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感性地生活,理性地选择。

 
 
 

日志

 
 

杞 忧  

2010-01-13 20:45:18|  分类: 非鱼之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桃之夭夭~舒

  这样的场景对于我是最熟悉不过的了,熟悉到如日常的作息,如影随形几十年,成为生命历程中的一个又一个结节。空气变得像蛋清一样地纯粹,似乎所有的存在都传递着与时间赛跑的节律。答题的沙沙声,和着克制而拉长的喘息,那种愿望与时间的赛跑,总有一种陷入芝诺的思维诱惑,感觉阿基里斯永远追不上乌龟的荒谬与无力。

  天阴沉沉的,潮湿得像随手抓把空气都能挤出水来,那些旧伤就又是隐隐地疼。但依然要昂着头,迈着大步走出从容与笃定,从一座教学楼到另一座教学楼,一间考场到另一间考场。在一派肃穆的气氛中,只有我的脚步声在张扬,仿佛君临天下。照例是威严冷漠地扫一眼全场,然后用浮出的一点微笑朝监考老师点头,签字,然后离开。

  五十几间考场,走到剩下最后一幢教学楼时,心底突然生出异样的感觉:我不是在巡考,而是在作告别。进去,签个字,然后告别……如果许多事件、许多情节都可以这么一签了之,活着是会更简单,还是更复杂?   

  那些考场表情:监考人的一脸严肃、考生的满脸庄重,在我眼里竟有些滑稽。每个青年学生都希望自己活得有思想、能掌握思维的翅膀,在智慧的天空自由翱翔。然而在一纸考卷面前、在之后的一纸文凭面前,很快就向世俗与功利缴了械。他们毕其功于一役的,只是要将这几天挑灯夜战、生吞活剥下来的课本知识,搜肠刮肚地吐出来。那些一次次组织教师进行的艰辛探索、一场场课堂的调动与启迪,此时已灰飞烟灭。教材里已经明确地给出答题思路,我的标准答案早已发到各个教师的邮箱。这是制度定出的标准,一种评判的规范。然而这却不是我想要给学生的那些被我高高捧起的所谓能够临驾于生活之上的客观而理性的思维方式。规则制定者竟是对规则的第一个嘲弄者,这是一种怎样的行走方式?是思想向规则的屈服,还是思想向规则发出的呐喊?

  放眼四周,呐喊声是越来越多了,然而那些呐喊声大多发自体制之外,边缘地带。体制之外的呐喊更多的是缘于利益,而非缘于公正无私的辩护。这是民主的本意,却不是民主的进步。民主的本意就是对经济利益的再调整。所以今天的所谓民主呼声的涌动,实质不过是失意者的躁动,离真正的理智觉醒、思想觉悟相距甚远。

 只在体制之外的呐喊者,一旦被体制收编,往往即刻换上了维护者的媚态嘴脸。每个人都在骂吃人者,其实只要有机会自己也会麻利地吃人。此时,我想起上个月出外考察,地方部门竟然派警车鸣笛开道。看到同行者那副受用的神情,我突然厌恶起自己。我,在怒目旁观的行人眼里,一定也是那么面目可憎?

  站在最后一间教学楼前,我已经迈不出轻松的脚步。大学之所以是大学,只有一个理由,即它们必须是批判的中心。知识在流变,谁是那个穿刺的牛虻?一个不能批判地思考问题、不能为自己的想法辩护、也不能理解别人想法的人,能正确地运用民主权利吗?一个没有思维力的社会,能是一个文明的社会吗?

  送走一批批青年学子,我惟有空叹: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最后,你什么也改变不了,与时光赛跑的结果,只有一个:老去。与世俗赛跑的结果,只有一个:死去。

                                                                       2010年1月13日

 

  评论这张
 
阅读(378)| 评论(6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