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感性地生活,理性地选择。

 
 
 

日志

 
 

儿时一场荒唐梦  

2009-03-12 19:37:29|  分类: 恋恋红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儿时一场荒唐梦 - 桃之夭夭~舒 - 桃之夭夭~舒的博客的故乡在兰溪,县城就以那条江为名,又叫兰江,在钱塘江的上游。这条美丽的充满诗情画意的Z型河流,沿着曲折的河道,依次叫兰江、富春江、钱塘江,然后奔腾到东海。唐代诗人戴叔伦曾经在《兰溪棹歌》(唐诗三百首)中描述过三月的兰溪,柳树桃花鲤鱼跃的情景:“凉月如眉挂柳湾,越中山色镜中看。兰溪三日桃花雨,半夜鲤鱼来上滩。”

儿时一场荒唐梦 - 桃之夭夭 - 桃之夭夭的博客兰溪城关紧挨着兰江。在孩提时代的记忆里,江面来往船只很多,十分的繁华忙碌。有首尾相连像条长龙的乌篷船队、有升着高高白帆的摇橹船、更多的是鸣着汽笛的大客船、偶尔会有小舢板在江面上飘呀飘。小时候最得意的事情是,只要站在江边,使劲挥手,总会有船队或摇橹船靠过来,捎上我去想去的地方。他们还会拿出挂在船头风干的鱼、请我吃香喷喷的米饭。这大概是那个年代里最腐败的事了吧。每天晚上都在江面上传来的既悠扬又暗哑的汽笛声中睡去,每天早上又在既悠扬又暗哑的汽笛声中醒来。

儿时一场荒唐梦 - 桃之夭夭 - 桃之夭夭的博客我上学前大多时间住外婆家。在兰溪古城区有一条古老的小巷,叫探花巷。就像戴望舒所描述的那种悠长、悠长又寂寥的小巷。不过两边的深宅大院,使小巷显得逼仄、压抑。青石板铺的天井常年湿漉漉的。北屋有一处楼梯,并不通往任何房间,只通向一个两米见方的平台。平台离周围的屋顶还有一米多的高度,四周围着栏杆。楼梯、平台、栏杆都是木质的。走上去才发现是普通屋顶探出的一个亭子间,高高地擎在四周黑压压的屋顶上,像一把大伞。我常常一个人坐在那里,抬头,一动不动地,不是看天,而是看屋顶的小草——狗尾巴草,春来时绿了,秋走时枯了,在风中颤栗。外婆这时总会骂一声:“造孽呀,快下来。”其时,我非常想问大人:这是不是就叫墙头草?因为我老听大人们在背地啐骂那种“墙头草,风吹两边倒”的人。不做“墙头草”,这好像是我彼时的一个誓言。这点倒实现了,狷介耿直,择善固执。

儿时一场荒唐梦 - 桃之夭夭 - 桃之夭夭的博客

在随父母蛰居老家的日子,我开始搜罗我的祖居地(一个千年小镇)的历史。当时的小镇只有一条大街,青石板和鹅卵石铺就的,经了千年的磨合,鹅卵石已变得红红光光的。街道两旁都是巍峨的古建筑,雕梁飞檐。柱子和梁都是用原木做成,很粗,两个小孩子才能合抱。我后来走过很多古迹,包括福州的三坊七巷,它们的那些古民居,虽有官宦人家的富贵,却没有舒家庭堂大院的那种气势。

当年,先辈逃难到此,隐姓埋名,立下誓言:世世代代不参加科举、不为官,只过风清云淡的舒心日子,于是改姓了“舒”。所以我们与百家姓中的其他“舒”姓,并不是同一家。祖上占着这一风水宝地,有良田万顷。解放后,舒姓的大量土地都分给周围的村子,成立了一个以它为行政中心的公社,公社的绝大多数良田原都姓舒。

先辈的誓言,后辈们估计是严格遵守了,因为自从在江南扎根之后,一直到民国,真的没有一件值得载入史册的仕途经商的辉煌事,传下的尽是些风流韵事,奢糜的生活。晚清末年,祠堂终于“改革”,立下规定:凡考中举人者,祠堂奖励大米百斗。

到了我的童年时代,当然早已没有了所谓祠堂的规矩。但我在这些历史点滴的刺激下,开始白日做梦:我将来要挣大钱,然后衣锦还乡,重修古街,恢复它旧时辉煌,让人们在此富足地生活(改革开放前,它已穷得与周边的村庄没啥区别了)。这个梦想一直让我处于亢奋、不知天高地厚的状态中。在亢奋中我一边刻苦学习,一边在头脑中规划宏图,具体到这里的人们将来怎么工作、怎么休闲……

后来,我以高考文科状元的成绩,却执意选择了厦门大学经济系,当时在国内属于数一数二的经济学专业。而且厦大是当时唯一一所在特区的部属重点院校。当时的我,大概属于建国以来最早走勤工助学的,也是第一批没有国家分配,自己找工作的。我没有失落,反而异常兴奋,我认为这是对我的磨砺。当把我的人事关系落入高校后,应该也属于较早(1991年)“下海”的“国家干部”吧?。但我后来绝对是第一个“上岸”的。

在“海”里的那些日子,摩拳擦掌、斗志昂扬。那时互联网还没有普及,我们通过电话线和调制解调器组成简易的电脑网络,将新华社、省外贸、省信息中心、福建日报社等的信息,每天传输给各个需要信息的企业,同时也整理当时国内刚起步的股市行情,提供给电视台。那时全国各地还没有经济类电视频道,只有每天早晚十分钟的信息节目,且只有文字。福建人应该还记得《经济快车》栏目,它的数据就是我们整理提供的,这是个国内最早的同类栏目,因此还获过国家级大奖。还有东南广播电台的经济栏目《企业之窗》。与媒体合作开辟经济信息类栏目的同时,也兼做外资企业的产品发布会……

这些在今天看来是赢利滚滚、蒸蒸日上的IT行业、媒体信息广告业,不过当时的企业和人们并不太重视信息和广告,尤其是信息,觉得可有可无。由于“官商的身份,却也做的得心应手。但是随着忙碌的脚步,我开始变得不快乐,非常地不快乐。在觥筹交错里、在灯红酒绿里,我孤独得快窒息。我常常和大家一起笑着唱着,就突然想哭,这种忙碌、逐利、有时不得不虚伪的日子,不是我想要的。我经常从商务酒宴中回来,都会坐在房顶上不睡觉,楞楞地瞪着夜空,一边想着大学时代:图书馆里一排排的书、废寝忘食的阅读、出游探险、饮酒作诗……一边感受到心一阵阵的疼痛。

我终于明白,我血液里流淌着的,不是建功立业的雄心,而是祖辈遗传的对闲适浪漫的向往。可是儿时的梦想,我怎么向自己交代?一场午夜的心脏突然发飙,终于教了我“放弃”的一课……如今,回到高校,两袖清风、心素如简,发现:原来真正的成功就是按照自己的方式,快乐地生活……

几年前回了趟故乡,江南小镇美丽富饶,马路宽阔、楼房高耸,但是镇里的那片老街区,却已败落得面目全非,除非再造,已无法修缉了。

儿时一场荒唐梦 - 桃之夭夭 - 桃之夭夭的博客

                                      桃之夭夭~舒写于2009年3月12日

  评论这张
 
阅读(505)| 评论(5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