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感性地生活,理性地选择。

 
 
 

日志

 
 

知我无情有情(一)  

2010-01-19 23:09:25|  分类: 惊鸿一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桃之夭夭~舒 

     按照寻常的表现手法,许多文学艺术作品,总是选择将不幸降临的时辰,与暴风、阴雨、寒冷或黑夜,同时登场的吧?可是现实并不是按照人们的逻辑思维行走的。更多时候,一些噩耗的来临,一些道路的转折,发生在毫无来由的明媚时刻,仿佛是谁开了一个不懂世故的玩笑。

  今天依然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南方滨海城市的冬日,天总是碧空如洗,惬意、慵懒。苏兰正专注于某个概念绞尽脑汁的时候,阳台外的三角梅扑楞楞晃动了一下,她只是很随意浏览了一眼窗外,就看到三角梅那竭力伸向空中的褐色荆条上,立着一只白鸽子,正随着荆条的弹动拿圆圆的眼珠子,探究般地看着她。

  暴风、阴雨、寒冷、黑夜,就是在那一刹那间,同时呼啸而至的。苏兰从座位上跳起来,她开始怀疑身边的空气,安静的角落里,会不会突然蹦出一个声音、头像?她轻咳了一声,调整一下肩膀高度,然后若无其事地走到阳台。楼下人行道在阳光下闪着白茫茫的光,远处的栅栏外绿草和椰树静静地立着,如常。

  但阴恻恻的感觉,却一路攀爬过来,从衣领后延伸到后背,然后到四肢、到达内心最隐匿的角落。回忆过去就是思念吗?二十年的时间,对于生者,真如弹指一挥间,但如果是对于一个已经不存在的生命,时间的概念还有意义吗?如果还有,那该转化成什么?

 

  苏兰属于那种第一眼看上去并不漂亮,但一开口说话就能颠覆印象的人。她说话的方式与常人不一样,象写诗,总爱营造意境,而且带着十分的诚意和热情,即使一个沉闷木讷的陌生人,也会被她阳光般的笑容和语言照耀得面含微笑。严肃起来的时候,话语变得简洁深刻又干脆,所以与她交谈是很畅快的事。安静下来的时候,眼角眉梢在从容淡定里,却总有藏不住的忧郁。这些迷一般的个性特征,令不少认识她的男人莫明其妙地讶异、无法抑制地沉迷。

  刚从S大毕业,来到F大教书的时候,苏兰对S大的怀念简直是有一种恶狠狠的味道,那就是:S大什么都好,全国独一无二。春天的木棉花、夏天的凤凰花、秋天的相思林、冬天的三角梅,都是那么浓浓烈烈,绝配才子佳人的风情。于是,赋闲的时候,特别喜欢与S大的校友们在一起,随便在哪个场合遇上S大的校友,都跟见着亲人一样。苏兰初识张童的时候,也是那么没心没肺地笑着,但他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却令苏兰的笑容凝在半空中。他说:“那只鸽子,怎么处置了?”

  那天晚上在老马的宿舍,一群文青在一起胡侃,老马是S大的某诗社前社长,现也在F大教书。老马并不老,是因为个子瘦小,人们调侃着叫习惯的。张童就坐在苏兰对面,现是老马的舍友,也是同年从S大毕业过来的。他先开始坐在那里一直没说话,面带微笑,有些羞怯,眼神很忧郁,被他看一眼,你会感觉有一阵凉风扫过。苏兰不太喜欢阴郁的男生,所以除了四目相对时微笑一下外,并没在意。就是在周围的气氛被苏兰调理得很随意温暖的时候,张童对她说了第一句话:“那只鸽子,怎么处置了?”

  苏兰的反应,在惊讶之余是快乐的。张童提到的那只鸽子,是毕业前的那个春天飞来的,就停在苏兰宿舍门前的走廊上。小鸽子走路一步一摆,憨态可掬,惹人喜爱。同学们新鲜一阵就过去了。苏兰却认了真,她疼惜那只失群的鸽子。第一天,她在走廊上磨蹭了很久,从生疏到熟稔,从排斥到亲近,小鸽子很快就成了苏兰的朋友。苏兰去市场买了专门的食物,小鸽子白天来,晚上走,风雨无阻。苏兰每天在走廊上的时间就多了些,有时候陪小鸽子玩,有时候只是站着发呆,小鸽子立在半人多高的护栏上,一起发呆。

  苏兰站立在走廊上,刚好可以俯视前面男生宿舍的最高两层。S大的女生楼位置很独特,高高地立在石井山上,三面的山坡用石头彻成垂直的峭壁,有五层楼那么高,靠山的一面挖成深三米多的沟。并且四周再围上铁丝网,大伙笑称应叫珍稀动物园,或是关押犯人的伊夫堡。

  大楼的走廊是背对着大海的,所以苏兰站在走廊上的时候,海涛声就没有那么明显,但对面男生楼的动静就听得多了些。笛声就是在鸽子与苏兰一起在走廊上的时候,一改偶尔的夜晚奏响,变成每天如约而起的。每次总是那首《知我无情有情》(谁濒临绝境,心中会不吃惊;谁临困苦里,身边会不冷清;无援助没照应,哪一着敢说必胜。谁人到黑夜,不望能照明,谁能做我公正,静静听我心声。易地换处境,怎说应不应;人从热渐化冰,冷面是我承认;谁能再假定,知我无情有情。)悠扬的笛声里,有一种无助得令人心酸、倔强得令人疼惜的情绪,契合了她某种不敢言说的心境。

 

  看一眼他床头挂着的各式笛管,苏兰恍然大悟。他,关注自己多久了?苏兰看着这张自然卷曲的黑发下英气十足的脸,忧郁的眼睛,并不反感,倒有些温馨。这多象是一个美丽的爱情故事的开头,谁能想到魔鬼也是轻歌曼舞着降临?

(待续)

                                                         2010年1月19日

  评论这张
 
阅读(539)|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