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桃之夭夭~舒的原创博客

感性地生活,理性地选择。

 
 
 
 
 
 
模块内容加载中...
 
 
 
 
 
 
 

别韵十二月之:五月鸣蜩

2017-7-4 8:30:17 阅读74 评论4 42017/07 July4

柳叶鸣蜩绿暗,荷花落日红酣。

三十六陂春水,白头想见江南。

王安石《题西太一宫壁》

鸣蜩,农历五月的别称。农历丁酉年五月,自2017年5月26日至6月23日,经芒种、夏至二节气。

莞彼柳斯,鸣蜩嘒嘒。不觉第二个夏月已逝。日子正一路往熙攘烟尘里去。年岁即已中天,人们在感慨时光流逝的同时,不免加快了脚步,尽管夏天依然有红白紫粉的花儿次第开放,却已没了跃然赏花的情致。石榴、木槿、茉莉、栀子们兀自开在白天的路边,只在夜晚的凉风里,用缕缕清香,唤醒人们关注身边的植物。夏花只为夜晚绽放。

农历五月,绿荫四合,蝉声初起,因此,五月也称“鸣蜩”。蜩,一种小蝉。农历五月,南方有漫长多雨的梅雨季节。每个清晨和黄昏,林间雾气弥散,有极好的光线,犹如一架架轻盈的竖琴,安放在天地间。殷勤的歌者,在那飘渺的林深处,惹烟撩露,要与绿叶清风分享它终于冲出囚笼的喜悦。鸣声清亮,流水一样泅出晨曦暮霭,“垂緌饮清露,流响出疏桐。”古时隐逸之人常以蝉自拟,喻意高标俊逸、清朗疏阔。“实澹泊而寡欲兮,独怡乐而长吟。声皦皦而弥厉兮,似贞士之介心。”

夏日的傍晚,江风浩荡、机船汽笛悠扬、小舟白帆点点。码头上,长笛一声离岸、两声停泊、一长一短掉头……那是儿时的故乡,兰江上繁忙的景象在空气中传播很远,将上游的衢江、下游的富春江,勾连在一起。外婆在院子里,先洒上水,然后将木板和竹床,用条凳架上,蝉声便蚊帐一般,四面围拢而来。木板和竹床的正面,有莹润暗红的光泽。端一碗白粥在手,麦秸编织的圆扇,摇着凉风。灰蝉在林子的幽深处,“是、是”婉转地鼓翼。黑蝉不

作者  | 2017-7-4 8:30:17 | 阅读(74) |评论(4) | 阅读全文>>

别韵十二月之:四月槐序

2017-5-23 18:32:05 阅读118 评论24 232017/05 May23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

白居易《大林寺桃花》

篇首字画| 莫子易 

槐序,农历四月的别称。农历丁酉年四月,自2017年4月26日至5月25日,经立夏、小满二节气。

农历四季是夏季的第一个月,北斗星指向天空的东南方巳位,所以,四月也称“巳月”。巳是起,指阳气已盛,万物蓬勃兹萌于阳气之下。《尔雅? 释天》云:“四月为余”。古人释义:“四月万物皆生枝叶,故曰余。余,舒也。”(写到此处,思路噼啪开叉:哈,我姓舒。)

蓝花楹 | 舒 摄于旗山校区

四月,百木枝长叶茂。从林子上方看下去,树叶密匝匝枝条不见,不似春天时的疏淡,那万叶丛中不知有多少宝藏。偶尔摇摆的绿浪,泄露了风的走向。鸟儿只闻其声,踪迹不见。四月的绿,是一年里最好的绿。所有的树木,青翠欲滴,每张叶片都干干净净地,在清凉的风中舒坦地呼吸。炎热的酷暑未曾暴晒它们,尘埃也尚未遮蔽它们,叶片上的绒毛折射着柔美的阳光,流水一般地抒情。阳台前方那排沙罗树,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半月前还是满树金黄、一地黄金,转身已是一袭翠衣如羽,亭亭然站在树林外围张望。

四月草的绿 | 图片来自于毛歌的美篇

四月别称槐序,槐树槐花便是当月的主角。古人提到槐花的诗词不少,但多半关乎民间愁苦、驿路征鸿,格调较低沉。唯韦庄“长安十二槐花陌,曾负秋风多少秋”,白居易“蝉发一声时,槐花带两枝”不那么沉郁。槐花是与寻常百姓生活很紧密的花儿,难怪平民诗人白居易写槐花诗

作者  | 2017-5-23 18:32:05 | 阅读(118) |评论(24) | 阅读全文>>

别韵十二月之 三月莺时

2017-4-28 16:07:45 阅读146 评论15 282017/04 Apr28

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江南春--杜牧)

篇首字画| 莫子易

莺时,农历三月的别称。农历丁酉年三月,自2017年3月28日至4月25日,经清明、谷雨二节气。

李花雪 |图片来源于弯刀的美篇

此时孟仲季三春已相继登场,莺飞草长、万物复苏,人与自然似谈了一场旖旎的恋爱。一月,彼时初见,欢喜雀跃沉迷其间不自知;二月猛觉痴迷却猜疑,其间辗转试探,春雨绵绵消永昼;三月,终知心意两相投,款款情深花间徜徉爱意浓。

“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这一个“乱”字,也是“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的乱,是万物恣意生长的勃然生机,也有人们面对物时变换、万象更新的欣然喟叹。三月莺时,百木葱茏、繁花由南往北次第开放,处处万紫千红,令人应接不暇,眼花缭乱。

北方的玉兰、海棠、桃花、梨花,终于赶上了南方的模样,一派粉妆玉琢的琉璃世界。剪剪的柳枝,不分南北,齐齐地飘拂在春风里。解语醉恋的紫藤、国色天香的牡丹,在这个月末,加入彩翼云裳的聚会。百草也不甘寂寞,马缨丹、紫云英和酢浆草,将粉紫的小花,盛放在人们匆匆前行的脚边,隔着栅栏眺望春天。南方之南,花的色彩,不仅有粉红、粉紫和玉白,更有浓烈的朱红,一场风疏雨骤,木棉满地,竟是红肥绿瘦。

木棉花 | 舒 摄于金山大道

三月,最美丽的诗句送给桃红李白、杨柳多姿,也用来赞美黄莺。春日首阳,黄莺的鸣啼是报春曲的领唱,在小麦黄、桑椹熟的农历三月叫得最

作者  | 2017-4-28 16:07:45 | 阅读(146) |评论(15) | 阅读全文>>

别韵十二月之 二月绀香

2017-3-22 9:26:43 阅读153 评论20 222017/03 Mar22

二月六夜春水生,门前小滩浑欲平。

鸬鹚鸂鶒莫漫喜,吾与汝曹俱眼明。

篇首字画| 莫子易

 绀香,农历二月的别称。农历丁酉年二月,自2017年2月26日至3月27日,经惊蛰、春分二节气。

绀,此处指绀青,一种介于琉璃青色与普鲁士蓝之间的颜色。佛教传说释迦牟尼的瞳子就是绀青色,垂眉如青莲出尘,远眺如青空澄美。农历二月初,进京赴会。当机场快轨穿梭于京郊大地,惊现道旁的树林,已然摆脱正月里那种枝丫间轻纱朦胧的样子。所有的树枝都变得粗壮,且密实,远看蓬蓬松松的一片褐色森林,逼真一幅疏密有致的浅绛山水画。色泽中透着碧青、褐黄、沉绿,仿佛万物欲挣脱幽暗的底子,要从严寒中绽出一层青绿红黄的脉动,这就是绀香啦。这样的色泽,既有清逸空濛的意韵,又有温暖素雅的品质,给人的感觉是明快的。“万里长空色绀青,举头一望起乡情。”此处乡情,恐非表象的一家一国之情,更深处是对人类的原乡——自然的敬畏和依恋之情。

草木绀香 | 舒 摄于北京地安门

北方大地上这一片片暖色调的褐色森林,要持续整整一个月。鸟儿在树枝间穿梭的剪影清晰可见。柳树的枝条更长更柔软了,有了淡淡的绿意。退去叶子的洋槐树,有着虬枝盘曲的身段,细如发丝的密枝间,隔年的蒴果依然挂在枝头,似一幅幅优美的黑白剪纸,有时间流淌的轮廓。栾树和法桐的蒴果也挂在树上,但它们的末枝要稀疏得多。不觉多看了洋槐几眼,那身枝真是很妖,想起中东的女子,一片黑袍裹得只露出眼睛,据说袍子下的衣裳扮相十分艳丽妖娆。

草木绀香 |贺 摄于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

作者  | 2017-3-22 9:26:43 | 阅读(153) |评论(20) | 阅读全文>>

别韵十二月之:正月首阳

2017-2-21 7:59:38 阅读184 评论19 212017/02 Feb21

此处别韵,一指农历别称,二指别样文体。近年写农历二十四节气者甚众,多从自然、农事、习俗入手,写得风清月白,剥离朝堂之事。然今毕竟是现代工业文明社会。一部《诗经》既有“关关睢鸠”,亦有“于穆清庙”。今作一尝试,虽然如此写来,似乎于文体不协调,破坏了整体格调。原本就是写着玩儿的,破坏亦无妨。

正月晴和风气新  纷纷已有醉游人

帝城花笑长斋客  三十年来负早春

——白居易《早春》

篇首字画| 莫子易

首阳,农历正月的别称。农历丁酉年正月,自2017年1月28日至2月25日,经立春、雨水二节气。

农历纪元,以日为首,参月行月相。以人间的视角,观浩渺苍穹斗转,感四时万物变换,亦记录人间百态。《汉书·天文志》记载:“日有中道,月有九行。”日为黄道居中,而月有青、赤、白、黑各二道居东南西北、对应春夏秋冬。正月首阳,月在东方青道,阳胜而温,昼进而长。

《诗经·豳风》云:“春日载阳,有鸣仓庚。”首阳,又一番轮回里的第一次朔望,天地间,温暖开始缓缓播散。

摄影:艺海紫薇

“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曈曈二字,形容首阳最恰当不过。山川草木依旧,然而,风雨雪霜的样貌终究有了不同,空气中透着清亮,仿若旭日东升,光亮、和煦。江南人喜好称正月为上春,“上春八日喜春晴,屋角梅枝照夜明。”上春的江南,太阳底下,廖廖几个农人,在为刚抽芽的麦苗松土,棉袄有些穿不住了,就披在肩上,空气里尚有节日的气息,因此挥锄的动作便带了些许闲散。

作者  | 2017-2-21 7:59:38 | 阅读(184) |评论(19) | 阅读全文>>

我的2016,五座古镇的行走

2016-12-31 20:54:27 阅读268 评论15 312016/12 Dec31

图、文:舒  展

古镇,一片片神秘的领地。陌生到足以引起好奇;又以岁月沉淀的美好,足以令人砰然心动。是诗意的远方,亦是时光流转里深情的回望。

2016年,随兴走过的五座古镇,恰好契合了金、木、水、火、土的特质。谨以此篇图文总结,向即将逝去的2016致敬。

金:建德新叶

新叶古镇,地址:浙江省建德市。游走时间:2016年2月8日,正月初一。

耕读传家,农耕文明时期的金科玉律。

2016年春节,阳光娇好。空气中弥漫着春节特有的气息。在俗世的炊烟袅袅中,几缕希冀能上天入地传递喜庆的拜佛香、爆竹火药香,勾连起人们关于光阴流逝、岁月亘古的追思之情。

在两千年悠悠历史的新叶古镇行走,穿梭于古镇幽深曲折的街巷。两百多座古宅的小镇,书院、私塾、义学、官学堂齐备。街巷的路中间,是片片相连的青石板,每一条石板路都通向学堂,令学子们下雨天不必在泥泞路上挣扎前行。正月初一,抟云塔和文昌阁前,香火缭绕。世世代代的叶氏族人在这里祈求文运,成就“耕可致富,读可容身”的理想。

文昌阁,族人子弟读书处。阁中的天井青石板铺面,是孩子们玩耍的天堂。阳光可以变幻角度泻入天井,雨、雪也可以落下来。雨落下时,刚好落进青石臼,声音如古琴,浸润通透。年代久远的屋宇,总会令人心神恍惚,空气中弥漫着时间的记忆,许许多多的灵魂与故事,充满了褐色的房梁、斗拱与立柱间,于傍晚时分最喧嚣,挤挤挨挨地往黑暗中去。

“草堂关野意,甲族擅书香。”曾是叶氏族人千年流传的骄傲。“耕读传家”,勤耕尚读的古训,懵懂时

作者  | 2016-12-31 20:54:27 | 阅读(268) |评论(15) | 阅读全文>>

乌桕影像

2016-11-19 9:59:46 阅读166 评论10 192016/11 Nov19

文:舒 展      图:网络

江南秋畈,寒露、霜降之间,萦绕于山间的薄雾,开始移到林间树梢。此时木叶黄落,秋收后空落落的田野上,开始有了萧索之意,远山青色渐渐暗沉。一场白露为霜之后,空旷的秋畈、山脚,忽如日出喷薄、江花胜火。这远山秋水之畔、枯草白雾之上,远远近近点缀的明亮色彩,正是“微霜未落已先红”的乌桕树。

初识乌桕,画面是傍晚时分,暮色浑厚,灯火铜红色,几尺之内煤油灯一般的亮度。大人们挑着箩筐回来,言语神色间似有掩不住的喜气,既光明正大又偷偷摸摸的味道。我掰着箩筐往里看,半筐白花花的小圆籽,掺杂着少许黑色的果壳和细枝。食物匮乏年代的孩子自然想到了吃。大人马上惊叫着夺过去,不可以吃的,明天换新袜子给你穿。它可以做成袜子?大人们笑,可以可以。好看的堂姐说,这是副业,不用上缴可以换钱。我那时虽小,副业却是知道的,大伯妈说过,副业就是不能当饭吃的。

我儿时生活的地方,是座白墙黑瓦簇拥的古镇,被常年累月的雨水浸洇,许多白墙成了灰墙,一个半城半乡的古镇。百货公司、医院、中学、政府大院、收购站、副食品商店、农机站……里面的人员都是吃商品粮的,白净、优越、彬彬有礼。更多的是农业户,黝黑、辛劳、质朴无华。虽然是农业户,走在古镇青石条主道、碎石子镶边的大街上,模样也是清爽的。一辈辈祖先趟过、一截截时光浇过的土地,似乎给了他们做人的底气。这座古镇还有不少的外来人口,他们是下*放*干*部、知*识*青*年、还有其他各种让小孩子们弄不明白称谓的人们,有的在学校教书,有的在副业队干活,管理茶园、李园,捞水浮莲喂猪。

作者  | 2016-11-19 9:59:46 | 阅读(166) |评论(10) | 阅读全文>>

刻录必将来临的历史

2016-10-1 16:59:43 阅读281 评论8 12016/10 Oct1

舒  展

如果没有紧贴大地的细节刻录,历史终将被肆意揣度。

拿到四十几万字的散文集《发现高密》的时候,高密大地上的红高粱,正映红九月的天空。高密人莫言使家乡的红高粱成为耀眼的文化符号,甚至写进世界文学的丰碑。高密人阿龙则将高密当下的街巷村庄、村风民语以诗意又写实的笔墨,契入高密的人文历史。

初识阿龙,缘于对其博客的关注。彼时他正在写长诗《物之语》,一写18章431节,跨度四年。接着写组诗《舞在苏州》28章、《爱以药名:我的本草纲目》草药136味。阿龙的诗,行文浩荡、才思奔涌,一如江河东去千里万里。我曾经在一组人物系列中写过他:“阿龙的诗具象丰富,墙头、麻雀、青瓦、晾衣绳、村口的槐树、下午的太阳、黄昏的列车……村庄和田野里所看到的一切都跑进了他的诗文,就像跑进他的视线。”“他的诗意象奇崛:石头在酣睡,碎石间伸出野草的头颅,小路牵着野草奔跑,阳光正叩响指头列车撕开平原……一组组以家乡和土地为对象的长诗,有时像老农对庄稼的叨念,有时像哲人与囚徒的冲突,有时像一尾沉鱼,把自己寂静为一片时间的倒影。”

这位曾经的媒体记者,转战商场二十余载后,返回故土“弯下腰身种花,抬起头来写诗”。当他直起身来平视与人说话时,却是讷言的汉子。阿龙以人种天养的观念种植金银花,弯下腰身种花的间隙,给金银花架下的野草,小蓟、苦菜、看麦娘、狗尾草……每一种野草配一首诗。

凝视大地万物越久,越能感受大自然深处的静谧而神圣的时空更替,感受生命的短暂和造化的恢弘。它们以乡愁为印记,在胸中渐成蔚然。纵是长诗,亦盛不下与大地亲近的汹涌柔情,阿龙

作者  | 2016-10-1 16:59:43 | 阅读(281) |评论(8) | 阅读全文>>

去朱紫坊看漆画展

2016-8-16 7:41:38 阅读189 评论14 162016/08 Aug16

文:桃之夭夭~舒

去朱紫坊看漆画展,听起来是个不错的建议,它暗合了内心敏感的两个关注点:流走的时光和沉淀的时光。将流走的和沉淀的一并呈现,最聪明的方式莫过于,在古建筑里开艺术展,以古建筑中喑哑、沉潜的时光,消弭和润泽艺术品的新气,让传统技艺的魂魄从崭新的艺术中斑驳隐现,穿越时空,倏然入心。

夏末的午后,空气不再那么炙热。阳光的剑芒挥下时,似乎有些迟疑,力道便有些飘散,打在路旁的行道树上,簌簌吹落几片黄叶,落进琼东河几乎静止不动的水面上。我从蒙古营和医官巷交汇处的省邮电公寓出发,沿着得贵巷和琼东河,向西往朱紫坊方向而走。此刻全身的神经都处于饱满的寻索状态,或者说被催眠状态。头顶有雷声滚动,乌云很黑且低,不过风大乌云跑得偏快,这雨估计落不到我的头上。

在得贵巷尽头,穿过五一路,正对面的是津泰路,往南偏一点,不足五米平行的就是沿着安泰河的河墘巷,跨过津门路后称为朱紫坊。当我这样起劲描述路线时,你开始烦我聒噪,直接说朱紫坊不就得了嘛。但是,我走的这一路都是古街坊、老地名,他们都跟朱紫坊有关联,从明清关联止今。譬如说,朱紫坊东面,我今天的出发点蒙古营;朱紫坊西边是西营里;它们都是明清时期的军营。北面一个街区之外的旗汛口,则是古兵营的大门。福州自唐以来战火不断,五代十国的闽国时期、明嘉靖年间的戚继光抗倭时期、清初的八旗入闽时期,都有大量军队驻扎城内,更不用说近代鸦片战争之后的持久兵荒马乱。我今天要到达的漆画展,地点就设在朱紫坊的古建筑——芙蓉园内,是始建于宋代的建筑,旁边是萨家大院和方伯谦故居。萨镇冰、萨师俊叔侄和方伯谦都是近代海军名将。当我按着这样的路径施施然去看漆画展时,仿佛在穿越时空。

作者  | 2016-8-16 7:41:38 | 阅读(189) |评论(14)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福建省 福州市

 发消息  写留言

 
不为世俗的成功,只为心灵的充盈。
 
近期心愿渐渐明晰,渐渐辽阔,与顾影自怜相异,与日常琐碎不同。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