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感性地生活,理性地选择。

 
 
 

日志

 
 

幸福不是毛毛雨  

2009-06-02 06:57:33|  分类: 随感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桃之夭夭~舒    [原创]

 我准备去北京西郊,做一个独行侠,带上简单的行李,当然还有我的瑞士军刀。

 我的习惯,每出差到一个城市,买一张地图。抵达的当晚,躺在宾馆的床上,将地图研究一遍。得空时,按照头脑中记下的地图,一个人去游荡。

 在我来社科院之前,曾多次出差到北京,每一次察看地图,眼睛都会瞟到西郊的“门头沟”这个地名。门头沟,对我而言,是苍白的,仅一个地名而已,然在头脑中盘旋已久。我与那个年代出生的其他人一样,在“我爱北京天安门”的歌声中长大,每次谈到北京,头脑中出现的一定是天安门城楼的形象。但奇怪,在我头脑中同时出现的还有“门头沟”这个地名。我狠狠地思索了一下,对“门头沟”这个词的接触,应该是来自小时候看过的一部农村题材的电影,再想,就什么也没有了。但我为什么会执着于这个地名?好,我今天就去揭开这个谜。

 出发前,再仔细看一遍北京西郊门头沟区的地图,“斋塘”这个名字印入我的眼帘,决定了,目的地:门头沟区的斋塘镇。坐地铁一号线到终点站“苹果园”,然后换乘公交车,到达斋塘,两个小时的车程。

 汽车一路西行,两旁都是嶙峋光秃的荒山。司机告诉我,门头沟的地表以石灰岩为主,所以很难长树。车再行一段,发现公路两旁有很多卖樱桃的摊子,都是现摘的,粒粒鲜红饱满,颗颗晶莹欲滴。一下子,我想起来了,我为什么会对“门头沟”这个名字有如此深刻的印象,是因为那部描述门头沟农村的电影中的一首插曲:“樱桃好吃树难栽,不下苦功花不开。幸福不是毛毛雨,它不会自己掉下来。”歌不是很好听,但比喻很奇怪,让人印象深刻。小时候的我,对人生不可能有多深的理解,但每当我遇到挫折或困难,就会在心里对自己说:幸福不是毛毛雨。原来就这么简单呀。

 斋塘镇到了,谜底亦已揭晓,下一步呢?斋塘,一个京西重镇,明代军事隘口,对我而言其魅力已失。下一步,我看了一下路旁的旅游地图,"爨底下村”这个村名吸引了我,去斋塘镇爨底下村!

 因为是假期的最后一天,当我到达爨底下村时,成群的游客已经退潮,这正是我所需要的清静。

 爨底下村的“爨”字,念cuan,同篡,是个会意字:“兴”字头、“林”字腰,“大”字下面架“火”烧.商务印书馆1998年版《现代汉语词典》记载:一、烧火煮饭;二、炉灶;三、姓氏。

 爨底下村始建于明永乐年间,已有500年的历史。最吸引人的地方在于76套保存完好的明清时期的院落。整个村落依山而建,呈扇形结构延伸,布局严谨,错落有序,貌似元宝,形成独具特色的山地四合院。样式自由灵活,装饰异常,已成为名副其实的影视基地和写生基地,是“北京的小布达拉宫”。2003年被列入首批“中国历史文化名村”,这里家家都是客栈、户户都是餐店。自开辟民俗文化旅游以来,已成为京郊农村的富裕村,户均年收逾十万元。

 爨底下村的美景以图为证,朋友们有机会可以亲自来体验,我这枝笨拙的笔,无法酣畅淋漓地描述。此时,我真正想表达的是,这些年来我一直进行的思考:工业化和城市化才是区域发展的根本出路吗?农村和谐、农业发展、农民幸福的途径究竟是什么?

 中国现在还有70%的农业人口,欲实现现代化的其中一条:城镇化的目标,既使农业人口达到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平即25%,将有6至7亿农业人口要转移到非农产业,这相当于欧洲人口的总和,既使我们每年安置相当于一个加拿大,也要半个世纪才能完成。若富裕起来的中国人每人每天吃一只鸡蛋,将吃掉澳大利亚农场一年的产量,中国富裕之日,将是世界粮荒之时;若中国人均汽油消费量达到美国人均消费量的一半,那么将消耗全世界汽油产量的一半以上,若中国人均汽油消费量达到美国的水平,那么全世界年产汽油量将不够中国消耗,中国富裕之日,将是世界油荒之时。中国改革开放30年成绩有目共睹,但是4倍的GNP增长,却用了17倍的能耗和物耗,这是无以为继的发展之路!

 引申开去:我始终坚持福建省的区域发展道路应该是,不走从轻工业向重化工业升级的常规工业化发展道路,而走以特色农业与高新技术相结合的轻型结构发展道路,非常规发展,用先进技术支持精细农业,发展西部山区绿色产业和东部沿海蓝色产业。去年,我带领全省骨干教师“海西行”,五天的行程里,考察了沿海近几年投产的重大项目。看着一个电力供给过剩的区域,仍在大上火电项目,焚烧着已日益缺乏的煤炭资源,我的心怎么也轻松不起来。难为了省电视台的那位小伙子,一路扛着摄像机跟着我,我安排其他老师去接受采访,自己坚决不说。最后小伙子恳请我帮忙他完成任务,我说:没用的,我想说的你一定交不了差;你能交差的,我不想违心去说。

 工业化决不是农业发展之唯一出路,爨底下村今天的富裕恰恰是过去的岁月里,工业化的足迹未曾深入这片土地,才使它得以保存原貌,以扬其特色、叩开幸福之门。爨底下村的模式虽不可大量复制、不可盲目照搬,然却再一次给我们启示:幸福就是以自己的方式,实现与社会、与自然的和谐。

 ......

 我在爨底下村的古朴风景里流连忘返。这里的夜晚,静谧安宁,星星在如墨的天幕,闪烁着耀眼的光辉;我在紫石砌就的小巷里穿梭,像个自由的孤魂,身后跟一条不熟悉的黄狗。晨露里,登上对面的小山,远眺爨底下村的炊烟、缕缕升起,保洁车在主街上迤逦着洒水。黄昏时的爨底下村最是迷人,村里的老人们在游人离去后变得安静的街道上,悠然富足地漫步。时光仿佛退回五百年,我在质朴、纯净的慢生活里沉醉,洗却一身的疲惫,张开双臂,轻歌曼舞,将山风抱个满怀。老人们看着我,友善地微笑。哦,幸福不是毛毛雨。

 东家问我将住几天,我一笑:“随意。”我将电脑带上了,有无线上网,随时随地可以进入工作状态,在心里对自己说:“我将呆到弹尽粮绝。”

                                                                                            2009/05/30

           [原创]  幸福不是毛毛雨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博客

         [原创]  幸福不是毛毛雨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博客

         [原创]  幸福不是毛毛雨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博客

         [原创]  幸福不是毛毛雨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05)|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