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感性地生活,理性地选择。

 
 
 

日志

 
 

一 路 惊 魂  

2009-03-31 13:07:38|  分类: 恋恋红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桃之夭夭~舒

   有位好友来北京出差,住在海淀区。我昨天一早与她约好,下了班以后去看她,请她吃饭,说姐俩要好好聊聊。

   虽然我上班地点在建国门,可是单位宿舍在通州区,位置比较偏僻。我在心里计划吃饭时间五点到八点,三个小时估计够了。十点钟可以回到家。没想到两人见面聊得特起劲,不知不觉忘了时间。朋友是国内首批营养师,又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和心理学知识,话题自然就非常宽泛。等分手回家时,才注意到时间有点晚了。

   先坐公交107路,再坐地铁2号线,倒1号线,再倒城铁八通线。等我在通州北苑站下车时,对于北京效区而言,夜确实有点深了。

   从城铁车站步行到住处,路上也就只需要十五分钟的路程。不过其中有一段路是在城铁桥下,路旁简易围墙里成片的房子刚刚封顶,尚无人居住,只能算是工地。白天时行走的人就很少。刚出车站时,也曾想过安全起见,干脆打个出租车。巧的是,往同一方向走的人有四五个,就打消了叫出租车的念头。

   出了车站往西走,50米左右是一个小十字路口。到了路口,其中三个人,穿过马路往新华大街方向去了。只留下了我,还有走在最前面、离我大概有十来米距离的一个女孩子,走向了那段僻静的路。

   虽然已是三月下旬,可是北京这几天倒春寒,比冬天还冷,真是春寒料峭呀。估计人们都躲在家里,早早地休息了,所以夜晚显得特别安静。头顶上呼啸而过的城铁,那声音使冷风更添了一种嗖嗖的感觉。远处的路灯刚好被城铁桥基挡住了,路面很幽暗。我想赶上前面的女孩,与她结伴而行,还可以边走边聊。与朋友神侃时的兴奋劲,还没过呢。我加快了步伐向她接近,才发现这女孩,走路很快,一幅闷着脑袋专心赶路的样子。于是我带了点小跑去追她,我都有点喘气了,可还有三米多的距离就是缩短不了。我想喊:“等等我,你走太快,我跟不上。”

   可是,不对!看那女孩子梗着脖子,根本没有想搭理我的意思,始终没有扭头望后瞧。而且这哪里是走路呀,根本就是竞走嘛,就差没飞奔起来了。我慢她快,我快她更快。想叫住她一起走的那份心也就淡了下去。看来她警惕我了,算,不跟她了,我自己走吧。可是回头看看,后面长长的路上空荡荡的,真还有点怕,若我不紧盯着她,依她这种走路速度,很快就会把我甩下,剩我孤零零一个人。我手上提的皮包里装的可都是值钱的东西呀。这样想着,就打定了主意与她保持着三米的距离。

   象比赛一样走了一段,我就有点吃不消了。气喘得厉害,好象要把我的胸腔挤破了。后悔自己平时没有锻练哪,跑步尤其不行。记得大一体育课考试时,女子800米下来,我休克了。考100米时,我感觉自己跑得飞快,整个人都要象皮球一样往前滚起来了。却瞄眼看到同学们都在笑,尤其新闻系那几个女生,简直是笑得前俯后仰。后来我问她们笑什么,她们说你跑步象散步,晕!我是个不爱运动的大懒虫。我每次出去旅行从不多走、从不爬山,都是在山脚下乘凉的。前年去庐山,一到了景区,我就租了个吊床,系在两棵大树之间,捧着碧绿的莲蓬吃着新鲜的莲子,还睡了一觉,等待同事们看完风景与我会合。我还头头是道:庄子曰不刻意而高。现在后悔了吧?

    行行好,前面的姑娘,你慢些走吧,你回头看一下呀,我是个女的,当下好象没有女歹徒吧。你回头看一看吧,不要把自己吓坏了呀,看一看,就可以放心了。我,长得很斯文的,戴一幅眼镜,长发披肩,还穿着长及脚背的大摆裙,裙裾飘飘,可以飘出半米多的幅度,绝对不象坏人!且慢,确实不象坏人,但也不象人,倒象个鬼。阴森森的路,阴飕飕的风,阴测测的天,天上一弯冰凉的月牙,地上一个紧盯不放的女鬼。她若回头估计也会吓得半死。北京的这个时候,哪有人象我这样大冷天穿着轻飘飘的长裙的?都怪我臭美。

    终于走完了这段令人心悸的边路,向南折进了杨庄路。路上有零星的汽车开过,两旁还有商店,不过都打烊了,马路上也没人。我放慢了脚步,心想用不着跟了。这样一来,与女孩的距离就拉开了十几米。女孩很快就穿过马路到了对面。我也要过马路的,看来与这女孩真是同路。我横穿马路是跑着过的,因为怕路上的车辆。这一跑,又与女孩拉近了距离,倒真有点象跟踪了。我在心里笑了笑,若她与我进同一小区,会更象跟踪。没想到她真的进了我住的那个小区,失笑。

   我进小区前看了门卫一眼,那人裹着棉大衣,一脸麻木。我们这个小区比较老,有几十栋房子,物业管理形同虚设,失窃事件时有发生。奇怪,前面的女孩怎么一晃眼就不见了?进了小区有一段较长的通道,两旁种着柏树,黑魆魆的。女孩怎么一下就没了?边想着边放松地往前走。经过一棵柏树时,突然看到旁边竖着一个人影。一惊之下,我扯开我的天生丽质女高音大叫,声音嘹亮;旁边那人可能没想到我会大叫,被吓得闭着眼睛也大叫,声音凄厉悠长。定睛一看,就是刚才那女孩,一张小脸苍白惊恐,两眼泪水嘀嗒。惊甫未定,她斥责:为什么跟踪我!我抚胸庆幸:幸好你没拿砖拍我。

   交谈后得知,原来我们俩就住在前后楼。

                                       2009/03/31

  评论这张
 
阅读(318)|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