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感性地生活,理性地选择。

 
 
 

日志

 
 

怀念落雪  

2009-11-30 21:10:48|  分类: 恋恋红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桃之夭夭~舒

  我已经连续四个冬天里、有不短的时间在北京度过,然却总是与期待中的漫天大雪擦肩而过,要么迎我的是墙角、树篱边的残雪,要么是我南归之后,心仪的瑞雪才翩然而至。

  其实,自从二十年前,我迷恋于热带海洋的喧嚣,沉溺于橡影排沙滩、椰风逐白浪的那刻起,就渐渐疏离了白雪皑皑的景象。当我在静秋一般暖和的冬日里,透过书房阳台上不知疲倦盎然盛开的三角梅,仰望南国湛蓝的天穹时,纷纷扬扬连天接地的鹅毛大雪,成了我生命源头最痛切的依恋和最深沉的期盼。

  记忆深处,落雪的日子,山川肃穆、原野寂静,清凌凌的空气在萧索中透着光阴游走的簌簌声。在日月星辰的华光沐浴中,大地以其至柔至静至美的一派洁白,消融了人间的一切喧哗,人类活动的所有痕迹都退进了自然界辽阔底板的平面象限里。

  落雪的日子,铭刻心底的,是八岁那年的景象。我象一朵絮片附在阿嬷的后背,苍白如雪的脸上,一双如墨的杏眼宁静得似乎没有生气。从严严实实包裹着的围巾里露出两根乌黑粗壮的辫子,辫尾的白色头绳是打小起人们目光探询的焦点、我的委屈抗议和母亲的沉默坚持。四周好安静哪,只有阿嬷的脚步,一下一下沉重地踩进雪地发出瓷实的呱吱声。寒风凛冽,但阿嬷的后背透着棉软的温暖。和着身体的缓慢前行,之前的场景在眼前摇晃:我被从医院移回家,左邻右舍在我房门口站成高高矮矮的一群。我的眼睛穿过大人们的啧啧叹息和孩子们的惊疑好奇,仿佛这一切都与我没有关系,甚至于我还有些沾沾自喜,他们叹与惊的前方,是我毫无痛楚的歇息。一阵小小的骚乱后,阿嬷挤进了房间,她一句话也没说,将已两天滴水不进的我,裹起背上就走。在医学作出无奈放弃之后,在双亲只能掩面绝望的时候,阿嬷的爱和信仰成了我生命的接力。

  倦在阿嬷的后背,我只能看到白雪覆盖的田野和远处挂雪的树丫、更远处银装素裹的山岗。白茫茫的雪原洁净明亮,那种松软和静美,令人的每一个毛孔都伸出触摸捧掬的冲动。在田野平整的雪面上,有一排排鲜明的脚印,横穿田间、跨过田埂,一直拉向远方,有细小的三角型的、也有精致的梅花型的、还有粗大踩得较深看不清形状的......我很想知道,当人们在落雪无边的冬夜里沉睡的时候,是什么精灵在雪地里欢快地奔跑、舞蹈?还有,菜地里那一畦畦的芥菜,以宽大茁壮的叶瓣托着晶莹的雪儿,那形态象翡翠托白玉......大自然的一切此刻在我面前如此栩栩如生,那积雪中每一个清透的间隙都充满了生命的欢喜,它们在向我招手。“阿嬷,”我用微弱如丝的声音叫到,“阿嬷,我要吃芥菜。”

  阿嬷霎时顿了一下,将我从后背换到胸前抱着,眼里泪光闪烁,变调的嘎声中带着明显的喜悦:“好!小白兔要吃青菜啰!”当她弯腰将我往上抬的时候,我看到阿嬷的眼泪滴进面前的雪地,一下钻出细细的孔,发出噗的声响,象水滴到烧烫的灶台上的声音。

  我奇迹般地能进食了,从此一天天好起来。在冬雪消融后的春天,我回到了自己的家。从此阿嬷更坚信,生命的挽留,是与神灵的一场对话与妥协。后来阿嬷成了虔诚的基督教徒。

  对于阿嬷,我所能回报的,就是每次回老家时,都会陪她去教堂,尽管我是个“无神论者”。坐在教堂祥和的氛围中,舒缓优美的圣歌象天籁沁人肺腑、涤荡心灵,那是天国撒向人间的爱的呼唤。那些爱的希冀、那些灵魂的赞歌,象宁馨的洁白的花瓣儿,在我心里落了雪。

  阿嬷已去了天国,我想天国里一定处处洁白如雪。落雪缤纷,是天国撒向人间的生命的希望。

                                                                 2009-11-30

 

  评论这张
 
阅读(730)| 评论(7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