时候走神了,于是摔伤了尾骨。

 现在,我依然不写诗,但也不与学生一起出游了。每次,车从大桥上滑过,往下看,闽江的水似乎比以前浩荡,江中的沙洲很少露出水面了。可我每次,依然能看到他们的身影,很远很小,站在沙洲向我招手:阿展姐,别怕。笑声像阳光折射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闪出无数的碎片,惊起白羽毛的水鸟。笑声落在我心底,一定也落在如今已年届中年的学生的心底吧。

 

 我对我的第三批学生说,今天,我给你们上最后一课,我不再教书了,我要驰骋商场。我念了丰子恺的一段文:你别挽留,我有出鞘宝剑,自可不与人群。那晚,没有月亮,星星也很少。坐在图书馆前的草地上,大家围成一圈,我坐在中间。献给我的那首歌是什么名字,我忘记了,只记得一句:“朋友你要走……”唱得很低沉、压抑却深情。一个青年女教师,毅然下海,她说她学了一堆理论,却没有实践,她说她想试试她学的这些有无价值,她的活着有无价值。她的举动一定触动了他们心底里将要睡去的挣扎和梦想。低沉的歌声中,有萌动的对于未知的激情。

 初夏的一天,有个学生坐了六个小时的长途车,来到我的公司。家庭变故、情感受挫、前途渺茫,他一整个下午都没说话,没有抱怨也没有流泪,脸上是极度失落后的平静。我明白他不需要诉说或者安慰,需要的是黑暗里的一点微光,迷雾中的一声哨音,在某个方向闪烁一下,指引一条出路。我说,从来就没有宿命,人生其实是在年轻时不经意的那些小碎步铺垫出来的。只要此时在意那些碎步,人生可以塑造,也可以超越。我又问,英语成绩怎样?不错。数学呢?差点。喜欢本专业吗?采矿专业,福建有像样的矿山吗?我说,那就改行,跨专业报考文科的硕士研究生吧。现在重视读书的人太少,谁都想着经商挣钱。钱可以挣一辈子,读书的机会却不多。

 我说,我要重回学校教书,你可以作我的正式弟子。人生要学会选择,既包括判断形势选对机会,也包括选择放弃和选择回头。商场不缺女强人、女富婆,这个门槛其实不高。当初学生围着我唱歌送行的那一幕,老在我头脑中闪现。或许大学的讲坛,更适合体现我的价值。

 那个学生后来从我系硕士毕业后投身IT行业,已是小有成就的老总。更令人欣慰的是,他从家族阴影中挣脱出来,摆脱了家庭成员全是离异的宿命,夫妻恩爱如初,孩子快乐成长。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有从机械专业毕业,却选择成了播音主持人;有的回到西部地区,专业知识大派用场;有的回乡做了村官,让巴掌的土地成了理想的试验场……人人都有追求成功的梦想,但最大的成功是选择以自己的方式快乐地工作生活。人人都有权利追求幸福,但幸福是个体的体验。我无法告诉他们怎样获得幸福。但,我可以试着引导他们怎样选择,才能获得内心的自由。

 

 过去,我教学生选择,如今我不教学生如何选择了。我面前的河水流淌得太快,从无权选择,到无法选择,如今却无从选择。因为今天,选择的领域更宽了,但被选中的概率大不如前。

 我想,他们也不需要我的答案,他们需要的是学会思考。思考,比选择更重要,思考是选择的前提。跳出狭隘的空间,以更高远、更广阔的视角,哲学地思考。在纷纭复杂的现实面前,我们教学生技能以资生存,教其历史以资理解、教其文学以资表达,更重要的教其哲学以资反思。所以,我想教他们思考。尽可能地张开翅膀,以飞翔的姿势,思考。

 只有思考,独立地思考,才能真正领会智慧,跳出框毂,释放思想的火焰。

 以我的浅陋与无知,所做的一切也许只是痴心妄想。但我不能因为可能的徒劳无益,而不为之。知可为而不为,是渎职;知不可为而为之,或许悲壮,然生命因此而丰满。我看到面前的学生,像流水一样地经过。他们就像四处寻觅的小鸟,衔了那枚思想的小核而去。或许,在某个时辰,敲开记忆的窗扉,在园里开出遍地的草、满树的花。

                                                                                        2010-12-19

  评论这张
 
阅读(809)| 评论(8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